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239章 謠言止于智者,動亂起于智障

第239章 謠言止于智者,動亂起于智障

    </script>

    達拉然被獸人滅啦!

    達拉然被獸人滅啦,但是沒有滅干淨!

    達拉然其實沒有被滅,是法爺們不想繳納戰爭稅咯!

    達拉然到底被滅沒有啊,今天糧價又漲了!

    克洛斯島被屠了,紫羅蘭城堡沒事。

    克洛斯群島在哪里,關我鳥事,我只關心達拉然到底被滅沒有。

    鄉間田野,流言蜚語不斷,平民百姓的淳樸和愚昧就如同連體嬰兒一般讓人又愛又恨。

    消息已經確認,部落偷襲克洛斯群島,達拉然百年輝煌毀于戰火,但是有安東尼達斯和肯瑞托議會最精華那部分法師坐鎮的紫羅蘭城堡毫發無傷。

    震怒的安東尼達斯終于統一了所有達拉然法師的意志,達拉然的法師們準備撩衣服露胳膊親自下場肉搏了。

    這是個好消息。

    奎爾薩拉斯王國終于把祖阿曼給擼平了,祖金斷手逃生不知所蹤,巨魔伏尸百里,一蹶不振,阿納斯塔里安.逐日者給予聯盟肯定的答復,一個月內銀月城大軍盡出,參加對獸人部落的征戰。

    這真是個大好消息。

    但是這些遠水解不了近火的好消息,一點解不開泰瑞納斯的憂愁。

    銀松森林與希爾布萊德丘陵交界的關隘,聯盟和部落在短短十天內打出了三萬對一萬七的戰損比。

    從戰損比上看,人類仿佛佔了優勢。在習慣了三比一,二點五比一的戰損比後,這一次一點七的戰損比簡直感人。

    但是在高戰損比的背後,是聯盟主力陣地退後了二十公里。

    魔法通訊不是萬能的,沒有法師塔定位輔助,超視距通訊是奧術系*師的專屬領域。雖然在得到消息的第一天。泰瑞納斯就開始收縮兵力,征召雇佣兵,調集附庸。準備應對獸人可能發動的攻擊。

    雖然洛丹倫城不是一日建成的,這座城市是艾澤拉斯人類文明史上的瑰寶。厚實的城牆和三面環水的優異位置讓任何試圖進攻洛丹倫城的軍隊都頭痛不已。

    但是守軍不足,再好的城也守不住啊!

    即使諸方用力,泰瑞納斯也僅僅將守軍擴充到六千人而已。

    已經到極限了。

    秩序的保障是武力,但是秩序的延續靠的是慣性。

    發動居民是一定的,但是平民上城牆就是個悲劇。

    平民就是平民,士兵就是士兵,即使民兵也是需要常年訓練的。隨便幾千美元訓練過弓弩,不會使用攻城器械的平民就能守城。那各個王國還訓練專業士兵做什麼。

    更可怕的是抽調平民,對于社會秩序的破壞是巨大的。

    反正要死,還不如死前爽一把————總是有那麼些畏懼獸人刀斧而不畏懼同胞劍刃的奇葩。

    在從眾心理下,恐慌帶來的暴亂遠比獸人的進攻更加可怕。

    永遠不要高估人性。

    洛丹倫城匯聚了泰瑞納斯太多的心血,他實在不願意讓戰火將洛丹倫城染成鮮紅的顏色。

    所以,在做完所有可以做的準備工作之後,泰瑞納斯還是發出了給洛薩的書信。

    求援。

    屬性輾轉兩日後,終于送到了正在前線救火的洛薩手中。

    大皇家之劍還在淌血,鐵馬兄弟會的戰旗高高飄揚在尸橫片野的戰場上。

    縱然術士與劍聖齊發,狼騎伴科多獸咆哮。洛薩依然贏了,這個地中海男子不僅僅軍略了得,武藝更是超凡。

    深深吸了一口氣。用盡全力將大皇家之劍插在地上,洛薩取下因為血液干涸而變得粘手的鏈甲手套,然後將手掌在護裙側擺的布料上擦了擦,才接過書信。

    “泰瑞納斯糊涂啊!”

    看完書信,洛薩大驚失色。

    洛薩知道持續的往前行運兵,聯盟後方必然空虛,但是沒有想到居然空虛到這種程度。二十萬常住人口的洛丹倫城,居然只有兩千多皇家衛兵鎮守。

    卡洛斯.巴羅夫為了把駐守在斯坦索姆北地要塞的奧特蘭克士兵調到希爾布萊德丘陵戰場,向泰瑞納斯發了通函。這個事情洛薩是知道的。

    但是壁爐谷不滿斯坦索姆的懦弱,而拒絕調兵是洛薩沒有想到的。我壁爐谷子民為了抗擊部落。哪個母親沒有兒子上戰場,大小領主全家男丁出動的也不在少數。你斯坦索姆地區安居後方,連巨魔都擋不住?干脆連老婆女兒也讓我們壁爐谷男子幫你守好不好啊!

    地域情感這東西沒法說事,本來壁爐谷就是領主制,斯坦索姆地區是郡縣制,斯坦索姆作為米奈希爾家族的直屬領地,泰瑞納斯只好在和壁爐谷的領主們商量無果之後,將洛丹倫城最後一支機動兵力————皇家衛隊抽調了一半前往斯坦索姆地區進行衛戍工作。

    然而就是這一來一去,獸人是直接敏銳也好,是踫運氣踫到也好,將將的抓住了洛丹倫城最虛弱的時機。

    如果是從陸路進攻,洛薩一點都不擔心,洛丹倫三面環水,正面城防堅實異常,光憑獸人一支偏師是打不破的。但是擁有了船只,獸人就能從任意一個方向進攻,僅憑洛丹倫城現在那一點守軍,全部派上城牆也防備不過來啊!

    正面拼殺的這麼凶,已經有七的軍團拼掉了編制,七萬人看起來挺多的,但是在這麼大強度的正面戰場,連預備隊都留不出來,各個軍團只能輪換休整了,自己拿什麼回援?

    伏兵,有,但是一但動作,就起不到奇兵的功效了,原本的包圍伏擊戰就變成了和部落的正面死磕。

    洛薩糾結再三,忍不住長嘆一口氣,人算不如天算啊。

    “讓格里安.斯托曼來見我。”

    侍衛听到了洛薩的命令,快步離開。

    這時候,第二名傳令兵迅速來到洛薩身邊。

    “元帥,急件。”

    洛薩想了想,將泰瑞納斯的書信疊好,放進了胸甲的夾層,然後接過新的文件。

    “好消息。”

    洛薩用夸張的表情哈哈大笑,然後在周圍人疑惑的表情下大聲喊道︰“奧特蘭克和激流堡的援軍到啦!獸人的末日不願啦,哈哈哈哈哈。”

    友軍到達的消息總是振奮人心,所有人都開心起來,歡呼起來。

    然後遠方的人看一群當將軍的這麼開心,肯定是有好事情,跟著笑吧。

    一個軍團開歡呼,遠方陣地的人自然要打探究竟,發生什麼了?

    援軍來了?

    哦,好啊!

    跟著歡呼吧!

    到最後,即使不知道確切消息的軍團也跟著歡呼起來。

    發生什麼了?不知道啊!

    在緊張的氛圍下,人類的情緒莫名其妙的就嗨了起來,哪怕援軍還在五百公里之外。

    “將軍,急報,獸人三個千人隊沖擊第一零一軍團的防御陣地,軍團長陣亡,現在需要增援!”

    第三名傳令兵乘騎戰馬奔馳而來,人未下馬話以傳完。

    “讓……”

    洛薩突然發現手下的救火隊員不溝通了,圖拉揚、烏瑟爾、提里奧.弗丁,所有能夠執行這種強襲任務的干將都不在身邊。

    自己手下能夠領兵作戰的將領不少,能夠百人斬的卻一個不剩。

    誰沒有私心,誰沒有好友,為了展現自己公正的一面,作為暴風城最後精銳的鐵馬兄弟會已經在洛丹倫陣亡了一半。

    看著這些跟隨瓦里安,或者說跟隨自己北上的暴風遺臣,洛薩突然說不出話來。

    兄弟會的成員們實在是太累了,亢奮的心情可以欺騙自己,卻欺騙不了敵人,精疲力竭的勇士也不是農夫的對手,自己還能再要求他們些什麼呢?

    但是洛薩最後還是咬破了嘴唇。

    “兄弟會的勇士們,讓我們給那些狂妄的獸人些顏色瞧瞧,勝利屬于聯盟!”

    “勝利屬于安度因.洛薩!”

    “元帥萬歲!”

    “調遣第七軍團加入支援序列。”

    洛薩對自己的副手說道。

    “但是第七軍團兩天前才從前線推下去,現在空員一半以上啊!”

    “王牌軍團就要有王牌的做派,傳令去,你可以告訴第七軍團,他們可以不來。”

    “……是的,元帥。”

    拔起大皇家之劍,安度因.洛薩明白,公正和義理才是自己的立身之道。

    復國之路艱難無比,必須用忠臣熱血鋪成,如果自己猶豫了,畏縮了,那麼暴風王國就真的完了。

    “元帥,您找我。”

    看見洛薩重新上馬,格里安.斯托曼趕緊上前去。

    洛薩在格里安.斯托曼小聲囑咐了幾句,便率領鐵馬兄弟會呼嘯而去。

    戰場在呼喚洛薩之名。

    而洛丹米爾湖南岸的一間小木屋里,古爾丹撫摸著一本魔法文獻興奮不已。

    找到了,找到了,薩格拉斯之墓的線索,找到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