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644章 與太陽肩並肩

第644章 與太陽肩並肩

    卡洛斯每走一步,體型便增大一分,洶涌澎湃的聖光試圖令他轉化為納魯那樣的能量生命體,但是來自上古之神的血肉詛咒又頑強的桎梏著這個進程。

    最終的結果,便是體型暴漲到五米以上的卡洛斯發生了徹底的返祖。

    與縴弱的人類體型不同,曾經為泰坦服務的鋼鐵維庫是徹徹底底的戰爭機械,更非後來起源引擎量產的維庫軍團或者納拉克煞引擎批量生產的魔古人,真正的原型機都是不計成本的特裝型號。

    巨大的體型,鋼鐵的身軀,洶涌的聖光與血肉的力量相互傾軋,踏入半神之境的卡洛斯耳畔響起來來自世界之核的聲音。

    那是難以磨滅的瘙癢,是低沉壓抑的呻吟,是揮之不去的煎熬。

    艾澤拉斯在流血。

    但是聖光的匯聚又令卡洛斯精神層面得到升華,似乎在宇宙的盡頭,無數星辰的墓地,納魯們跨越了時間與空間的阻隔,向他發來友善的問候。

    還有關于聖光的知識。

    一邊是舒適的天堂,一邊是痛苦的地獄,卡洛斯頂天立地,甚至產生自己如同曾經的泰坦巨人。

    卡洛斯擔憂的沉睡問題並未出現,更可怕的事情卻發生了。

    他,突然明白了耐薩里奧的瘋狂從何而來。

    大地的守護者從未放棄守護大地的責任,但是大地母親放棄了她的孩子。

    曾經混沌懵懂的艾澤拉斯星核在上古之神的折磨下,開啟了心智,偉大的生命孕育者擁有了自我意識。

    艾澤拉斯人格化了。

    艾澤拉斯頑強的抵抗著上古之神的腐蝕侵吞,她拒絕成為上古之神的糧食,她學習著寄生者的手段,她……成為了不是上古之神的上古之神。

    師夷長技以制夷也好,打不過就加入也罷,艾澤拉斯病了,精神病。

    作為永恆之井大爆炸後一萬年來第一個踏入半神之境的人類,卡洛斯突然明白了,不是自己足夠努力,所以有這樣的成就,而是艾澤拉斯選擇了自己。

    解開一些迷惑的同時,帶來的是更多的疑惑。

    一瞬間獲取的知識足以將凡人的大腦燒成灰燼,即使成為半神的卡洛斯也產生了強烈的眩暈感。

    但是熬過去之後,卡洛斯清醒過來。

    必須平息靈魂之井的動蕩。

    上古之神們的計劃一環扣一環,放任靈魂之井炸裂不單單是破除克甦恩的封印或者放任蟲人沖出希利甦斯那麼簡單的事情。

    上古之神們處于斗而不破的狀態,恩佐斯不會有大公無私這種想法,它幫助克甦恩的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靈魂之井的爆炸,有助于它從海底脫困。

    這對克甦恩與恩佐斯來說是一件雙贏的事情,唯一受傷的只有艾澤拉斯和艾澤拉斯的子民。

    卡洛斯舉起胳膊食指對天,第二次沖擊即刻發生,長期吸食惡魔魔力的埃雷薩拉斯上層精靈高層痛苦的蜷縮在地,反而是許多吸食不到惡魔魔力的平民不受影響。

    “聖光……聖光重新回應了我的懇求!”

    晨光驚訝的發現自己重新得到了聖光的眷顧,不自覺的留下了淚水。

    “戰勝你們心中的惡魔,純潔隊伍,鎮壓這座城市。”

    卡洛斯發布了第一道命令。

    同時,卡洛斯觀察了在場的獸人,發現惡魔之血對他們的影響確實消退了,除了皮膚發癢扣扣撓撓外,更多獸人接受了聖光洗禮時並未有不適反應。

    “榮耀獸人,證明你們榮耀的時刻到了,還記得德拉諾的悲劇嗎?不戰斗,這顆星球也要炸了。”

    “不勝利,毋寧死!”

    在場的獸人沒有新生代,都是經歷過黑暗之門的老兵,講大道理他們不懂,但是星球爆炸這件事他們真的明白。

    獸人很快行動起來,卡洛斯示意艾索雷葛斯立刻行動。

    老藍龍轉變為巨龍的姿態,體型看起來比卡洛斯還要小一些,它恭敬的低下了透露示意後,振翅高飛,用最快的速度趕去了皇家圖書館。

    牛頭人、暗夜精靈,以及狂熱的贊頌著卡洛斯的人類和巨魔,沒有被點到名的在場人士仰望著卡洛斯,內心充滿了莫名的澎湃,仿佛不獻上什麼就抒發不出巨大的激動。

    “鎮壓這座城市,惡魔必須死!”

    基爾達斯痛苦的跪倒在地,無力的仰望著卡洛斯,發出了哀嚎。

    “人民是無罪的,請您仁慈。”

    卡洛斯轉過身回答。

    “仁慈總在清洗後,我沒有寬恕罪孽的權力。”

    說完這句話,卡洛斯放下胳膊,同時,第一次神聖之星在覆蓋了整個埃雷薩拉斯之後余波回轉。

    卡洛斯利用第一次沖擊繪制了埃雷薩拉斯的靈魂地圖,又利用這次的余波建立了一個臨時的,粗糙的精神網絡。

    然後,卡洛斯在巨人維庫形態張開了三對聖光之翼。

    與往常的羽翼姿態不同,這是有稜有角的幾何形聖光之翼。

    卡洛斯一躍而起,滯留高空,第三次沖擊發生。

    我要求你們聆听我的的聲音。

    我要求你們服從我的命令。

    現在,我們的精神融為一體。

    去吧,異端都得死!

    在無聲的號令下,所有人行動起來,無需安排,無需束縛,每個人都明白自己應該做些什麼。

    三次聖光沖擊,耗盡了卡洛斯能夠支配的所有聖光之力,他懸浮在半空除了彰顯半神的威嚴外,更現實的作用就是充當聖光基站……納魯那種。

    鼓動放縱潛伏的惡魔作亂,令黑暗侵蝕意志薄弱者的心靈,再用聖光沖擊標注出這些人。

    卡洛斯用最簡單也是最強硬的手段完成了聯軍意志的統一。

    不是同伴就是敵人。

    戰就對了。

    哪兒有那麼多道理可說。

    艾索雷葛斯啟動了布置的魔法陣,托塞德林的鏡之世界的正反兩面隨著封閉禁制的消融瓦解而逐漸回歸一體。

    當鏡子世界的兩面重新融合,靈魂之井也露出了它的真實面目。

    那是懸浮于儀式場半空中的一個無法用除視覺之外的五感去觀測的巨大球形空洞。

    卡洛斯在靈魂之井露出原型的瞬間便通過魔力的異常察覺到了它的存在。

    但是還不是時候。

    隨著鎮壓行動的展開,殺戮不可避免的發生著,而死去的上層精靈的靈魂都被靈魂之井吸引,匯入其中。

    艾索雷葛斯似乎沒有發現這件事,但是卡洛斯也沒有提醒它的意思。

    卡洛斯此刻的強勢是不正常的,他明白,這種天地同力的感覺,是因為艾澤拉斯的意志正關注著自己。

    必須一戰功成,否則,沒有下一次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