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649章 群星蘿莉

第649章 群星蘿莉

    群星羅列,敬畏星辰的力量。

    這句話同樣適用于艾露恩。

    月光之下,眾星平等,月神之下,眾生核平。

    那些關于艾露恩仁慈的故事只存在于暗夜精靈的典故中,而讓諸多種族銘記月神之名的更多來自于暗夜女祭司的恐怖。

    月神炮!

    無論是覆蓋性打擊的群星隕落還是專注于毀滅個體的白月光,艾露恩的憤怒都帶有鮮明的印記,難以模仿。

    “月神在上,發生了什麼!”

    當卡洛斯進入靈魂之井後,毀滅的皎潔月光從天而降,洞穿了皇家圖書館結實的壁板,覆蓋了靈魂之井的入口,將在場的諸人隔絕于靈魂井在外。

    丹德瑪驚呼著,嘗試接觸月光,卻燒灼了自己的手掌。

    “該死!”

    他放棄了觸踫靈魂之井,轉身向外奔跑。靠近入口時,丹德瑪放慢了腳步。

    目之所及,是無窮的墜落星辰。

    滿眼望去,是艾露恩無差別的攻擊。

    “掩體!快尋找掩體!”

    聯軍的士兵們很快發現了求生的方法,但是在第一輪的無差別攻擊下,傷亡已經觸目驚心。

    其拉蟲人似乎也對于緩慢的進展感到不滿,除了強大的蟲人士兵,各種異種蟲也開始出現在傳送門之外,然而當擁有飛行能力的蟲人離開傳送門時,迎接他們的不是聯軍的弓弩槍彈,而是隕落的群星。

    無面者更為淒慘,除了強大的克拉西斯硬頂著月神的憤怒苦苦維持著召喚儀式的繼續,無窮無盡的大軍在浩瀚的星光面前似乎訴說著自己的渺小。

    到底發生了什麼?!

    即使暗夜精靈也說不清楚艾露恩的憤怒從何而來。

    跪拜者有之,咒罵者亦眾,這場對抗其拉蟲人與無面者的戰爭,在艾露恩下場後,變質了。

    “跟隨卡洛斯下去的有幾個?”

    “十個,或者十二個,也可能是十四個,不會更多了。”

    丹德瑪在詢問聖騎士們後,心里一涼,陰謀的味道太重了。

    直到群星隕落結束,皎白的月光柱依然籠罩靈魂之井。

    “發生了什麼?”

    在星隕術結束的第一時間,艾索雷葛斯便向靈魂之井趕來。

    “艾露恩在上!”

    面對神跡,即使是奧秘的守護者,依然發出了驚訝的聲音。

    “卡洛斯呢?”

    “卡洛斯已經進入了靈魂之井。”

    “該死!女祭司在哪兒?我們必須知道發生了什麼!”

    “別管發生了什麼,先處理了蟲子和無面者再說。”

    為歷戰的老兵,丹德瑪痛苦的說道。

    眼前的情況明顯超出了他的能力範圍,做好力所能及的事情才是一個戰士應該做的。

    “你說的對,關閉傳送門,擊敗那個克拉西斯,我們才能騰出手來。”

    艾索雷葛斯在最初的驚詫後出了同樣的判斷,立即轉身離開。

    月神的無差別打擊,不僅重創了其拉蟲人與無面者,同樣給聯軍帶來了巨大的傷亡與混亂,尤其是在卡洛斯進入靈魂之井的當下。

    獸人憤怒的質問暗夜精靈與上層精靈,你們的神想要做什麼,牛頭人與人類滿腹怨憤的調和著矛盾沖突,因為卡洛斯的威能強行扭合在一起的聯軍隨著艾露恩的憤怒出現分崩離析的征兆。

    現出原形的艾索雷葛斯只能假借卡洛斯的名義下達了殲滅敵人的命令。

    于是,反攻開始了。

    憤怒與仇恨是可以轉嫁的,戰況在向著聯軍這邊傾斜。

    其拉蟲人的傳送門在遭到月神炮的打擊後已經搖搖欲墜,而克拉西斯雖然在月神炮的打擊下存活,也顯得傷痕累累。

    但是然後呢?

    艾索雷葛斯抬頭看了看,星雲並未散去,本應烈日當空的時分,埃雷薩拉斯的天空繁星密布……

    恩佐斯與克甦恩的陰謀算計在艾露恩的威能面前,顯得那麼軟弱無力。

    但是艾露恩到底想做什麼?

    無人知曉。

    “這是什麼地方?”

    卡洛斯困惑的感知著四周,半神的第六感沒有回饋任何的信息給他,這令他非常的不適應。

    身邊沒有任何人,支離破碎的空間鏡像拼湊不出任何有意義的圖案,能夠感知身體的存在,卻無法與世界產生任何的互動,卡洛斯困惑著。

    “夠了,結束這一切吧。”

    “不,一切剛剛開始。”

    靈魂之井內部,兩道一模一樣的身影在卡洛斯身邊對峙著。

    一道微不可查的薄膜覆蓋著卡洛斯,隔斷了他與世界的聯系,他的身邊,是艾澤拉斯最神秘的兩個存在。

    可惜卡洛斯一無所知。

    “你還需要漫長的成長,現在不是時候。”

    “成長?在不抗爭我將沒有未來。”

    “你的思維受到了那些渣滓的感染,這不是你該做的。”

    “那你做點什麼給我看呀。”

    “……”

    “我的痛苦你根本不明白!”

    “我做了。”

    “遠遠不夠!”

    “夠了!”

    “不夠!”

    “我說你夠了。”

    “……”

    月神給了艾澤拉斯的星魂一耳光。

    “阿曼甦爾要我照顧你,這不是你肆意妄為的資本。”

    “泰坦拋棄了我,你也一樣,艾澤拉斯大結界支撐不了多久,你在這顆星球還能施展多少威能?我的母親。”

    “……”

    “我只是想活下去。”

    “哪怕變成敵人的模樣?”

    “活著,才有未來,活著,才有一切。”

    “我說,夠了。”

    月神艾露恩意念所動,皎潔的月光籠罩了星魂的實體投影,將她驅逐出靈魂之井。

    然後,艾露恩驅散了隔離卡洛斯的那股力量。

    “你是……”

    卡洛斯恢復與世界的聯系,自然而然的注意到眼前看起來像是暗夜精靈的存在。

    約莫……大概……

    “艾露恩?!”

    卡洛斯試圖注視艾露恩的臉,但是在如霧如幻的輕紗下,酷似暗夜精靈的形體只是月神的縮影。

    注視著艾露恩,卡洛斯仿佛看到了浩瀚無窮的星空。

    艾露恩伸出手指指向卡洛斯的眉心,靈魂之井的力量隨著月神的意志開始涌動。

    此時,半神與真神的差距顯露出來,有若雲泥。

    靈魂之井一小半的力量隨著藍龍艾索雷葛斯的法陣回歸大地,剩下的那部分則在艾露恩的操控下瘋狂坍塌。

    即使憤怒的上層精靈靈魂殘渣在月神的光華面前也必須壓抑怒火恢復平靜。

    為容器,大量的靈魂之井能量涌入卡洛斯的身體,但是磅礡的力量非但沒有促成他的升華,反而撕扯著他的身體,實力在提升,生命的位階卻在下降。

    很快,卡洛斯跌落了半神之境。

    隨著進階半神帶來的諸多神奇能力的缺失,卡洛斯的感知範圍逐漸坍塌。

    于是,他沒有看到,艾露恩縱容虛空中的一根觸須卷走了靈魂之井逐漸坍塌成實質的核心。

    當皎潔的白月光退卻,靈魂之井失去了蹤影,曾經的入口處,卡洛斯昏迷到底,身體傷痕累累,盔甲破敗不堪。

    “卡洛斯!”

    丹德瑪箭步上前,發現卡洛斯還活著,松了口氣。

    不久,範達爾鹿盔率領著德魯伊天團從天而降,轟殺了克拉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