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654章 上海賊王的男人

第654章 上海賊王的男人

    時間是一味奇妙的催化劑,黑了木耳,綠了香蕉……

    當年第二次獸人戰爭時期,普羅德摩爾家族與巴羅夫家族的友好關系,是建立在一起挖米奈希爾家牆角的基礎上,所以戴林對卡洛斯很好。

    什麼意思?

    洛丹倫王國有自己的遠洋艦隊,為了商業競爭,對庫爾提拉斯的艦隊征收的港口稅是百分之二十,也就是五抽一,而南海鎮的港口稅只有百分之五。

    雖然南海鎮不是深水良港,遠洋大船需要進行一次小船的轉運才能把貨物運上岸,但是那百分之十五的稅率差距,足以促成兩個家族的友好。

    所以為什麼布瑞爾如此重要,我巴羅夫家族往自己的領地運東西,需要你米奈希爾家的人指手畫腳嗎。

    大家都是阿拉索帝國的後裔,別談感情,傷錢。

    所以當年即使卡洛斯勝多敗少,依然被人指指點點,說是官二代,貴族將軍。

    直到奧特蘭特國內生變,情況急轉直下。

    而卡洛斯與父親付出了巨大的代價,進行利益交換,令老岳父泰瑞納斯米奈希爾二世為自己的王位背書,自然而然的就疏遠了庫爾提拉斯。

    大家都是聯盟功臣,別談錢,傷感情。

    這就是聯盟的真實情況,激流堡、奧特蘭克、吉爾尼斯加上庫爾提拉斯,整體實力依然不如洛丹倫。

    卡洛斯倒向老岳父,在利益上自然而然的就疏遠了庫爾提拉斯。

    即使戴林普羅德摩爾是個明白人,不記恨卡洛斯,但是屁股決定腦子,他只能保持與卡洛斯的私人友誼,明面上必須對庫爾提拉斯人做出表態————巴羅夫家的人不厚道。

    時間是一味奇妙的催化劑,禿了大叔,肥了阿嫂。

    吉爾尼斯閉關鎖國,激流堡持續衰弱,在卡洛斯失蹤的日子里,吉安娜普羅德摩爾眼看要成為洛丹倫的太子妃,奧特蘭克也終將被米奈希爾家族和平演變,在這樣的大環境下,庫爾提拉斯與洛丹倫王國的關系迅速回暖,一切又不一樣了。

    索拉斯托爾貝恩死了,雖然死的有疑點,但是索拉斯已經那個年紀了,似乎也沒有什麼不對的地方。

    吉爾尼斯的海岸線就是天坑,暗礁密布,雖然庫爾提拉斯與之的貿易一直沒有斷絕,但是看看吉爾尼斯那幫子操蛋的貴族,戴林普羅德摩爾忍不住對吉恩格雷邁恩送上慈悲而幸災樂禍的眼神。

    黑暗之門一戰,曾經並肩戰斗過的戰友少了一大半,十年的和平時光,老弟兄們不是死了就是快死了。

    人到中年,在听說卡洛斯活著回來,海軍上將是真的高興。

    那些崢嶸歲月似乎又回來了。

    年輕的水手們不理解戴林大半夜的在上層甲板又喝酒又唱歌到底在樂呵個什麼,就如同他們不明白曾經被視為靠裙帶關系上位的卡洛斯如今已經成為一座圖騰。

    當年背後說過卡洛斯壞話的聯盟將士沒有十萬也差不了多少,羨慕嫉妒恨唄,無視卡洛斯所出的努力,他的成功不過因為有個好爹罷了。

    然而同樣是當年那些人,現在絕對不允許別人詆毀卡洛斯,那是我的長官,他有多牛逼你們這些屁娃兒知道嗎?老子是他手下的兵,他那麼牛逼的人會選廢物嗎?對我尊重點!

    真實系二五仔,大概就是這樣的吧。

    所以當卡洛斯向戴林提出請求時,海軍上將一口就答應了,並沒有向老朋友解釋調動如此規模的艦隊是何等繁瑣又夸張的事情。

    庫爾提拉斯海軍立國不假,卡洛斯只要給錢,戴林隨時可以拉上兩百艘軍艦給兄弟扎場子。

    但是卡洛斯要的不是軍艦,而是遠洋商船……足以運送一萬人的遠洋商船。

    人不是貨物,需要吃喝拉撒,加上這些物質損耗淡水需求,以及護航軍艦,這支艦隊的規模龐大到超乎想象。

    大大小小八百艘艦船在庫爾提拉斯的首都伯拉勒斯集結,又浩浩蕩蕩的順著遠洋航線向著羽月要塞前進。

    這是一場豪賭,如果在大洋上遭遇風暴,庫爾提拉斯整整兩代人都恢復不了元氣,因為組織這支艦隊,戴林帶走了庫爾提拉斯七成的成年男人。

    換做洛丹倫、吉爾尼斯,甚至是奧特蘭克,國內的勢力必然會對國王做出這種決定進行反對。

    因為穩定壓倒一切。

    但是戴林普羅德摩爾是誰?

    海的老岳父,聯盟的海軍上將。

    想戴林普羅德摩爾發出請求的是誰?

    卡洛斯巴羅夫,聯盟活著的傳奇!

    于是,當庫爾提拉斯的遠洋艦隊抵達卡利姆多西海岸遭遇暗夜精靈的近海艦隊時,即使是經歷過永恆之井戰役的暗夜精靈老兵也震驚了。

    那是何等震驚的場面,經歷了長達三個月的漫長航行,穿越了風暴與巨浪的阻隔,破損的風帆並不會折損艦隊的氣概,這是一個新生種族的頑強生命力。

    人類小兄弟,第一次在暗夜精靈老大哥面前亮出胸膛的兩塊肉。

    壯否!

    戴林普羅德摩爾的艦隊甚至驚動了塞納留斯,範達爾鹿盔親自登上海軍上將的旗艦詢問來意。

    在得知是卡洛斯的安排後,果斷的從希利甦斯並不富余的庫存里抽調了一批慰問品送過來。

    實際上,暗夜精靈的二十萬大軍也同樣嚇到了海軍上將。

    即使在當初,以安度因洛薩爵士的威望,七國聯盟,生死存亡之際,大家實際上湊出來的部隊也就二十多萬。

    這已經是東部王國所有人類的聯合了。

    要知道洛丹倫聯盟可是本土戰,而暗夜精靈可是跨越了大半個卡利姆多大陸在荒涼的希利甦斯沙漠駐軍啊。

    你方不方?

    方。

    好巧啊。

    巧什麼?

    我也好方。

    庫爾提拉斯海軍與希利甦斯的暗夜精靈駐軍一起心方方的局面,對卡洛斯斡旋上層精靈與暗夜精靈的雙邊關系提供了巨大的幫助。

    戴林的心腹手下在卡洛斯派往希利甦斯的特使登船後,對于特使提出的請求表示強烈的憤慨。

    這不是拿庫爾提拉斯的豆包當奧特蘭克王國的干糧嗎?

    因為特使要求戴林普羅德摩爾對暗夜精靈進行一次炮擊演習。

    **裸的炫耀武力。

    但是戴林普羅德摩爾卻依靠個人的威望壓下了所有反對者的聲音。

    不是因為卡洛斯,或者說不單單是因為卡洛斯。

    聯盟的海軍上將,庫爾提拉斯的實權統治者,普羅德摩爾家族的當家,戴林普羅德摩爾,是一個人類至上主義者。

    “卡洛斯知道你的提議嗎?”

    “陛下說了,必須讓暗夜精靈明白,他很不滿。”

    “那麼統治長耳朵們,我要給他們看看咱們聯盟的大寶貝。”

    海軍上將笑的開心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