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238章 螃蟹一啊爪八個,兩頭尖尖這麼大的個,你夾我啊我拽你,誰也別想逃出去。

第238章 螃蟹一啊爪八個,兩頭尖尖這麼大的個,你夾我啊我拽你,誰也別想逃出去。

    </script>“為什麼要撤退,攻破獸人的海岸大營,對你的威望和戰略態勢有莫大的好處。”

    奧蕾莉亞看著一臉陰沉的卡洛斯,發現周圍沒有人敢靠近自己國王的低氣壓圈,抓住機會走了過去。

    攻擊準備已經做好,戰略物資全部分發到位,臨時轉進,軍官們都忙成一鍋粥。

    “因為總要有人當傻子。”

    卡洛斯顯得非常的郁悶。

    “能說說嗎,到底怎麼回事?”

    “你覺得聯盟是什麼?”

    卡洛斯的問題問的非常古怪,讓奧蕾莉亞根本不知道如何回答,幸好卡洛斯也沒有讓奧蕾莉亞回答的意思。

    “想想我們還真是幸運啊,自私和貪婪是生物進化的本能,猜疑和戒備是保證個體生存的防衛機制,一切都是為了活下來,為了延續後代。從生物性上來說,這些都是有利的,也稱不上原罪。但是從個體的高度提升到整個種族,自私、貪婪、猜疑,這些都是讓人痛恨的東西。聯盟是為了對抗部落而組建的一個軍事共同體,把各自為己的人類王國統合成了一個利益共同體。贊美安度因.洛薩,如果沒有他這個索拉丁的血裔牽頭,就憑我們這些人,獸人打到家門口了也組建不起現在這個聯盟。雖然我想說我為聯盟做出了不少貢獻,但是不可否認,泰瑞納斯和他的米奈希爾王朝才是聯盟的絕對主力,洛丹倫王國才是聯盟的核心。”

    “但是這和你撤軍有什麼關系?”

    奧蕾莉亞從卡洛斯零碎的言語中察覺到一絲不安。

    “你知道我在奧特蘭克的反對者有多少嗎?”

    “不知道。”

    “敢明目張膽跳出來反對我的都已經被我們巴羅夫家族和盟友摁趴下了,但是依然有不少陽奉陰違的家伙和假裝臣服的東西。”

    “這很正常,我們奎爾薩拉斯也一樣。”

    “泰瑞納斯的反對者比反對我家伙的多得多。”

    卡洛斯思維上的跳脫讓奧蕾莉亞跟不上節奏。

    “你知道攻破達拉然的獸人是哪來的嗎?”

    “我也很好奇。”

    “是進攻奎爾薩拉斯那一支獸人軍隊。”

    “這不可能!”

    奧蕾莉亞露出似是而非的笑容,就如同听到什麼天大的笑話。

    “獸人真是可怕啊,鋼鐵般的意志。鋼鐵般的行動力,鋼鐵般的軍紀。就是你口中不可能那支獸人軍隊,在群山中走了兩個月。繞過了你們的王子,繞過了斯坦索姆的守衛。繞過了我們所有人的哨兵,繞出了一片新天地。軍報上說一群衣衫襤褸的獸人在地獄火雨的掩護下摧毀了克洛斯群島。”

    “你們不是成功摧毀了獸人的地獄火發射場?”

    奧蕾莉亞不解的問道。

    “是的,我們摧毀了發射場,但是那些已經被送入虛空中的地獄火,我們毫無辦法。”

    “這真是個悲傷的故事……”

    “重要的不是這個,達拉然被攻破,說句實在話,關我何事。重要的是達拉然被攻破之後。”

    “嗯?你是說!”

    奧蕾莉亞不愧是常年領兵的人,一瞬間就掌握到了問題的關鍵。

    “光靠地獄火不可能毀滅達拉然的魔法防御體系,獸人登上了克洛斯群島。”

    “獸人應該沒有時間造船才對。是達拉然自己的船!”

    “對啊,觀光游艇,法師們的私人游輪,運送物資的貨船。聯盟數次征召運輸艦艇,那幫法師都不回應,寧願放在洛丹米爾湖里長青苔,這回好了,送給獸人了。全部送給獸人了。”

    “更糟糕的是有了船只,獸人可以直接蛙跳洛丹倫城了!”

    “這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洛丹倫現在是座空城。”

    “洛丹倫城有二十萬居民啊!”

    “然而不到三千守軍。”

    “怎麼會!”

    怎麼不會。整個事件自己也推了一手啊!

    洛薩為了這次的作戰計劃,向泰瑞納斯索求更多的物資和軍力。洛丹倫城內的大貴族們已經對國王數次征稅有所不滿,為了不激化矛盾,泰瑞納斯以金幣換免徭役的方式,用忠于米奈希爾王室的軍隊填補了原本應該由貴族領主提供的那部分兵員。而貴族領主們在表示臣服的同時,也將私兵都遣散出洛丹倫城。

    如果沒有這只獸人軍隊,一切都很完美,泰瑞納斯在後方極限運營,洛薩在前方只管a過去就對了。

    但是作為天塹的洛丹米爾湖已經不再是保衛洛丹倫的屏障。這只獸人軍隊只要出現在洛丹倫城外,誰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

    獸人還有多少地獄火可以用。洛丹倫城空虛的守軍是否守得住那整整十七公里長的城牆,一切的一切都是未知數。

    更可怕的是奧格瑞姆不計損失的強攻。聯盟和部落在北方已經打成了一鍋粥,雙方都在拼一口氣,誰先受不了,誰基本就輸了這場戰爭。

    在最關鍵的時刻,即使是一個假消息————洛丹倫城破了,也會引起雪崩般的連鎖反應。

    “洛丹倫城那麼多居民,只要動員居民幫助守城……”

    “得了吧,奧蕾莉亞,有血性和膽色的好小伙已經在北邊和獸人戰斗了,你指望那些寧願多交稅也不願意參軍的家伙?”

    “那怎麼辦?”

    “怎麼辦,撤軍啊。”

    “但是就算你撤軍,也不可能一夜之間感到洛丹倫城啊?”

    “我已經用魔法通訊轉告了洛薩元帥我要北上的消息。”

    “你是想……”

    “就算部落獸人得不到消息,讓那些正在苦戰的聯盟勇士得到消息也是好的。”

    “這可真糟糕……”

    “所以我們兩個的這段對話不要告訴其他人。”

    “我知道的。”

    其實問題本身沒有那麼嚴重,無論是讓壁爐谷、安哈多爾、還是洛薩分兵救援,再如同奧蕾莉亞說的那樣,發動洛丹倫城的民眾幫忙守城,獸人一時半會也不可能攻破洛丹倫城那堅實的城牆。

    但是為了算計泰瑞納斯,為了布瑞爾換安哈多爾的計劃,為了和米奈希爾家族聯姻,卡洛斯和阿歷克斯兩父子在背後使了不少手段,泰瑞納斯的處境現在非常的糟糕。

    人心浮動,這才是最惱火的事情。

    “我這算不算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卡洛斯特煩惱。(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