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652章 我的回合,還是我的回合

第652章 我的回合,還是我的回合

    龍憎神煩克羅米,不單純是一個綽號,更是一個事實。

    那便是即使恨得牙癢癢,你拿她也沒有什麼辦法。

    克羅米很年輕,流沙之戰時,她還是一只青年龍,但是當她成為巨龍後,沒有同族會輕視克羅米的存在。

    雖然伴隨著這個事實的是另一個事實——————克羅米並沒有流傳于世的戰績。

    或者說幾乎沒有其他什麼存在見過她動手。

    智慧是實力的一部分不假,但是脫離武力的智慧不過是空中樓閣。

    克羅米非常的強,這一點她自己也很確定。

    但是她不能動手。

    很矛盾也很現實,或者說正是她的強大造成的這個結果。

    克羅米是青銅龍中的異類。

    任何穿梭時間流的旅行者都必須遵循一個原則,那就是必須擁有一個坐標原點。

    一但遺失這個原點,即使是青銅龍也將迷失于時間流當中。

    畢竟所謂的時間與空間,都不是獨立存在的,需要參考物才有意義。

    無論龍後索莉多米還是王子阿納克洛斯,或者說除克羅米在外的所有青銅龍,都是將龍王諾滋多姆為這個坐標原點。

    時間的守護者守護著他所有的族人。

    時光之阿納克洛斯守護的那個神秘的巨大沙漏正是這個坐標原點的物理存在具象。

    某種意義上來說,那個沙漏就是諾滋多姆存在的證明。

    也正是因為時光沙漏的正常運,才令青銅龍沒有將諾滋多姆的失蹤當做天塌下來的事件處理。

    但是克羅米不一樣。

    她的坐標原點是她自己。

    克羅米獨特的天賦令她可以以復數的存在踏足不同的時間流,但是所有時間流當中,實際上有且只有一個克羅米。

    就如同貫穿了一本書的大頭釘,在所有的書頁都留下了痕跡,但是這根大頭釘實際上是一個整體。

    實際上的情況要更為復雜,畢竟當三維世界加上了時間系後,已經涉足四維生命的範疇,但是這樣操的結果就是克羅米擁有著遠超同族的力量與見識,卻異常脆弱。

    因為所有世界的克羅米實際上都是同一個克羅米。

    任何一個克羅米調動力量,都會對其他時間流的克羅米造成巨大的英雄。

    所以克羅米並不敢盡全力與人動手。

    贏了這一場卻輸了其他全部,這一點都不好笑。

    也正是這個原因,當初在凱爾達隆,才會出現克羅米獻祭二百多個自己的分身投影匯聚力量搞事情的場面。

    這實際上對“克羅米”這個存在造成了巨大的傷害。

    如果放在網游里,所有時間流的克羅米頭上都應該頂著所有屬性-25的debuff。

    伴隨著那些分身投影的消亡,克羅米也永久的失去了相關的記憶與知識。

    所以克羅米只能通過推論得到一個結果————有大事情發生。

    時間流正在坍塌。

    原本艾澤拉斯世界的無數種可能正在向少數的集中結局坍塌。

    雖然過程漫長且緩慢,但是克羅米依然敏銳的察覺到了這件事正在不可逆轉的發生。

    那個經過推論,最完美的時間流內,龍王們合理終結了巨龍之暮的發生。但是因為耗盡了泰坦賜予的力量,青銅龍也失去了完美穿梭于時間流的能力,克羅米並不能在那條時間流內去探查龍王諾滋多姆曾經見證的巨龍之暮是什麼個樣子。

    但是在卡洛斯的世界,青銅龍們並不看好的世界,異變正在發生,所以克羅米向阿納克洛斯索取了鑰匙,也就是時間節點,準備看看那條時間流巨龍之暮發生後到底是怎麼個慘狀。

    通過追述,或許可以知道這條時間流究竟有什麼特殊性。

    畢竟,巨龍之暮是泰坦親自預言,對于艾澤拉斯至關重要的事件,艾澤拉斯的任何事物無論怎樣發展,都會在巨龍之暮這個事件上收束,與永恆之井大爆炸在時間流當中的權重相同。

    但是摩挲著手中的神秘符文,克羅米悲哀的發現自己根本沒有能力穿梭如此遙遠的時空。

    青銅龍為時間的守護者,也是存在著能力上限的。

    即使她是克羅米,也必須遵守穿越基本法。

    思索片刻後,克羅米想到了解決的方案。

    當然不是再召喚二百來個投影分身。

    實際上克羅米此時存在于所有時間流內的投影分身已經不足兩位數,短時間內她根本沒有辦法再玩自己獻祭自己的把戲。

    但是青銅龍家大業大,克羅米完全沒有必要自己單干,她可以找人幫忙。

    一路向北,克羅米抵達龍眠神殿,悄悄咪咪的繞開了守衛們,前往青銅聖地,找到了駐守龍眠神殿的一位年輕的青銅龍。

    “普盧坦斯,呲,呲,這里,這里!”

    “啊,克羅米大姐頭,你怎麼來了?”

    “過來,給我上個buff。”

    “嗯!”

    “少廢話,想挨揍是不是。”

    “別,別……”

    名為普盧坦斯的青年龍身長五米有余,但是在踮起腳尖也沒有一米二的克羅米面前,卻顯得畏畏縮縮。

    在克羅米三個金桔那麼大的拳頭面前,雖然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但是普盧坦斯按照克羅米的要求辦了。

    然後,克羅米離開了,普盧坦斯松了口氣。

    在龍骨荒野尋了除隱秘的洞穴,克羅米先施法封閉了空間,阻隔了巫妖王探查的可能性,然後開始進行時間穿梭。

    普盧坦斯獨特的能力非常復雜,即使龍後索莉多米也解釋不清楚,但是在效果體現上卻很直觀————一段額外的時光。

    利用普盧坦斯的這個獨特能力,克羅米準備將這段漫長的旅行拆解成自己能力範圍內的幾部分來落實。

    說干就干,利用阿納克洛斯給自己的鑰匙,洞穴的封閉空間內,時間開始加速流逝,然後恢復正常,接著再加速,如此往復,在克羅米力竭之前,她辦到了。

    離開洞穴,詭異而死寂的環境不是侏儒可以生存的空間,克羅米重新站擼龍形,飛向天空,視線所及,觸目驚心。

    這是一個已經死亡的世界。

    這是卡洛斯所在的時間線巨龍之暮發生後世界?

    克羅米在這個已經寂滅的世界探查著,試圖從世界的灰燼和殘骸中尋找線索。

    最終,她發現了什麼。

    無盡之海已經蒸發殆盡,在大漩渦原本的位置,一個巨大的空洞直通地心。

    艾澤拉斯被掏空了。

    不對,應該說有什麼東西破繭而出的樣子。

    進入地心的空洞,克羅米小心翼翼的回溯著時間,試圖明白發生了什麼。

    “見鬼!上古之神將艾澤拉斯的星魂腐化成了同類,它們被自己培養出來的對手吞噬殆盡!”

    克羅米留著血淚發出了難以置信的聲音。

    這是什麼鬼展開,這是什麼吊發展。

    即使是見多識廣的克羅米也被這荒誕的事實震驚的說不出法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