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638章 天氣預爆

第638章 天氣預爆

    nbsp; 魔法技藝哪家強,艾澤拉斯找藍翔。

    藍龍飛翔魔法學院,八百個床位不袗,三百位導師都漂亮。

    入校包教會,畢業管分配,是真正的良心教育機構。

    遇到藍翔畢業的大法師,您就嫁了吧。

    啊呸!

    那幫藍皮災星,遇到先打死準沒錯。

    就在卡洛斯終于下定決心從埃雷薩拉斯這攤渾水里抽身的時候,艾索雷葛斯研究出門道了。

    “魔力的流向並不是無盡之海,而是希利甦斯。”

    “嗯?”

    卡洛斯眉頭一皺,感覺要遭。

    “陛下您原先的猜測出了些偏差。也罷,既然您知曉上古之神的事情,我也就不遮遮掩掩了。鏡子世界里的靈魂之井,最終的作用很可能不是打開一道通往深淵的傳送門,而是一枚大炸彈。目標是安其拉神殿的封印。”

    “不是恩佐斯,而是克甦恩?”

    “克甦恩!”

    遭,說漏嘴了。

    卡洛斯發現自己翻了個嘗試性錯誤,一直到安其拉開門,聯盟部落一陣強攻打到最後,大家才知道其拉蟲人背後站著詐尸的克甦恩。

    此時封印尚未打開,除了青銅龍沒人知道希利甦斯的地下隱藏著何等恐怖的存在。

    不過沒事。

    “我得到了薩拉塔斯.黑暗帝國之刃。”

    有薩拉塔斯.背鍋之刃,沒什麼好擔心的。

    “原來如此!那麼更可怕的猜測,恩佐斯與克甦恩合流了。”

    非常的合情合理,上古之神互相之間斗而不破,自身難保的恩佐斯抬半死不活的克甦恩一手,不是什麼無法想象的事情。

    唯一的問題就是智商上的碾壓。

    除了莽夫界的王者亞煞極,即使嘴欠被分尸的薩拉塔斯都是智力超群的存在。

    上古之神沒有弱智,亞煞極不過是放棄思考而已。

    不談亞煞極了,說回埃雷薩拉斯。

    “你研究了這麼久,對于靈魂之井究竟有什麼想法。”

    卡洛斯不想和艾索雷葛斯扯什麼故事匯,上古之神的麻煩有暗夜精靈頂著,還不需要他來打頭陣,沒有必要把麻煩攬上身。

    “您阻止了一場災難的發生……”

    “別給我扣高帽子,說人話。”

    之前一直用薩拉斯語和卡洛斯交流的艾索雷葛斯用通用語重復了一遍。

    “您阻止了一場災難的發生……”

    “來人,送……”

    “我說的是事實。”

    “……那你繼續說。”

    “鏡子世界的原理並不復雜,用暴力破解也不困難。唯一的問題在于那個鏡子世界包裹住的靈魂之井。雖然不知道托塞德林從哪里獲得的這個魔法儀式,但是很明顯,他被騙了。這個所謂的靈魂之井並不能重新溝通永恆之井。那些被激怒的靈魂激蕩起更加爆烈的能量,從一開始的目的便很唯一,爆炸。陛下有意也好,無意也罷,您做出了最妥善的處置。否則,現在整個菲拉斯已經上天了。物理層面的上天。”

    “托塞德林……”

    “鏡子世界正反兩面,看起來玄妙,但是它總需要一個基準點。托塞德林將自己作為那個基準點,此時他的靈魂已經匯入了靈魂之井,留在儀式現場的那個半身不過是維持鏡子世界存在的基石罷了。阻止了其他人傷害托塞德林的身體是很正確的做法,否則鏡子世界崩潰,靈魂之井必然爆發。”

    “所以我總結一下,此時我們正處于火山口,而火山即將爆發,是這個意思吧。”

    “貼切。”

    “來人,送客。”

    “陛下……”

    還有什麼比炒股炒成股東更蛋疼的事情嗎?

    雖然不知道艾索雷葛斯舔的背後有什麼打算,但是卡洛斯真的準備溜了。

    好處已經拿的夠了,麻煩還是留給大個子們抗吧。

    于是,大個子們打了卡洛斯的臉。

    “當然,您和您的部下隨時可以回去,如果人手不足,多余的物資我可以派龍人幫忙運送。”

    “萊索恩閣下,您的意思……”

    “就是您想的那個意思,卡洛斯閣下。”

    綠龍軍團的意思很明確,當初利用夢境大門來菲拉斯的那些人可以原路返回,其他喘氣兒的綠龍軍團不負責。

    可以,這就很棒了。

    雖然不知道是艾索雷葛斯使的壞還是什麼其他存在,但是事情很明確了。

    拿了好處就想跑,沒門!

    于是,一邊將戰利品默默撤離埃雷索拉斯,一邊等待塞納留斯的卡洛斯有一種自己被安排了的感覺。

    與洛丹倫的信息傳遞還算通暢,從反饋來的信息看來,詛咒神教與卡洛斯隨意口胡出的“血色十字軍”之間的爭斗還處于暗處,畢竟有半官方身份性質的聖騎士們行事要比術士與巫妖們方便不少。

    聯盟方向的斗爭,卡洛斯把精力放在了對于亡靈瘟疫的遏制上。

    亡靈天災,對于生靈來說,真正可怕的不是亡靈生物,而是不斷增殖的天災疫病。

    只要卡住瘟疫的擴散,一切都不會太糟糕。

    所以卡洛斯才敢大咧咧的離開洛丹倫來菲拉斯“旅游”。

    卡洛斯的離開,未嘗不是一種欲擒故縱。

    默默的盤算過後,卡洛斯認為自己還有時間。

    所以當塞納留斯與去而復返的珊蒂斯.羽月一起來到埃雷薩拉斯的時候,卡洛斯感覺一點也不奇怪。

    “情況很糟糕。娜迦派出了大量的軍隊封鎖了海上通道。”

    珊蒂斯.羽月憂心忡忡的說道。

    “如果艾索雷葛斯所說的一切都是真的,那麼我向我已經大概看穿了他們的計劃。”

    塞納留斯緊皺眉頭說道。

    “現在暗夜精靈超過半數的軍隊都集結在希利甦斯,一但靈魂之井爆發,暗夜精靈位于希利甦斯的軍隊全滅,整個卡利姆多再也找不出第二支可以阻擋其拉蟲人的軍隊。”

    老鹿男對此有著清晰的認知。

    “哪怕靈魂之井的爆發沒有那麼可怕,截斷了菲拉斯的陸地交通,再阻隔海上航線,希利甦斯那鳥不拉屎的地兒也負擔不起那麼多軍隊的需求啊。”

    卡洛斯也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而且我察覺到靈魂之井的力量正在流往希利甦斯,或許,破開封印並不一定需要流沙節杖。”

    艾索雷葛斯提出了更加可怕的猜測。

    “因為娜迦的突然發難,我們的準備不足,船只損失很嚴重,根本無法進行戰略收縮。”

    珊蒂斯.羽月顯得非常的疲憊,裸露出的手臂上還有許多細微的擦傷。

    你一言我一語,在場眾人很快拼湊出了一個大概的真相。

    靈魂之井,意在暗夜精靈啊。

    一個不小心,暗夜精靈人口就要減半。

    最糟糕的情況,就是在失去精靈阻擋的情況下,其拉蟲人重出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