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641章 愛抖露之翼

第641章 愛抖露之翼

    “考慮過加入巨龍軍團嗎?化身成龍。”

    “成龍?!”

    為什麼不是李連杰……

    卡洛斯內心微微波動,立刻明白了問題所在。

    艾澤拉斯的語言體系是多種多樣的,但是絕對不會出現“成龍”這種詞義混淆的情況。

    耐薩里奧根本不是在用語言與自己交談,甚至不是簡單的思維意念的交流。

    因為思維意念層面的交流,可以被干擾卻絕不會產生歧義。

    這……

    “我有轉化種族的方法,而你,夠格。”

    卡洛斯僅僅盯著耐薩里奧的臉,突然有了一絲明悟。

    這是血脈的共鳴。

    I’amYourFather!!!

    啊呸……

    卡洛斯驅散掉腦子里這些莫名其妙二不掛五的雜亂想法,認真的分析推測起來。

    排除掉自己有龍族血脈這種傻缺可能,考慮到耐薩里奧大地守護者的身份,最大膽的猜測————我們都是艾澤拉斯的孩子。

    “能回答我個問題嗎?”

    “你問。”

    “月神艾露恩是一個人嗎?”

    “月神…艾露恩…不是人。”

    卡洛斯終于察覺了,自己是用通用語在說話,而耐薩里奧則是用更匪夷所思的方式與自己交流。

    糟糕,表述方式的差異,自己錯過了問出大結局的機會啊!

    耐薩里奧的精神狀況明顯不太好,自己抖包袱講段子插科打諢對方很可能一言不合當場翻臉。

    卡洛斯輕輕的呼了口氣,強行壓抑住自己“劇透”的那部分思緒,以一個“當事人”的身份開始交流。

    “是起源引擎吧。”

    “有更簡單的方法。”

    沒有否認……

    “暫時沒有興趣。”

    “那真是遺憾。”

    沒有翻臉……

    應該可以嘗試更尖銳的話題。

    “是你引誘我來這里?”

    “是命運的指引。”

    那就是咯,艾索雷葛斯,沒想到你個濃眉大眼的居然也是藍龍之恥,居然被大表哥用魔法手段玩弄了。

    怎麼又走神了,淨想些有的沒的……

    “你是準備勸說我放棄靈魂之井?”

    “當然不,哪怕你不動手,我也會干預。大地已經經受不住那樣的創傷。”

    耐人尋味的回答,短時間內根本琢磨不投,暫時不想這句話的意思。

    “那……”

    “你想太多了,我們只是踫巧遇到而已。”

    雖然耐薩里奧說的很誠懇,感覺上是真的,但是卡洛斯本能的不相信。

    “綠龍告訴我你在阻止紅龍與他們干涉菲拉斯的事物,我只能得出這樣的結論。”

    “哈哈哈哈,我曾經的兄弟姐妹們不知道什麼時候起變得不可理喻無法交流。阻止?我在阻止它們犯錯!”

    卡洛斯感受到了沉重的悲傷與委屈,還夾雜著不甘與憤怒,非常復雜的情感。

    強打起精神,他冒險問道。

    “你願意告訴我發生了什麼嗎?”

    “沒什麼,履行我的職責罷了。”

    突然間,耐薩里奧似乎失去了交流的興趣,重新轉過身,發出了類似“喝~~~啊~~~~~~~~~~~哈”的聲音,雙掌似乎上揚平攤這萬鈞的重負,維持著微妙的平衡。

    然後,熾熱的岩漿湖冷卻了。

    順帶的,紊亂的魔力也得到平復。

    耐薩里奧側過半個身子用余光看了卡洛斯一眼,消失在了卡洛斯的視線里。

    “耐薩里奧!”

    卡洛斯突然大喊道,他感覺自己似乎又雙 磐聳裁礎br />
    “沒有耐薩里奧了,這個世界再也沒有耐薩里奧了。”

    這不是黑龍之王的回答,而是從卡洛斯內心深處回檔出的聲音。

    雖然沒有證據,但是卡洛斯的直覺告訴他,黑龍之王耐薩里奧的“理智”似乎已經所剩無幾。

    突兀的相遇,詭異的對話,處處透露出迷之違和。

    耐薩里奧離開後,卡洛斯重新用聖光系的術法觀察現場,可以確定元素位面被剝離。

    于是,懷著滿心的不解,卡洛斯離開東西,指揮著還在搭建臨時營地的手下拆東西閃人。

    人,是有極限的。

    卡洛斯作為站在頂點的人類,開始深刻的體會到了這句話的沉重。

    當你不努力的時候,天賦是你推脫的好借口。

    當你努力過後,才能明白天賦不如人是多麼殘忍的一件事。

    和上古之神這種每天能用二十八個小時思考陰謀詭計的存在比拼智力,卡洛斯真的辦不到。

    原本埃雷薩拉斯的靈魂之井事件,卡洛斯只是當做小麻煩在處理。

    但是這次意外與耐薩里奧的見面,令卡洛斯直觀的明白一件事————自己並不是真正的先知。

    或者再說直白一點,與上古之神相比,自己的智商存在缺陷。

    要吃喝,要睡覺,需要娛樂,需要友情,渴求愛與理解。

    卡洛斯忍不住回憶上一次與耐薩里奧見面時的感覺。

    從異星歸來,還沒有完全適應自己身體的異變,感覺自己“我很強”,哪怕是黑龍之王也敢正面過幾招。

    再見面,卻連動手的勇氣都沒有了。

    是我之前盲目自信了嗎?

    應該不是,是耐薩里奧身上發生了什麼。

    是黑龍之王的“力量”變強了。

    上古之神腐化耐薩里奧的進程加速了?

    自己不過是在人類的領域內阻擊了詛咒神教的發展,上古之神立刻在與洛丹倫對應的世界另一端搞一個“大新聞”。

    這種智力上的差異,真的無法用努力來彌補。

    卡洛斯忍不住開始考慮踏出那一步的時機是否已經成熟。

    帶著深深的憂慮,在天黑之前,終于踏上了平坦的大路,舉著火把星夜趕程,去的時候用了三十六個小時,回來只用了二十一個鐘頭。

    兩天多一點的日子里,又一批的部隊從辛特蘭來到菲拉斯,大量的戰爭器械也被運送過來。

    但是準備依然遠遠不夠。

    不僅僅是戰爭物資的準備,還有思想的統一,以及戰術的安排。

    大量軍隊進駐埃雷薩拉斯,上層精靈並非理所當然的平靜。

    只不過托塞德林以及統治核心的辛德拉集體停擺,才造就了初期逆來順受的假象。

    對于獸人需要安撫鼓舞,對于巨魔需要物資獎勵,上層精靈需要威逼利誘,自己的部隊還需要安排在合適的位置,與牛頭人的合作需要協商,與暗夜精靈擠出來督軍意義大多援軍的部隊需要協調。

    方方面面的事物壓在卡洛斯身上。

    為了拯救世界,卡洛斯決定出道成為偶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