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651章 諾滋多姆滋多諾

第651章 諾滋多姆滋多諾

    “為什麼要干涉埃雷薩拉斯?給我一個解釋,阿納克洛斯,我的孩子。”

    青銅龍後索莉多米嚴厲的質問著阿納克洛斯。

    在青銅龍王諾滋多姆離開時光之穴的日子里,龍後索莉多米代行著時砂之王的部分權柄,而阿納克洛斯負責護衛著青銅龍位于塔納利斯沙漠中的巢穴————時光之穴。

    這一次,阿納克洛斯越過了索莉多米派遣同胞前往艾薩拉攔截艾索雷葛斯的事情,觸怒了自己的母親。

    而龍後的憤怒則來自藍龍王瑪里苟斯的質問。

    “是父親的意思。”

    阿納克洛斯回答了索莉多米的質問。

    “諾滋多姆?我們都知道,你的父親陷入了時間流,即使他真的給了你旨意,為什麼不告訴我?”

    索莉多米的憤怒正在升溫,她覺得兒子的謊言太過幼稚。

    “母親,我是認真的,不讓你得知,也是父親的意思。”

    “夠了,在我解除你的禁足令之前,嚴禁你再接觸時間流,也不得離開時光之穴。”

    龍後下達了嚴厲的懲罰命令。

    “我接受您的處置。”

    阿納克洛斯底下自己巨大的頭顱,倒退著離開了龍後的居所,返回到時光之穴深處巨大的沙漏下臥倒,安眠。

    他並沒有撒謊,或者說沒有刻意撒謊。

    干涉靈魂之井的命令確實來自諾滋多姆,卻並非諾滋多姆親自下達。

    諾滋多姆失蹤已經近萬年,這是青銅龍隱瞞的最高秘密。

    在永恆之井大戰勝利後,四色龍王賜福世界樹諾達希爾,賜予暗夜精靈永生,是青銅龍王諾滋多姆最後一次在凡人面前現身。

    在那之後沒有多久,諾滋多姆便消失在時間的長河當中。

    即使三千年前的流沙之戰,青銅龍為了對抗卷土重來的其拉蟲人傷亡慘重,諾滋多姆也沒有現身。

    實際上,那場戰爭是龍後索莉多米主持的,也正是那場戰爭奠定了龍後的權威。

    青銅龍的社會構成與其他守護巨龍都不一樣,青銅幼龍的成長不是簡單的進食,只有經過時間流的洗禮,完成一場時間試煉的洗禮,才能最終成年。

    凝聚起青銅龍族群意志的不是血脈與權威,而是共同的理念。

    在諾滋多姆失蹤的這些歲月里,青銅龍依然忠實的履行著自己的職責,但是立場的分離,已經實質性的出現。

    以龍後索莉多米為首的絕大部分流沙之鱗,忠實的履行著護衛時間流的使命,維持著艾澤拉斯脆弱的時間維度。

    而以及阿納克洛斯他的支持者,則認為尋回諾滋多姆才是青銅龍的第一要務。

    兩者並不矛盾,卻存在著分歧。

    一個小小的身影爬上了阿納克洛斯的鼻首。

    “我被禁足了,克羅米。”

    阿納克洛斯眼楮都沒有睜開,只是用意念與來者交流。

    “索莉多米只是下達了禁足令,又沒有關你的禁閉。”

    克羅米掏出一小袋炸雞塊,在阿納克洛斯鼻子面前晃了晃。

    “吃嗎?”

    阿納克洛斯變化人型,與克羅米盤腿對坐,吃了起來。

    “你到底想干什麼,克羅諾姆,我相信那道旨意是父親發出的,但是從你那里得到,這太奇怪了。我知道父親對你有所偏愛,但是……”

    “我懂的,我懂的,你才是青銅龍王子。”

    “閉嘴,你知道我不是這個意思。”

    “阿納克洛斯,論力量,你比我更加強大,實際上兩千年前你就已經超越了龍後。這我知道。但是論對于時間流的理解,不是我針對誰,跟我比你們都是渣渣。”

    克羅米說著,用細小的手指捻起一撮流沙任其滑落。

    “你到底想要得到什麼,從這件事里面,你想要得到些什麼?”

    阿納克洛斯從克羅米手中搶走最後一塊炸雞,嚴肅的問道。

    “你難道沒有察覺到嗎?時間流變向了。”

    克羅米揮舞著小拳頭示意不滿,然後也嚴肅了起來。

    “無數種可能,無數個世界,就像我們忽悠那些凡人時候說的話,時間流有大有小,災難卻不分大小。但是我們都知道,不是這樣的。時間流會坍塌,也會新生,那個凡王,卡洛斯巴羅夫所在的時間流,正在吞噬其他的可能。”

    “你想說明什麼,這只是站在我們的角度得出的片面結論,即使父親也沒有這樣的力量,我們只是時間的守護者,並不是時間的主人。巧合也好,必然也罷,凡人沒有能力干涉時間流。”

    “但是艾露恩有。”

    “……”

    阿納克洛斯陷入了沉默。

    “有什麼正在推動著這一切。”

    克羅米補充道。

    “這和我有什麼關系,我只是個被母親禁足的傻小子。”

    阿納克洛斯仰面倒下,翹著二郎腿。

    “我懷疑巨龍之暮加速了。”

    “並沒有,父親會在關鍵時刻回歸,不要你擔心。”

    “把鑰匙給我,我想去看一看。”

    克羅米伸出了手掌。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阿納克洛斯搖晃著腳掌,似乎很逍遙自在。

    “你知道。關于巨龍之暮的傳說,每一個青銅龍都知道,但是只有你跟隨父親去見證過。我的能力無法跨越那麼遙遠的時光,但是你去過,你知道時間節點,把鑰匙給我。”

    阿納克洛斯一個鯉魚打挺重新坐了起來,深處手給了克羅米一個腦瓜崩,把侏儒形態的克羅米彈出了十米遠。

    “滾蛋,我要睡覺了。”

    “該死!阿納克洛斯你這個混球!”

    克羅米憤憤不平的離開了,阿納克洛斯也懶得變回龍形,就這樣繼續躺著,他身後巨大的時光沙漏依然神秘莫測的流淌著。

    一直到離開時光之穴,克羅米的強忍著揉一揉額頭紅腫的大包。

    “該死,阿納克洛斯那個混球,痛啊!”

    忍不住流出眼淚花,克羅米確定四周沒有監視者,毫無形象的蹲地狂揉,良久,她的手心出現一枚神秘的符文。

    阿納克洛斯終究還是給了克羅米她想要的那把鑰匙。

    “能夠干涉時間流的不僅僅只有父親與月神,還有這個世界本身呀……”

    克羅米從自己大量身亡這個事實中知道艾澤拉斯有重大的事件發生,但是她並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

    所以她決定親眼去看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