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648章 七的意志

第648章 七的意志

    懸浮于高空,看著埃雷薩拉斯的戰斗從日出到日落再到日出,卡洛斯心中逐漸升起一種荒謬的感覺。

    這怎麼像是一個塔防游戲。

    其拉蟲人與無面者的數量必然是有限的,但是對于聯軍將士來說,一百萬和一個億有什麼差別,都可以認為是無窮無盡。

    這場戰爭的勝負在于能否將靈魂之井的力量彌散于大地,而不在于斬殺了多少敵人。

    這就很難受。

    在單位時間內,戰斗強度太高了。

    至少有七次,卡洛斯都忍不住想要親自下場。

    但是內心巨大的悸動都在警告他,這麼做將永遠的改變什麼。

    于是卡洛斯忍住了。

    踏入半神之境,與凡人最大的不同,大概就是固化了第六感。

    任何事物,只要凝神貫注,卡洛斯就能得到與之相關的信息,他不再是活在當下的“三維生物”,如同攝影棚中的長頸鹿一般,窺探到了“命運的天花板”之外,擁有了“四維生命體”的某些特征。

    這種強烈的預知感覺警告著卡洛斯,當心。

    可是應該當心什麼?

    是敵人還是靈魂之井,又或者……

    有意外會發生但是卻不知道會發生什麼,這種感覺非常的糟糕。

    當強度的戰斗,卡洛斯已經把預備隊全部排上了前線,第一輪休整的部隊在簡單的重組後等待著重新回到陣線,更多徹夜苦戰的勇士正東倒西歪的倒在地上補眠。

    艾索雷葛斯疲憊的身姿飛到卡洛斯身旁,重新幻化為人形。

    “情況不太好,我們低估了敵人的數量。”

    “還有多久才能關閉靈魂之井?”

    “至少還有兩天。”

    “嗯?”

    “有外力在干擾大地吸納那些散溢的魔力,但是我們沒有時間和精力去排查問題所在。”

    “那就不等了。”

    沒有外力干擾卡洛斯反而奇怪。

    從天上落地,召集指揮官們,卡洛斯省去了多余的贅述,直接說明了想法。

    “我要進入靈魂之井。”

    “這真的不是個好主意。”

    艾索雷葛斯皺著眉頭說道。

    “範達爾鹿盔閣下最遲明天就能抵達埃雷薩拉斯,時間在我們這邊。”

    “希利甦斯的情況正在好轉,援軍不日即可抵達,我們能夠守住。”

    “我們的敵人雖然強大恐怖,卻並非不可戰勝,卡洛斯閣下,您無需犯險。”

    各種規勸的聲音傳來。

    “夠了。”

    卡洛斯用平和的語氣打斷了眾人的規勸。

    “我看到了未知的威脅,不能再拖了,今天日落之前,必須結束這場戰爭。”

    夏蟲不可語冰,在場的諸人也不會和一位半神爭論未知。

    體型巨大的卡洛斯從盤腿而坐的姿態站立起來,下達了最後的命令。

    “集中力量,進行反攻,將蟲人和無面者的攻勢截斷,等待我的好消息。”

    將指揮權下放給藍龍艾索雷葛斯與哈繆爾符文圖騰,卡洛斯開始召集聖騎士,為進入靈魂之井做準備。

    一個小時後,戰斗的怒吼響徹厄運之槌。

    卡洛斯此時的身高與其拉蟲人煎餅相似,但是更加強壯的體型令他絲毫不畏懼蟲人粗壯的節肢,沒有趁手的武器,他甚至拆了兩個蟲人的螯鋒當做彎刀。

    如果孤軍突進,卡洛斯完全可以利用飛行的優勢直接抵達還價圖書館。

    但是成為半神不是卡洛斯狂妄自大的資本,艾澤拉斯被數量懟翻的半神至今尸骨猶存,他需要一支從旁協助的部隊。

    于是想要前往靈魂之井,路線上就會與無面者以及蟲人發生沖突。

    不過問題不大。

    論單體戰斗力,還是卡洛斯比較強。

    一路踏著敵人的尸體,卡洛斯抵達的目的地。

    “卡洛斯……哇哦,靠近了看,你可真高。”

    丹德瑪發出了羨慕的聲音。

    向老朋友點了點頭,卡洛斯對著博學者說道。

    “基爾達斯,打開通路,我要進去。”

    作為辛德拉的老巢,皇家圖書館的堅固程度毋庸置疑,在堆砌了聯軍半數的攻城武器後,作為護衛靈魂之井的最後一道防線,它是稱職的。

    少數沖破層層封鎖抵達皇家圖書館外圍的其拉蟲人與無面者都被投刃、火炮、燃燒石塊教育至降維。

    衛兵們挪動路障,解除封鎖,將卡洛斯一行放進皇家圖書館。

    “卡洛斯陛下,您還是決定……”

    作為聰明人,博學者基爾達斯猜到了卡洛斯想要做什麼。

    “我能相信你嗎?”

    卡洛斯反問道。

    “我想可以,畢竟此時我們的利益是一體的。但是真的不建議您這麼做,親自看一看吧。”

    基爾達斯帶著卡洛斯抵達儀式大廳,曾經違背物理法則存在的靈魂之井投影此時已經化作直徑大約五米的一灘泛著點點光亮的漆黑模樣。

    此時的靈魂之井,在視覺效果上更接近一口井。

    “靈魂之井的形態坍塌了,隨著能量被稀釋,靈魂之井內部更加混亂狂暴了。此時真的不是進入其中的好時機。”

    基爾達斯望著仿佛星空般深邃的靈魂之井,無奈的嘆息道。

    如果有一絲的可能,博學者何嘗不想保留下這口力量之源。

    但是托塞德林從一開始就走錯了路,在欺騙與算計下血祭出的靈魂之井,是比惡魔魔力更加受詛咒的力量。

    此時的上層精靈根本無法控制靈魂之井。沉迷其中只能自取滅亡。

    卡洛斯站在坍塌後的靈魂之井旁,雙眼放射出耀眼的光芒,注視著洶涌咆哮的“井水”。直到護衛身側的士兵們感覺腿都有些站酸了,卡洛斯依然如同鋼鐵雕塑般一動不動。

    日上中天的時分,卡洛斯終于有了動作,他雙手微抬,彌漫出的聖光化作一簇簇的光稜,在場眾人耳中出現風鈴般清脆悅耳的聖歌,聖光隨著卡洛斯的指揮在空中排列出螺旋階梯的陣列。

    隨著卡洛斯重重的揮下手掌,螺旋的聖光光稜準確的砸在靈魂之井蔓延的邊緣,如同堤壩一般束縛住逐漸崩塌的靈魂之潮。

    “可以了,守衛好此處。”

    卡洛斯言畢,一馬當先的踏入靈魂之井。

    艱難的沖破了未知敵人設下的層層阻礙,大德魯伊率領著猛禽德魯伊終于進入菲拉斯西北部的群山。

    翱翔于在高空,太陽光對視線的影響被削弱,周遭的光線甚至有些暗淡。

    因為水蒸氣的影響,範達爾鹿盔的視野大概只有一百公里的樣子。

    綠龍軍團棲息的濕地因為地形關系,在視野的盡頭已經隱約可見,範達爾鹿盔松了口氣。

    快了,最遲明天就能抵達。

    塞納留斯急切的呼喚訴說著情況的嚴重性,雖然範達爾鹿盔並不待見上層精靈,但是他無法對暗夜精靈的二十萬精銳視而不見。

    然而就在這時,一陣炫目的星光刺入眼簾,擾亂了猛禽德魯伊們嚴整的飛行隊形。

    見鬼,大中午的,哪里來的星光!?

    範達爾鹿盔頂著刺痛注視著星光的方向…

    那是埃雷薩拉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