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232章 因為我痴迷武藝,是公認的男子漢,順便是個國王,所以人送外號痴漢王!

第232章 因為我痴迷武藝,是公認的男子漢,順便是個國王,所以人送外號痴漢王!

    魔法的價值到底在哪里?

    是毀滅性的的破壞力還是凌駕于刀劍上的神秘性?

    索拉行走在水底,透過昏暗的水體觀察著周圍的同伴,忍不住感嘆道,自家的大團長是個瘋子一般的天才。

    無月之夜,星光暗淡,在三十米深的水底,能見度只有五米不到。

    帶著耳塞護目鏡的特戰隊員們依靠拇指粗的繩索與隊友保持著聯系。

    追蹤海盜不難,難的是如何不將其驚動。

    剿滅海盜不難,難的是如何保證人質和貨物的安全。

    利用水下呼吸藥劑,四十多名王教國立騎士團的成員和卡洛斯欽點的一些密探組成了這次的突擊隊。

    艾澤拉斯星球是圓的,所以海平面是弧形的,熄滅了所用燈火的戰艦在離海岸五公里的地方將特戰隊員們放下水。

    劃槳行進了兩公里,已經能夠看到海盜們的篝火,在靠近就有驚動守衛的危險,海盜們飼養的魚人感官是很靈敏的。

    飲下水下呼吸藥劑,特戰隊員們有三十分鐘的時間在水底活動。

    三公里的距離,這些聯盟中的精銳,精銳中的佼佼者,大概用手把著大根也能在十分鐘內跑完。

    但是水下的壓力和水體的阻力,還要在晃動中保持身體平衡,這就不是一件那麼容易的事。

    魔法藥劑可不是小說中的奇葩貨物,時間到了就突然失效。隨著效用的降低,在水下呼吸變得困難起來,胸部也有些發悶,不過距離海岸已經不足五百米,雖然有些煩躁。隊員們卻不顯慌亂。

    突然,索拉覺得自己右腰側的繩索被拉動,身體有些失去平衡。

    側頭一看。一名隊員受到了殺人蟹的襲擊,正在和八爪的怪物糾纏。

    弓弩可能不是對付這些半噸重大螃蟹的最佳選擇。這些節肢動物結構簡單,貫穿傷害未必能夠致命。

    解開腰扣,索拉兩下就游到了殺人蟹背後,揮揮手示意其他人不用過來。女精靈念動咒語,一個半人高的水精靈快速成型。從殺人蟹的腮部潛入體內,水精靈迅速沸騰,將殺人蟹煮了個通紅。

    【謝謝,我還能行動。】

    被殺人蟹糾纏的隊員看起來右手被蟹鰲夾傷。但是基本的自保能力還沒有丟失,索拉也就不再糾結,將兩人的腰扣用繩索連在一起,繼續前進。

    繞開暗哨密布的港灣,特戰隊員們從亂石礁一側登陸。

    武藝高超的聖騎士們雖然很能打,但是並不擅長潛入。

    一名密探制止了聖騎士們的盲目沖動,帶著兩名手下消失在夜色中。

    等待的時間總是格外漫長。

    雖然索拉玩著懷表明白不過才五分鐘而已,但是感覺上就要天亮了。

    “好了,路上的暗哨我們已經解決了。按照計劃,一隊的跟我們救人。二隊的壓制海灣。”

    密探又過了五分鐘之後回到了登陸地,用毫無特色的死板聲音說道。

    “也就是說可以大開殺戒了是嗎?”

    索拉被海風吹的有點冷,但是心情卻興奮起來。

    “碎星者女士。我沒有資格指揮您,但是請您不要忘記,陛下的命令是在維持貨物安全的情況下給予這些海盜賊人鮮血的教訓。貨物的安全比海盜的性命重要,我需要得到您的保證。”

    密探頭目對于眼前的高等精靈實在是不放心,強力者或多或少都是些自我中心的家伙,而自己只是國王的走狗,弄砸了任務,索拉.碎星者可能不會受到懲罰,而自己絕對沒有好果子吃。

    “我知道卡洛斯要的是什麼。你安心去就是了,我保證乖乖的不添亂。”

    索拉笑顏如花。可惜月黑風高,無人在意她的容貌。

    “希望如此。”

    營救組很快消失在樹林中。索拉帶隊的鎮壓組卻依然一動不動。

    “索拉大姐頭,我們在等什麼?”

    一個被女精靈揍服氣的聖騎士忍不住問道。

    “等他們完事啊。”

    索拉一臉你在說啥的疑惑表情。

    “額……我們不用制造點混亂幫他們吸引注意力嗎?”

    “卡洛斯養你們吃x的啊,兩百多海盜又不是兩百多獸人劍聖。那幫地溝里的老鼠沒見過世面,你們也沒見過?四十個聖騎士還有老娘我壓場子,確保他們接到人我們就沖出去!”

    雖然沒有說完,但是其他人都明白索拉的意思,沖出去三光嘛。

    卡洛斯終究還是小看了政治飯(反和諧)的蠱惑力,在索拉的影響下,他手下一部分聖騎士的善惡觀念似乎出現了微妙的扭曲。

    “罪犯沒有人權,為了國王陛下,一個不留!”

    “一個不留!”

    營救組的行動效率著實不低,很快,信號彈就升上天空,遠處的海軍艦艇開始全力加速,而索拉帶領的壓制組也行動起來。

    雖然沒有身著重甲,聖騎士們有些吃虧,但是在陸地上,海盜的靈活性毫無用處。彎刀和刺劍是海戰的利器,可惜遇到弓弩和雙手重劍,海盜們終于發現自己和襲擊者之間那令人絕望的武力差距。

    “弱者,為什麼要戰斗,乖乖站好等老娘砍,會死的痛快點哦!”

    “咳咳,我們黑胡子海盜團不會放過你們的!”

    一個缺了好幾顆牙的黑發黑須男子捂著肩部的傷口,艱難的說道。

    “我管你黑胡子還是白胡子,得罪了我家大王都得死!”

    眼看索拉越走越近,黑屋子海盜突然掏出火槍扣動扳機。

    “轉職聖騎士,我最滿意的就是聖盾術,刀槍不入哦,團長從兩百多米的高度跳下去都不受傷哦,超厲害的喲!”

    聖盾術的法術光芒散去,索拉轉手一冰槍術打在黑胡子身上。

    “你們這些怪物!”

    海盜頭子發出了絕望的感嘆。

    “明明是你們廢物。”

    索拉一劍了解了面前的海盜。

    不會假公濟私的法師不是好盜賊。

    “肅清殘敵。你,你,還有你。跟我上船去檢查一下。”

    索拉決定在軍艦抵達前先搜刮一下。

    “雷斯林是嗎,提里奧.弗丁閣下對你在行動中的優異表現給予了高度的贊賞。m先生也很感謝你的救命之恩,所以我會給你獎勵。”

    “感謝陛下您的慷慨,我希望……”

    “你會得到你想要的,但不是全部,為我做事,不會讓你吃虧的。”

    短暫的交談後,雷斯林離開了卡洛斯的房間。

    一群山賊在提里奧.弗丁率領的白銀之手騎士團面前根本毫無反抗的余地,這根本就是場*裸的屠殺。自己不過是在山賊想要殺害人質的時候救下了那個暗夜精靈m先生而已。

    得到國王卡洛斯的接見,已經是意外之喜了,卡洛斯的做派無非是在m先生面前做樣子而已,雷斯林也不甚在意。

    但是卡洛斯.巴羅夫怎麼知道自己想要什麼?

    索拉.碎星者!

    那個大嘴巴碧池!

    想通了雷斯林突然很不爽,要不是打不過她,非先殺後x她個二十遍!

    而房間內,卡洛斯用如晨曦般溫和的笑容帶有愧疚的神色對m先生說道︰“讓您受驚了,這是我們的錯啊!”

    “哪里哪里,我們卡多雷是講道理的,海盜的過錯。怎麼能讓陛下您承擔呢,何況您對我還有救命之恩。”

    “愧疚啊,愧疚。你是丹德瑪大師的朋友。丹德瑪大師是我的朋友,所以您也是我的朋友。我慚愧啊!”

    “都是為了生意,陛下您別這樣。”

    有戲!這個暗夜精靈是個上道的!

    “那麼,m先生,關于貨物……”

    卡洛斯滿懷期待的說道。

    “陛下,請允許我重新自我介紹一下。鄙人麥當勞.火雀,是聖地亞哥商會的經理人。”

    m先生也進入了工作狀態。

    “哦,聖地亞哥商會啊,久仰久仰。”

    卡洛斯一臉的恍然大悟。也不知道自己在悟個什麼鬼。

    “雖然我們聖地亞哥商會背靠塞納留斯議會,技術實力深厚。但是。陛下,我們是有良知的商人。必須先和您說清楚一點。”

    “您說,您說。”

    “對于轉基因作物和魔法催化作物,我們暗夜精靈內部是存在分歧的。一些專家教授和資深德魯伊拿不出證據證明這些轉基因作物和魔法催化作物對人體有害的證據,但是我們也拿不出我們的產品無害的證據。我們是遵紀守法的正規商會,不會在這方面欺騙您。”

    “嗯,良心啊。”

    “如果陛下您在听了這些之後依然願意與我們合作,我會向泰達希爾總部匯報的,下一批貨很快就可以到達。”

    “戰爭時期,特殊對待,我已經派人去和那麼海盜商量歸還樣品的事情了,麥當勞先生,訂單的多少取決于你們的貨物到底有沒有你們說的那麼好。”

    卡洛斯笑的很燦爛。

    “哎,陛下,這一次的樣品是一日一熟的【三季稻】,在我出海的時候听說新一代產品【金坷垃】已經研制成功了,那可是畝產一千八的超級晨光麥啊!”

    麥當勞.火雀笑的也很燦爛。

    “哦,好厲害的樣子,冒昧的問句,貴商會的產品你們自己吃嗎?”

    卡洛斯笑的眼楮眯成了一條線。

    “當然……不吃咯,我是綠色純天然食品的擁躉,推銷只是工作而已。”

    “啊哈哈哈哈哈,好,老實人,我們投緣啊!”

    “啊哈哈哈哈哈,陛下面前說假話,找死嘛!”

    “吃死過人嗎?”

    “這個絕對沒有!”

    卡洛斯嘆了口氣,似乎有些失落,似乎又送了口氣。(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