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642章 出道即是巔峰

第642章 出道即是巔峰

    偶像的作用是巨大的,榜樣的力量是無窮的。

    但是代價呢?

    幼年之時,卡洛斯用他滿腦子玄幻風的思維去揣度艾澤拉斯的半神,幻想著自己有朝一日踏上神壇點燃神火,拳打塞納留斯腳踢瑪洛恩,最後迎娶艾露恩走上人生的巔峰。

    狗屎……

    不要在意打了別人老公兒子還要迎娶別人這種事情。

    重點在于半神根本不是成不了神的殘次品,那是半個神明!

    神明是遠離塵世的,它們不可觸摸不可理解的。

    用凡人種族匱乏詞語語言去歸納終結,神明並非無所不有,而是應有盡有。

    而半神,則是行走于世間的神明。

    雖然它們可以觸摸可以理解,但是對于凡人而言,半神與神明沒有什麼本質的差別。

    但是代價呢?

    以神明的姿態行走于塵世間,又怎麼會不付出相應的代價。

    麥迪文和艾格文母子二人明明擁有弒神的力量,甚至能夠在戰斗力上俯視艾澤拉斯一大半以上的半神,但是位格上卻依然只是凡人。

    為什麼?

    卡洛斯曾經問過星界法師麥迪文這個問題。

    “在艾澤拉斯走到那一步,我便出不來在星界走到這一步,所以我回不去。”

    星界法師沒有正面回答卡洛斯的問題,但是結合自己的推測,卡洛斯卻有了大概的猜想。

    半神的不朽是靈魂的不朽,**的毀滅,在翡翠夢境讀條復活就好了。

    但是更深入的想一下這個現象,是誰在復活那些**死亡的半神?

    或者換個說法,是誰賦予了半神們不朽的特性?

    是翡翠夢境,是泰坦諸神。

    在沒有探尋出究竟之前,卡洛斯不是很樂意踏入半神的領域。

    因為位階的提升,並不代表著戰斗力的提升。

    踏入半神的領域,是會擁有許多奇奇怪怪的好用的能力,但是任何事物都有個熟悉的過程。

    在當下這個關鍵的節點,萬一轉換生命形式成為半神,莫名其妙的沉睡個十年二十年的……

    黃花菜都涼了啊。

    按照卡洛斯的打算,至少應該在處理完詛咒神教之後走一遭破碎群島跟守護者奧丁聊一聊再考慮這個問題。

    但是計劃永遠只是計劃,它跟不上變化的速度。

    上古之神的突然發難,巨大的未知陰謀籠罩在艾澤拉斯上空,卡洛斯迫切的需要全新的力量來應對這些危機。

    “該如何成為半神?”

    卡洛斯這樣問星界法師。

    “不拒絕就好了。”

    星界法師如此回答。

    當你的力量到達那種程度後,你所在的世界自然而然的會向你發出邀請。

    卡洛斯在返回艾澤拉斯時已經隱隱約約感受到了麥迪文所描述的那種邀請,來自世界的邀請。

    但是這種靈魂的呼喚不夠清晰,似乎隔著一層迷霧。

    這一次的靈魂之井危機,卡洛斯不止一次產生這樣的感覺只要自己妥協,立刻就可以得到升華。

    不明白為什麼,卡洛斯自然而然的就是想到了妥協這個詞。

    但是他忍住了。

    而現在,受到耐薩里奧的刺激,卡洛斯忍不住了。

    凡人可以在對抗燃燒軍團的戰爭中奏響一曲人性的凱歌,贊頌黃金精神的偉大。

    但是凡人是無法對抗神明的。

    在面對上古之神這種不可名狀的存在時,半神級別的層次是最低等級的入場券。

    擁有這樣的覺悟後,卡洛斯不再抵觸靈魂深處的呼喚。

    “上層精靈在抵制我們繼續兵,他們說食物庫存不夠了。”

    “等著。”

    “獸人真的不需要看管嗎?這里不是國內,我們的人數不足以對獸人造成壓制優勢,陛下,不可不防。”

    “等著。”

    “軍械分配,部隊協同安排,戰場選擇,卡洛斯陛下,該研究這些了。”

    “等著。”

    “卡洛斯,你沒事兒吧,我看你神色不太好,需要我為你調配點草藥嗎?”

    “等……不需要,謝謝。”

    “卡洛斯閣下,魔法儀式的布置完成了。”

    “等著。”

    返回埃雷薩拉斯後,各種現實問題紛至沓來,但是卡洛斯能拖就拖,在其他人眼中完全沒有盡到一個指揮官應有的職責。

    就這樣,在巨大的危機下,雖然聯軍還保持著最基本的克制,但是內部矛盾沖突正在積累、激化。

    “還要等多久?”

    藍龍艾索雷葛斯終于忍不住,在公開場合提出了質疑。

    “我們的時間不多了,靈魂之井的穩定性正在變差,它即將發作。”

    “明天。”

    終于,卡洛斯給出了肯定的答復,艾索雷葛斯長時間的凝視卡洛斯的雙眼,似乎想說什麼,最終卻什麼也沒有說,只是轉身離開,做好自己的事情。

    艾索雷葛斯離開後不久,卡洛斯下達了命令,第二天黎明,所有大大小小的頭目,在月牙廣場集合,開大會。

    當天夜里,消失了整整十天的丹德瑪風塵僕僕的返回埃雷薩拉斯。

    “情況怎麼樣?”

    “你猜對了。上邊的人隱瞞了消息。希利甦斯已經打起來了,有塞納留斯閣下助陣,蟲人還沒有突破塞納里奧議會布置的防線,听說當初設下的封印還在起作用,其拉蟲人的正規軍還被封印在廢墟之下,但是光是那些異種蟲,就快逼瘋前線的指揮官了。根本不是糧食夠不夠吃的問題,而是軍械不足,尤其是箭矢和投刃。”

    “北面呢?”

    “關于瑪法里奧怒風的消息打听不到,但是听說範達爾鹿盔南下的很艱難,薩特和其他什麼惡魔正在不斷的阻撓他的前進,目前他和他率領的德魯伊還沒有過淒涼之地。”

    “是嗎,海上什麼情況。”

    “泰達希爾的艦隊戰績很好看,這一仗打完,至少能出十位功勛船長,但是完全取得不了實質性的近戰。攜帶物資就沖破不了娜迦的封鎖線,戰艦純戰斗配置航程又不夠,物資完全沒法從海上轉運。娜迦的傷亡非常大,即使是我也判斷得出來這樣的封鎖堅持不了太久,但是拖垮希利甦斯的局勢恐怕是足夠了。”

    “還有什麼值得注意的情報嗎?”

    “沒有,珊蒂斯已經離開羽月要塞趕去希利甦斯了,我沒辦法打听到更多的消息。”

    “你辛苦了,趕緊去休息吧。”

    卡洛斯拍了拍丹德瑪的肩膀,不再多言。

    範達爾鹿盔的腐化不是一蹴而就的,在沒有接觸薩維斯之前,範達爾鹿盔是暗夜精靈當中值得尊敬與信賴的長者,是暗夜精靈不可或缺的領袖。

    但是現在的局勢,卡洛斯根本沒有足夠的情報去判斷範達爾鹿盔是否已經徹底的被感情所支配而投靠了夢魘之王。

    那索性不等了。

    卡洛斯已經做好了準備,在明日的集會上,進行位格的升華,用絕對的實力壓制住所有聒噪的聲音,用個人的威望魅力統合聯軍的意志,讓埃雷薩拉斯所有生靈聆听自己的聲音。

    這,就是半神的威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