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650章 抉擇

第650章 抉擇

    如果用穿越者的眼光去看範達爾鹿盔,眼神中難免帶有敵意與鄙視,或許還有一絲的憐憫。

    範達爾鹿盔,四費三五身材,特效為當它在場上是所有抉擇……啊呸!

    範達爾鹿盔,瑪法里奧最有天賦的弟子。

    在永恆之戰後,塞納留斯允許瑪法里奧傳教德魯伊之道,範達爾鹿盔便是最初的弟子之一。

    他身材高大、脾氣火爆,他嫉惡如仇、處事公允,他是組建塞納里奧議會的最初支持者,他是暗夜精靈的榜樣標桿。

    範達爾鹿盔,是瑪法里奧一手提拔上來,在自己睡覺的時候給傻缺老婆擦屁股的暗夜精靈“攝政王”。

    泰蘭德過于感性,並非是一個稱職的領導者,對此瑪法里奧心知肚明。雖然範達爾鹿盔經常頂撞自己,但是瑪法里奧依然看好自己這個弟子,無論是人品德行還是天賦實力。

    而範達爾鹿盔也沒有令瑪法里奧失望。可以說自加洛德影歌之後,範達爾鹿盔是暗夜精靈內部第二個具有絕對威望的統帥,盡在瑪法里奧之下。

    三千年前,流沙之戰,便是範達爾鹿盔率領暗夜精靈重創了其拉蟲人。

    這一戰將他的聲望推到了巔峰。

    公正、公允,如果一定要為範達爾鹿盔選一個星座,那麼他一定是天秤座。

    只是外人不知道,兒子瓦爾斯坦的死,對範達爾鹿盔的打擊到底有多大。

    我為暗夜精靈奉獻了一切,卻保護不了我的兒子……

    兒子瓦爾斯坦是範達爾鹿盔心靈的唯一破綻,是他漫長生命中不可磨滅的傷痛。

    所以侵蝕翡翠夢境成為夢魘之王的薩維斯才能利用瓦爾斯坦鹿盔的復活一步步引誘範達爾鹿盔走向墮落並將仇恨轉移到自己的同胞身上。

    在此之前,範達爾鹿盔依然是暗夜精靈的鋼鐵斗士,是最可靠的領袖。

    就如同還沒有徹底陷入絕望的達爾坎真的對銀月城忠義無雙一般。

    卡洛斯在想明白這一切後,坦然的與範達爾鹿盔會面,並且毫不掩飾自己的虛弱。

    “就在昨天,我還站在與塞納留斯一樣的高度看風景,為了那口破井,我重新變成個凡人。”

    “暗夜精靈不會忘記閣下的付出。”

    “你準備怎麼做?”

    “前往……希利甦斯。”

    “我是問你準備怎麼處理埃雷薩拉斯。”

    “什麼都不做,處置埃雷薩拉斯是卡洛斯陛下的權利,我稍作休整立刻啟程。”

    範達爾鹿盔想了想,又補充了一句。

    “我的族人此時需要我。”

    “很高興認識您。”

    “我亦如此。”

    在解決靈魂之井的威脅後,希利甦斯的危機實際上已經解決。

    其拉蟲人並沒有做好準備,克甦恩同樣沒有做好準備,然而塞納里奧議會時刻準備著,二十萬大軍時刻準備著。

    遭受重創的埃雷薩拉斯上層精靈不是諾達希爾暗夜精靈同胞的對手,一萬年來懸而未決的爭端,只要範達爾鹿盔願意,立刻就能解決。

    但是範達爾鹿盔將埃雷薩拉斯當做戰利品拱手讓給了卡洛斯。

    甜美的勝利果實。

    老範是個好同志啊。

    卡洛斯比任何暗夜精靈都明白希利甦斯這片傷心地對于範達爾鹿盔意味著什麼,但是他義無反顧的來了。

    艾澤拉斯這片土地到底上演了多少悲劇……

    沒有精力思考更多有的沒的,範達爾鹿盔的心靈漏洞就在那里,除非卡洛斯擁有復活瓦倫斯坦的手段,否則根本無法阻止薩維斯對範達爾鹿盔的腐蝕。

    而為了還沒有發生的事情去針對一位可敬的長者……真的很差勁。

    整場戰斗充滿了詭異,尤其是月神艾露恩的插手。

    範達爾鹿盔對此緘口不言,上層精靈的牧師們早就失去了艾露恩的寵愛,一問三不知,卡洛斯只能通過自己已知的信息去猜測。

    根本一團迷霧。

    月神艾露恩已經許久沒有在凡間行走,但是通過暗夜精靈的女祭司們依然可以召喚月神的神力可以得知,她是真實存在的。

    同時,在靈魂之井的驚鴻一瞥,更加確認了這一點。

    那是凌駕于半神之上的存在,是卡洛斯哪怕晉升了半神之境也無法理解的更高位階生命形式。

    艾露恩是真神這一點毫無疑問。

    那麼她插手靈魂之井到底是為了什麼?

    卡洛斯不認為自己能夠猜出什麼東西。

    所以他做了個大膽的假設。

    是不是因為靈魂之井,月神才能插手。

    這個假設實際上很合理。

    覆蓋整個埃雷薩拉斯的群星隕落,封鎖靈魂之井入口長達數十分鐘的白月光,這就是神跡。

    是不是可以認為是靈魂之井散溢的魔力支撐了艾露恩的施為。

    如果按照這個邏輯,那麼艾露恩在靈魂之井內,是為了奪取靈魂之井的控制權?

    並不是。

    艾露恩的行為很詭異。

    卡洛斯很確定,即使沒有自己這個半神,艾露恩一樣可以消弭靈魂之井的危機。

    那麼她利用靈魂之井的力量沖刷自己的身體導致自己降階的目的是什麼?

    這其中隱藏的關竅可以窺探艾露恩的想法。

    可惜卡洛斯無從得知。

    因為這其中擁有一個悖論。

    成為半神後,利用與世界的關聯性,半神可以知道自己想知道的事情,仿佛時間萬事萬物的下放都有一行黃字備注。

    但是被打下半神之境後,卡洛斯失去了這樣的能力。

    這會不會就是原因?

    卡洛斯疑惑著。

    艾露恩就是不想自己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所以才將自己打下半神之境。

    思考著這些事情的時間,範達爾鹿盔已經率領著猛禽德魯伊離開了埃雷薩拉斯,丹德瑪也來向卡洛斯辭行,因為他被範達爾鹿盔征召了。

    埃雷薩拉斯的暗夜精靈根據範達爾鹿盔的命令開始撤離,準備返回羽月要塞,哈繆爾符文圖騰也向卡洛斯辭行,準備回歸千針石林。

    現在的埃雷薩拉斯最強大的勢力只剩下卡洛斯和他手下的榮耀獸人。

    雖然傷亡超過四成,但是勝利是最甜美的止疼劑。

    艾露恩的憤怒是無差別的神威,上層精靈同樣傷亡慘重,此時的上層精靈根本沒有同卡洛斯對抗的資本。

    萬年古城埃雷薩拉斯如同脫光了衣服的小姑娘跪倒在卡洛斯面前,任由卡洛斯為所欲為。

    “告訴基爾達斯,我要見他。”

    卡洛斯覺得是時候結束這一趟菲拉斯之旅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