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656章 月亮下山太陽還沒爬上來

第656章 月亮下山太陽還沒爬上來

    “雖然我離開了十年,但是當初的討論我可是參加了的,用問題回答問題雖然不禮貌,卻是很效率的方法。那麼戴林大叔,我們為什麼不處死所有的獸人俘虜,回答我這個問題。”

    “仁慈、博愛、美德、寬恕,我們是勝利者。”

    戴林面帶虔誠的說道,然後抬起拳頭重重砸在水面上,發出沉悶的響聲。

    “別偷換概念,卡洛斯,你的問題,答案顯而易見,我們不能,也不敢。獸人是自己敗的,我們敢明目張膽的舉起屠刀,那些獸人就敢叛亂。外面的獸人沒有殺干淨,內部再一亂,這仗還怎麼打?這些道理我都知道,我問的是你為什麼重新武裝獸人!”

    戴林非常想如同往常一樣利用自己強壯的身軀在與人會談時制造壓迫力,尤其是浴室啊桑拿房這種**相見的時候,大胸弟的嗓門就是比其他人大,這叫話語權!

    然而

    “大叔,淡定,我會詳細解釋的,你別湊過來。”

    卡洛斯略帶嫌棄的推開了戴林,水手的生活苦逼,海軍上將也好不到哪兒去,長期航行缺乏維生素造成的後果就是戴林有口臭,一個星期的調理明顯治根不治本。

    “你們庫爾提拉斯沒有關押獸人,是吧。”

    “嗯,我花錢和索拉斯談妥了,應該由我們庫爾提拉斯關押的那部分獸人戰俘由托爾巴拉德監獄代為看押。”

    說完,戴林砸了咂嘴補充道。

    “我怕我忍不住把那些綠皮炮決了,你們臉上不好看。”

    卡洛斯理解的點了點頭。

    “所以你了解現在洛丹倫的情況嗎?”

    “哪個洛丹倫?”

    戴林一語雙關的問道。

    “大的那個。”

    “哈哈哈哈,活該。”

    “小的那個呢。”

    “死。”

    “是啊,我也這麼覺得,所以我必須做點什麼。”

    “所以你把最好的盔甲和武器發給了獸人!”

    戴林瞪圓了眼楮,大有一言不合立刻哲學的氣勢。

    “怎麼可能,最好的自然要給自己人用。”

    “嗯,這還差不多。”

    卡洛斯是不可能解開解束縛在獸人身上的鐐銬,這是他的身份地位決定的,對此戴林非常清楚,這也是他願意听卡洛斯說那些陰謀算計的原因,海軍上將真正關注的不是卡洛斯做了什麼,而是他的態度。

    “當初那一仗大的不夠干淨,燃燒平原那些黑石氏族的殘余重新推舉了大酋長,這個你應該知道吧。”

    “自然,烏瑟爾帶著阿爾薩斯在南邊打個跟一坨狗shi一樣。”

    戴林不屑的點評道。

    “所以洛丹倫內部善待獸人的論調現在重新抬頭了。”

    “哈!老東西死完了嗎?真該把說這些話的家伙送上絞刑架!善待獸人,那誰來善待我們這些當年為了全人類打生打死的老兵?”

    “不奇怪,大量的獸人俘虜現在在洛丹倫干著開礦伐木種地修路的活計,不要錢,隨便用,死了連挖坑埋都不用人類自己動手,多好的綠皮大牲口。”

    “你是說”

    “不是我說的。”

    卡洛斯有些苦澀的搖了搖頭。

    洛薩爵士還活著的時候,聯盟內部就因為是否要跨過巴拉丁海灣南擊部落發生過激烈的意見沖突。

    出現這種內部沖突的根本就是利益的得失算計。

    本土戰雖然有利于防守,但是對生產秩序的破壞也是驚人的,當時的聯盟雖然贏了是不假,但是傷筋動骨也是實實在在的情況。

    為了推動南征,洛薩爵士與泰瑞納斯進行了大量的利益讓步,這其中就包括卡洛斯背地里推波助瀾的“部落戰利品”。

    然而事實證明,這是假的。

    獸人洗劫暴風城奪得那點財報早就用來收買情況賄賂中立種族,哪里給洛丹倫的人類留下什麼財富。

    卡洛斯迷失星界時,圖拉揚為了推動第二次德拉諾遠征戰役,有樣學樣,畫了更大的餅,反正他人回不來了,根本不怕債主上門。

    然而只付出沒匯報的領主貴族們自然而然的將目光偷到了獸人俘虜身上。

    並不是泰瑞納斯的仁慈拯救了獸人,而是人類的貪婪要求獸人必須活著。

    戴林只是懵懵懂懂的隱約感覺到了這件事背後的利益脈絡,但是卡洛斯卻知道一個活生生的類似例子————另一個世界,另一場二戰,德意志帝國。

    “當年我的失蹤實在太倉促了,洛薩爵士死後,只有我有那種統合力去促成消亡獸人這個種族的計劃。”

    “但是你失蹤了。”

    “是的,我失蹤了。”

    說完,戴林與卡洛斯兩個人都沉默了。

    “獸人這個種族的可怕,其他人不懂,你懂,我也懂。兩次獸人戰爭,打的真不干淨。”

    “半途而廢。”

    “那些貴族老爺們只看到了獸人是好用的苦力,只知道自己的錢袋子,只有在屠刀架在脖子上才會想起我們這些為了全人類的生死存亡而奮戰過的戰士。”

    “是啊,但是這和你的所所為有什麼關系?”

    戴林從池子旁的托盤上拿起酒杯,一口而盡,他是老憤青不假,卻不是傻子。

    “獸人的復興擋不住了,至少人類是擋不住了。”

    “什麼意思?”

    “格羅姆地獄咆哮沒有死。”

    “那個雜碎沒死?哈哈哈,當然沒有死,泰瑞納斯那些將軍已經宣布擊斃了它七次,它當然沒有死,哈哈哈哈哈。”

    戴林笑的很惡意。

    “泰瑞納斯遇刺了。”

    “听說刺客偽裝成了你兒子。”

    “就是我兒子。”

    “!!!”

    戴林被震驚的說不出話。

    “一個邪惡的法術控制了阿爾馮斯。”

    卡洛斯想起這檔子破事就身心俱疲。

    “你覺得我為什麼有時間來卡利姆多這片陌生的大陸搞這些勞什子的事情?”

    “我怎麼知道!”

    “因為在洛丹倫,我一個字不能說,一件事不能做,說什麼都是別有用心,做什麼都是在犯錯。”

    卡洛斯林林總總的將詛咒教派的事情掰碎了告訴了戴林,以至于兩個人泡澡皮都起皺了。

    離開水池子,躺在躺椅上,卡洛斯繼續說著自己得出的結論。

    “所以我離開了。在有心人眼里,我的蹤跡是隱藏不住的,我在等他們動。”

    “嗯,這件事我明白了,但是獸人呢?”

    戴林再次將話題繞了回去。

    “大叔啊,你還是不明白。不是你想象的那種爭權奪勢的小陰謀,而是不亞于當年那場戰爭的大事件。人類,已經沒有繼續關押獸人的余力了。”

    戴林不置可否的咧了咧嘴角。

    “要麼全殺了,要麼叛亂必定發生,部落,多麼熟悉而陌生的一個詞兒啊。”

    卡洛斯無奈的搖了搖頭。

    “所以,你準備自己搞個部落出來?”

    “你也可以稱之為分化。”

    卡洛斯拿起一個圓果子,單手掰成了兩半,遞給戴林半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