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230章穿越不裝逼,和咸魚有什麼區別

第230章穿越不裝逼,和咸魚有什麼區別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地獄獵犬背部的觸手狀吸盤能夠吸收周圍的游離能量,口腔中的共鳴器官發射出的高頻集束聲波能打斷法術構裝,頭部數十只復眼能夠鎖定施法,這些面目可憎的怪物是元素生物和施法者的噩夢。

    雖然聖騎士的訓練也包含神聖法術施放和元素魔法解析。

    雖然聖騎士作為施法者也會被地獄獵犬所克制。

    但是這些法師殺手顯然沒有太多對抗聖騎士這種新興職業的經驗。

    一拳將高高躍起想要咬喉的地獄獵犬砸在地上,抬腳踩住脊背,彎下腰去扣住兩只主眼的眼眶,卡洛斯用直接的蠻力將偷襲者的頭骨從肢體上撕扯了開來。

    地獄獵犬又不是真正的犬科動物,智商縱然不如人類也差不了多少。同伴的慘死讓其他的地獄獵犬警覺起來,一個烏瑟爾就夠肚子疼了,現在又來了個大家伙,不好辦啊!

    “卡洛斯,騎士團快要支持不住了,幫我沖過去!”

    烏瑟爾高喊道。

    “衛兵,過來保護我!保護魔法陣!”

    烏瑟爾的吶喊提醒了莫拓勞.高,術士突然想起不遠處不是還有大量的獸人士兵嘛。

    “卡洛斯!”

    烏瑟爾焦急的喊道,身上的聖光之力越來越濃郁而熾烈。

    “你搞毛啊?我可不記得我有開發過自殺系的神聖法術”

    卡洛斯伸手攔住了試圖突破地獄獵犬阻隔與烏瑟爾匯合的提里奧.弗丁。

    “時間不多了,卡洛斯!提里奧,幫我一把!”

    烏瑟爾的面容嚴肅而慈祥,散發出一股殉道者的光輝氣息。

    “卡洛斯大人,我們出擊吧!”

    亞歷山德羅.莫格萊尼滿臉的興奮。

    “不是,你們有病啊!我都站在這里了,搞出這麼場生離死別的戲碼是鬧哪樣?”

    卡洛斯此話一出,魔血之池周圍的相關人等突然陷入迷之沉默。

    仿佛是為了映襯卡洛斯的話語,一股不同于地獄火行走時的地面震顫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這是!”

    提里奧.弗丁滿懷欣喜的望向卡洛斯。

    “這是王之軍勢,是來自雪山的憤怒。”

    女精靈索拉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卡洛斯身後,手里把玩著一根地獄獵犬的觸須。

    “人類。你腰間別著什麼?不,你殺了卜嘎辛,你殺了我的弟弟!”

    懸浮于半空的術士視野比盆地中的眾人好太多,遠處帶著塵囂蜂擁而至的人類騎兵令莫拓勞.高感到陣陣的絕望。

    “好吧。在听到本王那些親愛的將軍們的嘮叨之前,先痛快的廝殺一場吧,雖然對手不太令我滿意。”

    隨著第一匹戰馬奔下斜坡,卡洛斯也發起了沖鋒。

    “這是你們逼我的!”

    莫拓勞.高的眼角流下血淚,牙齒因為太過用力的咬合。也出現了崩碎。

    周圍的獸人術士非常想要離開位置逃命,奈何魔法陣強大的吸合力與引導慣性將他們舒服在原地。隨著莫拓勞.高最後的瘋狂,引導魔法陣的術士們感覺到自己的靈魂隨著生命力在飛速流逝,而魔血之池卻在沸騰。

    雖然卡洛斯手上動作不慢,還有烏瑟爾和提里奧.弗丁在一旁,但是要清剿參雜了零落地獄火的狗群也不是簡單的事。

    當幾位聖騎士中的佼佼者踩碎最後一只地獄獵犬的頭蓋骨時,術士早已完成了自己最後的法術。

    “溺斃在燃燒的鮮血中吧,部落必勝,古爾丹大人是不可戰勝的!為了你們那自以為輝煌的可悲勝利而歡呼吧,然後迎接死亡。”

    用最惡毒的語氣說出這段話後。術士從魔法陣的中心脫落,落入魔血之池。

    在緩慢沉入池底的過程中,獸人用露出池面的那只手對聖騎士們比了個中指。

    零散的地獄火對于奉行大炸逼主意的奧特蘭克騎兵造不成什麼威脅,即使火焰和高溫傷害不了地獄火,爆炸產生的強烈沖擊也足以摧毀地獄火的形體。

    原本舍命斷後的白銀之手騎士團成員看著形式的逆轉,紛紛松了一口氣。

    吾不畏死,但是能活著,真好。

    “卑鄙的人類,可敢下馬一戰!”

    原本為了剿滅負責斷後的白銀之手騎士團,獸人的陣型就拉扯的很開。這樣松散的陣型在遇到騎兵時根本組織不起有效的防御陣型。

    一名獸人百夫長發出了憤怒的吼叫,卻注定得不到答復。

    不是每個人類士兵都能听懂如此復雜的獸人語言,何況他的霜火嶺口音的方言是在太難懂。

    一箭,兩箭。三箭。

    伊米爾惱怒的收起了馬弓,明明三箭都是奔著眼楮而去,卻分別射中了胸口、肩頭和咽喉。

    自己的騎射弓術實在不怎麼樣啊。

    雖然心里挺懊惱的,但是這位騎兵將軍依然風輕雲淡的丟下了兩個字︰“傻逼。”

    無力關注身後士兵與士兵的戰斗,魔血之池的異常吸引了幾位聖騎士的注意力。

    “那個獸人術士不會是自殺了吧?”

    亞歷山德羅.莫格萊尼縱然天資不凡,此時依然是個閱歷不足的年輕人。有些不安的問到。

    “真是如此就好咯。”

    提里奧.弗丁警覺的掃視四周,應付了事的回答了小兄弟的問題。

    “就讓我來終結這一切吧!”

    烏瑟爾想要縱身躍下魔血之池,被卡洛斯一把拽了回來。

    我去!好高能的聖光。

    卡洛斯感覺自己手掌被灼燒般的刺痛。

    “大哥,你想干嘛?”

    “淨化這里的污穢。”

    “那你干嘛要跳下去?”

    “為了淨化這里的污穢。”

    “為了淨化這里的污穢為什麼要跳下去?。”

    “因為如此濃郁的邪惡,我想不出其他的辦法!”

    “不是啊,我們難道不應該先炸了頭頂上那個暗影傳送門嗎?你這麼糾結這個池塘是干嘛?”

    “當然是因為……你說的有道理。”

    烏瑟爾發現自己被慣性思維所誤導了,術士們守護魔血之池,利用魔血之池,非常重視魔血之池,甚至不惜獻祭自身給魔血之池。

    但是這和我有什麼關系,我是來摧毀地獄火發射場的,是來炸傳送門的。

    烏瑟爾一時間尷尬不已。聖光探照燈都變成了紅綠燈。

    “轟隆!”

    腐蝕性極強的邪能魔血隨著一直強壯有力的巨大手臂伸出池塘而飛濺四射。

    眾人躲開飛濺的魔血後,一直遠超同類體型的巨大地獄火正好爬出魔血之池。

    更綠,更強,更靈活。這只足有十米高的特殊地獄火在外型上更接近人型,甚至還有嘴和手指。

    “我說過我會回來的!”

    莫拓勞.高的聲音從地獄火的身軀中傳來。

    “不,你沒有說過。”

    卡洛斯肯定的反駁道。

    然而迷醉在力量的快感中,曾經的獸人術士只想毀滅,只想殺戮。抬腿便想把螻蟻般的人類踩死。

    飛濺的碎石塵囂中,邪能怪物感到一陣空虛,踩空了啊。

    “舍棄了身軀,就換來這樣可悲的力量嗎?”

    烏瑟爾站在地獄火身後,用憐憫的語氣說道。

    提里奧.弗丁帶著亞歷山德羅.莫格萊尼在正面牽扯著超大型地獄火的注意力,莫格萊尼手中卜嘎辛.毛的頭顱被繞著圈的揮舞著。

    寄宿著獸人術士靈魂的地獄火再次發出直刺內心的憤怒嚎叫,沖向了莫格萊尼。

    “你還沒有好嗎?卡洛斯。”

    烏瑟爾有些焦急的問道。

    “啊!”

    卡洛斯發出了積攢氣勢的嚎叫,但是覺得這樣好沒有形象啊,簡直弱爆了,就算打贏了也高興不起來。

    怎麼辦。怎麼辦,該怎麼辦?

    不說點什麼渾身不痛快,只會啊啊啊啊的跟個熱血二逼一樣,蓄力馬上就要完成了,趕快想點什麼啊!

    此刻的卡洛斯,作為聖光之道的先行者,技巧領悟也是最嫻熟精深的。

    此時的烏瑟爾,作為聖光的私生子,那匪夷所思駭人听聞的聖光儲量冠絕聯盟。

    當烏瑟爾為卡洛斯提供聖光之力後,卡洛斯一點也不懷疑自己能夠一擊將眼前的地獄火毀滅。

    但是沒有台詞。再好的戲也不出來啊!

    當著幾千小弟,我就只能啊啊啊嗎?

    不要啊,這不是我想要的結果!

    “哼哼哈哈,呵呵呵呵。”

    卡洛斯發出了拖戲之笑聲。

    “怎麼了?”

    烏瑟爾不解的問道。

    “看好了。烏瑟爾,這正義而光輝的軍功章,有你的一半!”

    卡洛斯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麼。

    有了!

    “解開天空的戒令,結凍的白色空虛之刃,和我的力量,我的身體結合。

    終結走向毀滅之路。連同邪魔的魂魄也擊潰-----破鞋斬!”

    毀滅的噴射白光順著卡洛斯的劍刃方向集中地獄火的身軀,擊碎了地獄火的構裝核心,在邪能和聖光的湮滅反應所引發的激烈爆炸中閃耀著屬于自己的正義。

    “酷啊,陛下,我有個好消息有個壞消息,您想要先听哪個?”

    架打完了,索拉也冒了出來。

    “先說好消息。”

    “魔法陣的解析工作我做完了,讓熱氣球上那幫家伙下來,三個小時內我能關閉頭頂上的傳送門。”

    “很好,那麼壞消息是什麼?”

    “西北方向,有兩只獸人軍隊匯合了。”

    “尚格雯婕卿何在?”

    卡洛斯大聲喊道。

    “陛下。”

    尚格雯婕從人群中走出,跪倒在卡洛斯面前。

    “不要讓獸人壞了本王老友相見的性質。”

    卡洛斯比劃了個切吼的手勢。

    “您的意志。”

    尚格雯婕低下頭領下了王的命令。

    “吾王的意志!”

    五百多名王教國立騎士團的成員單膝跪地,整齊劃一的喊道。

    “奧特蘭克萬歲!吾王必勝!”

    其他的士兵也狂熱的喊道。

    然後在白銀之手騎士團的錯愕目光中,奧特蘭克的軍隊從迷霧中來,到晨曦中去,王之刀鋒所指,吾等所向披靡。

    卡洛斯抬頭東望,見到太陽升起,伸了個懶腰。

    “讓你們見笑了,真是不幫不夠成熟的家伙啊!”(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