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655章 山坡那邊紅花夕陽滿天開

第655章 山坡那邊紅花夕陽滿天開

    決定戰爭勝負的從來不是什麼魔法,更不是幾件武器,是人!

    魔法是工具,武器是工具,人也是工具!

    啊?剛才不是這麼說的?

    你听錯了,人也是工具,只不過高級點的叫工具人。

    活著為了什麼?

    當然是為了!

    當然是為了屁股!

    啊呸,當然是為了正義!

    ……

    戴林普羅德摩爾酒後失言,即興演講為艾澤拉斯留下了永世不朽的《論工具人與正義》。

    雖然事後官方咽喉反復強調這是杜撰,是詆毀,是造謠,但是希利甦斯的海灘上,上千號真實系猛男為自家海軍上將吶喊助威的篝火晚會上,聯盟黨爭的雛形已經出現。

    我是屁股黨,您呢。

    一場炮火演出,帶給暗夜精靈的觸動很大。

    雖然想當一部分觀看了人類艦隊炮火表演的暗夜精靈軍官們表示這些火炮能干的事情,投刃車一樣能干,德魯伊法術效果更好

    但是在範達爾鹿盔等高層眼中,他們意識到,在遙遠的東方,人類的國度,一個與暗夜精靈全然不同的文明已經興起,鐵與火正在和魔法爭輝。

    這是理智做出的判斷,與感情無關。

    所以暗夜精靈只是用角鷹獸搭載戴林與他的艦長們去塞納里奧議會的要塞看看大漠夕陽的余暉映紅漫天的蟲群,人類就通通閉嘴了。

    贊美艾露恩,希利甦斯距離東部王國太遠,而其拉蟲人離暗夜精靈太近。

    雖然漫天的異種蟲並非其拉蟲人的主力,但是這種壓倒性的數量面前,戴林覺得人類並沒有什麼可以應對的方法,至少他想不出來。

    然而暗夜精靈有。

    漫天的箭雨,絢爛如煙火的德魯伊法術,狂風與雷霆听從暗夜精靈的號令,這個萬年帝國的正統延續用絕對的實力將一場巨大的災厄封閉在了遠離人類視線之外的荒漠長達數千年時間。

    值得尊敬。

    頭天晚上的狂歡宿醉,被塞納里奧一日游的現實打了個臉頰通紅,之前秀肌肉的行為現在看來是如此的幼稚。

    戴林意識到了這個問題。

    暗夜精靈應該是人類的朋友,而不是敵人。

    但是鴨子可以死,嘴殼必須硬,男人怎麼可以說不行!

    “嗯,這確實是個問題,我可以為你們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幫助……”

    “太好了,正好因為之前娜迦海妖的封鎖,我們運力吃緊,您看……”

    好像……上當了?

    戴林普羅德摩爾不是很確定。

    暗夜精靈普遍的傲慢來自悠久的歷史、漫長的壽命與不朽的功績。

    雖然不願意承認,但是人類與暗夜精靈相提並論,明顯暗夜精靈更有天選之子的模樣。

    所以暗夜精靈的驕傲是有道理的。

    但是能當大官的沒有傻子。

    範達爾鹿盔根本不在意戴林普羅德摩爾的炫耀,他看中的是庫爾提拉斯龐大的海軍艦隊。

    娜迦海妖不計損失的封鎖,暗夜精靈雖然打出了非常漂亮的戰損比,但是艦船的損失著實嚴重,希利甦斯的運力實在很吃緊,這時候一支規模龐大的人類艦隊,不想辦法用用才是真sb。

    周二看煙花,晚上吃少看,周三坐飛雞,莫名談生意。

    緊密的行程,暗夜精靈用大量沖擊性的畫面說服了海軍上將戴林同意搭載暗夜精靈的傷病與輪換人員走海路途經羽月要塞返回奧伯丁,並且滿載貨物南下。

    這一切都是給錢的,並且暗夜精靈允諾的報酬換算成人類世界通用的金幣,數量還真不少。

    這筆買賣是雙贏的典範,跟隨海軍上將遠渡重洋,艦長們不是沒有怨言,不過憋著而已。

    但是現在有了暗夜精靈買單,戴林的個人威望要上天了。

    唯一的問題,卡洛斯怎麼辦?

    某種意義上,範達爾鹿盔截了卡洛斯的胡。

    所以當戴林前往埃雷薩拉斯之後,很有些不好意思。

    小錢錢,真滴甜,兄弟,你懂的。

    “沒有關系,當人財路猶如殺人父母嘛,真兄弟,怎麼能干這種事兒?我這邊的運費,給我打個八折?”

    “行,沒問題!”

    笑里藏刀的討價還價完全沒有沖淡久別重逢的喜悅。

    隨著靈魂之井的危機解除,希利甦斯的局面緩和,暗夜精靈的兵力開始回調,而位于菲拉斯的羽月要塞就是很重要的一個節點。

    埃雷薩拉斯的上層精靈是真的怕了。

    托塞德林王子還活著的時候民眾還感覺不到什麼,反正天塌了也是王子頂著。

    現如今,曾經的同胞隨時可能打過來,上層精靈終于想起了當年的卡多雷帝國。

    雖然上層精靈才是卡多雷帝國的統治階級,但是瑪法里奧領導的那支暗夜精靈才是繼承了帝國主體的政權。

    真打過來,誰跟你扯什麼法理。

    尤其是整個菲拉斯都屬于古埃雷薩拉斯,整體道路情況良好,暗夜精靈在希利甦斯的大軍轉個彎兒,還真不費勁兒。

    卡洛斯不理解上層精靈的恐慌,因為他明白泰蘭德可能做得出這麼扯淡的決定,萬歲少女一直很感性,嘀咕幾句艾露恩該怎麼做呢怎麼做說不定就下了決心完成暗夜精靈的偉大統一。

    但是瑪法里奧以及還沒瘋的範達爾鹿盔都是合格的政治領袖,他們不會用如此粗暴的方式攻打埃雷薩拉斯。

    不過這和卡洛斯有什麼關系,埃雷薩拉斯的恐慌蔓延本來就有他在在背後推波助瀾。

    就如同他不能指責戴林的理由一樣,海軍上將在賺暗夜精靈的轉運費,他卡洛斯不是一樣在發上層精靈的戰爭財。

    大家脫了褲子屁股都不干淨,何必互相難堪。

    更何況戴林普羅德摩爾萬里來援的情分,是要銘記于心的。

    所以卡洛斯帶著戴林在充滿異域風情的埃雷薩拉斯開開心心的玩了好幾天,玩的海軍上將的禿頂問題愈發嚴重為止。

    “我替暗夜精靈跑船真的不影響你的計劃?”

    “不影響,這麼多人,早幾天晚幾天關系不大。”

    “那就好,主要在希利甦斯那遮天蔽日的蟲群,真的嚇到我了,跟當年的獸人差不多。獸人只是黑暗之潮,蟲群可是遮天蔽日的黑暗海嘯啊!”

    “出去吧。”

    卡洛斯揮了揮手,上層精靈的侍女們離開了洗浴室,空曠的魔法泉水池里,只有兩個赤條條的肌肉男。

    “忍了很久了吧。”

    卡洛斯問道。

    “換個人,我見面就是一刀,不過卡洛斯你,我相信你會給我個解釋的。”

    “當然,當年我可是戰斗在與部落對陣的第一線。”

    “那麼說說吧,那些獸人怎麼回事,卡洛斯,說服我,否則後果很嚴重。”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