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657章 愛的魔力轉圈圈

第657章 愛的魔力轉圈圈

    被艾露恩打落神壇這件事本身,就透露出不尋常的信息。

    戴林是種族主義者不錯,但又不是傻子,在得知卡洛斯的計劃是拉一波打一波,施恩獸人以制獸人後,果斷的接受了卡洛斯的工具人理論。

    結果好,一切都好,結果不好,再想辦法變好,來來來,喝酒吃肉。

    于是,話題朝著八卦的方向發展,自然而然的就聊到了半神身上。

    “那是什麼感覺?”

    普羅德摩爾家族有著自己的神秘,但是與半神的境界相比,明顯差了一截。

    戴林有些向往的問道。

    “明白人。”

    卡洛斯很抽象的用了一個組合詞回答。

    原本,他想用天地玄牝萬法其中這句話來為半神做注解,但是文明的差異語言的桎梏令卡洛斯根本無法做出信雅達的翻譯,最終只能罷。

    “額,幾個意思?”

    戴林有些懵逼又有些若有所得的感覺。

    “你覺得神靈應該是什麼樣子,或者說怎麼樣的存在才能被稱神靈。”

    卡洛斯反問道。

    “嗯全知全能吧。”

    戴林稍思考就給出了自己的答案,一個理所當然的答案。

    “很好,那現在你覺得半神應該是什麼樣的存在。”

    “知道我還問你干嘛。”

    戴林直接懟了回去。

    “我”

    卡洛斯忍了忍,放棄了循循善誘的方式,直接給出了答案。

    “半神,就是神靈的一半,如果神靈是全知全能,那麼半神便是全知。”

    “咦!不是全能呀!”

    戴林發出了驚訝的聲音。

    “少看點達拉然發現的,你被毒害的不清。沒錯,知識就是力量這句話確實是普世真理,但是人類是有極限的,法師也同樣存在能力上限,不是所有知識都能被轉化為力量,所以全知不等于全能。”

    卡洛斯頗為感慨的解釋著。

    即使艾澤拉斯這樣的高魔世界,對于力量本質的研究依然是極小部分人的專利,戴林普羅德摩爾這樣的一國之主,在見識方面,依然是欠缺的。

    “如果半神是全能的,就不會死掉那麼多咯。”

    “半神死過很多?”

    “很多。”

    “我怎麼不知道!”

    “暗夜精靈的小孩子都知道。”

    “要點臉,按歲數講,全tmd是大爺!”

    “你還想不想听我說了?”

    “我閉嘴,您繼續。”

    洗澡堂子講騷話,顏面可以先扔一邊,戴林果斷認了個慫。

    “我也是踏出那一步才明白,成為半神,帶來的最大好處並不是力量的增長,而是生命層次的提升。”

    卡洛斯停頓了片刻,思索著該怎麼用凡人種族匱乏的詞匯向戴林闡述那種感覺。

    “這是人類的錯覺,達拉然其實錯了。”

    普羅德摩爾家族同樣是提瑞斯法議會的資金來源,卡洛斯認為戴林能明白,就沒有說破。

    “並非是強大的力量促成了半神之境,不是的。”

    “不是?!”

    戴林完全理解不了卡洛斯想表達什麼。

    “不是,以前我以為是,並且我成功了。但是不是,在我踏進半神之境後,我才發現,根本不是。”

    戴林露出了驚愕的神情,卻沒有再發出任何聲音,他默默的等待著卡洛斯繼續說下去。

    “你看這個果子。”

    卡洛斯重新拿起一個果子。

    “我們可以從橘紅色的外皮以及散發出的氣味來推測出它擁有酸甜的味道。”

    戴林已經有些懵逼了,茫然的點了點頭。

    “也就是說這一切只是我們從過往的經驗得出的推論,在真的吃它之前,它是什麼味道,我們並不知道,里面有沒有蟲子,我們也不知道。”

    戴林仿佛有點明白卡洛斯的意思。

    “但是半神不一樣,成為半神後,我只是看它一眼,我就知道關于它的一切,世界本身給了我答案。”

    “不是通過推論得出結果,而是結果就在你眼前,全知是這個意思嗎?”

    “差不多。因為成為半神之後,知識來的太過輕易,所以力量的增長過于明顯,所以給凡人物種一個錯覺,或者說錯誤的推論,是力量的增長促成了生命的進階,本末倒置了。”

    “等一下,卡洛斯,听你說這些,我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你說。”

    “如果不是因為力量促使你成為半神,那麼是什麼?”

    海的老岳父敏銳的發現了這個邏輯漏洞。

    “嗯。”

    卡洛斯由衷的感到高興,忍不住點了點頭,有個可以不計身份暢所欲言的朋友是何等幸運的事情。

    “艾露恩降我打落半神之境時,我是憤怒的。”

    “真的有月神艾露恩?”

    “有。”

    “你親眼看見了”

    “看見了。”

    “靚不?”

    “滾。”

    “哎,不夠意思了啊,是不是男人,那可是艾露恩!”

    “尊敬的月神閣下,這個老流氓所講的一切都和我卡洛斯巴羅夫沒有半點關系。”

    卡洛斯做出虔誠禱告的動,然後補充了一句。

    “那可是真神。”

    “額,尊敬的月神閣下,您的仰慕者戴林普羅德摩爾向您獻上最真摯的敬意。”

    聯系之前一大堆鋪墊,海軍上將果斷的向“全知全能”的月神認慫。

    “你知道嗎。”

    卡洛斯轉進了話題。

    “有話直說!”

    戴林給了他一記白眼。

    “被打落半神之境的我,更強了。”

    “哈?”

    戴林不明白卡洛斯什麼意思。

    “假如,是那一位給了我補償,你覺得這說明什麼?”

    戴林花了三杯酒的時間才明白卡洛斯究竟在說什麼。

    “我對靈魂之井的事情一無所知,無法給出什麼有用的建議。”

    “那就以一個生意人的角度來分析呢。”

    庫爾提拉斯人都是生意人,這個說法並沒有毛病。

    戴林猶豫了片刻,才謹慎的開口。

    “那一位不想你知道靈魂之井到底有什麼用,或者說當時發生了什麼。”

    “是啊,實際上我也是這麼認為的。你看,用經驗推論,其實也能得到結果,有意義嗎?”

    卡洛斯咬了一口手里的果子,汁水甘濃,微酸帶甜,很是可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