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658章 你突然之間不說話看著我的眼

第658章 你突然之間不說話看著我的眼

    “如果沒有永恆之井,這是艾澤拉斯算什麼?”

    浩瀚宇宙當中一顆偏遠的小星球。

    “如果沒有永恆之井,艾露恩又算做什麼?”

    高高在上的月神啊,遠離這個人間吧。

    大地的守護者,在干涉完靈魂之井後,悄無聲息的返回了深岩之洲。

    耐薩里奧並不畏懼艾露恩找他麻煩,因為黑龍王知道,月神的本體在億萬光年之外,失去了永恆之井為媒介,艾露恩每一次貫徹自己的意志都需要漫長的時間繼續能量。

    這一次有卡洛斯背鍋了,艾露恩是沒有余力再找自己麻煩的。

    因為那清冷的白月光,從來不曾真正的降臨艾澤拉斯。

    夠了,所有的一切都已經夠了,克羅米用超越生命的代價傳遞來的消息,無論是真是假,都值得期待。

    這無聊的循環,這無盡的苦難,該做個了結了。

    為泰坦賜福的星球守護者,耐薩里奧見證了巨魔帝國的輝煌,見證了暗夜精靈的崛起,親自參與了天崩地裂之戰。

    世人誹我謗我辱我罵我那又如何。

    兄弟咒我罵我痛我恨我那又怎樣。

    耐薩里奧先是大地的守護者,然後才是黑龍之王。

    巨龍之魂事件兄弟鬩牆,耐薩里奧沒有告訴他的兄弟姐妹,薩格拉斯曾經單獨找過他。

    你們的堅持與偏見遮蔽了你們的雙眼,阻止我,真的能守護你珍愛的一切嗎?匯集巨龍之力,我將接管你們的意志,執行真正的正義。

    墮落的泰坦隔著永恆之井將上古之神的真相告知了耐薩里奧。

    這是陽謀。

    即使是墮落的泰坦,那也是泰坦,是造物主,耐薩里奧不確定如果五色龍王將力量匯聚,是否真的會出現薩格拉斯所威脅的那種情況。

    更何況關于上古之神的那些禁忌的知識

    耐薩里奧猶豫了。

    于是他沒有在巨龍之魂中注入自己那一份力量。

    而在接下來的秘密調查之中,他更是發現了薩格拉斯所說的都是真的。

    上古之神的危險性遠比泰坦守護者們想象的要大。

    即使泰坦的造物也不能隔絕上古之神的腐蝕。

    整個艾澤拉斯已經沾染了原罪。

    巨龍也不例外。

    薩格拉斯的威脅在外,上古之神的耳語在側,龍族不再是可以絕對信任的力量,耐薩里奧開始尋求一支“純粹”的軍團,開始統合一切可以統合的力量。

    雖然這些行為在他的兄弟姐妹,在凡人眼中,是他瘋狂的明證。

    但是那又如何,我只是想守護這片大地而已。

    生我養我的大地啊,承載了一切苦難的大地啊,那些行走其上的對你肆意掠奪,那麼飛翔天空的忘記你的滋養,但是我沒有忘,我耐薩里奧沒有忘!

    急躁與急迫令耐薩里奧逐漸陷入理智的瘋狂,他至始至終沒有忘記自己的初衷————守護大地。

    直到克羅米將包裹著真相的肥皂泡戳破在他的面前。

    大地背叛了它的守護者。

    泰坦降臨封印了上古之神的行為是有效的。

    但是泰坦並沒有在不傷及星魂的情況下根除上古之神對艾澤拉斯的腐蝕。

    在接下來的歲月中,艾澤拉斯的星魂因為痛苦的折磨,听從了被囚禁中的上古之神蠱惑,將自己的一部分轉化為了“上古之神”用來控制腐蝕的蔓延。

    阿媽!電視廣告信不得啊!!!

    這種精神上的打擊才是促成耐薩里奧拋棄一切化身死亡之翼的真正原因。

    我是大地的守護者,如果只有毀滅一切才是守護這片大地,那就毀滅一切吧,包括我自己。

    如果沒有克羅米的干擾,歷史的流程將一切如是。

    但是克羅米將另一種可能告知了耐薩里奧。

    所以耐薩里奧決定等一等。

    反正時間已經來不及了,在等一等又如何。

    這也是驗明真偽的好機會。

    深岩之洲,石母瑟拉塞恩的囚籠,也是她的樂土。

    耐薩里奧並沒有現在就率領黑龍軍團與土元素全面開戰的準備,所以他只是驅逐了世界之柱附近的土元素。僅此而已。

    “真的來了”

    耐薩里奧百味雜陳的嘀咕道。

    永恆龍開啟時光隧道的手法固然神秘,但是在耐薩里奧眼前,能量波動還是大了些,他察覺到,有什麼“大家伙”正在擠進深岩之洲。

    放棄維持人型,黑龍之王回歸巨龍形態,攀岩于世界之柱上,澎湃著無窮偉力的黑龍之王身上時刻崩裂出細碎的傷口,又迅速愈合,只有胸口的裂痕噴濺著熾熱的岩漿。

    “放下戒備,我的兄弟。”

    劇烈的波動中,一道規模駭人的時空裂隙打開,黑白渲染的巨龍出現在深岩之洲這個無光的世界。

    那是與最強守護巨龍耐薩里奧體格不相上下的詭異龍族。

    “是你!”

    耐薩里奧大驚失色,克羅米傳達的訊息居然是真的!

    “對不起,我的兄弟”

    “沒有什麼對不起,你怎麼變成了這個鬼模樣,我應該叫你”

    “你可以稱呼我為姆茲多諾。”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耐薩里奧發出了極其猖狂的笑聲,很快,土元素軍團開始集結,然而石母的軍隊根本不敢主動發起攻擊,甚至連探查的勇氣也沒有。

    自稱姆茲多諾的黑白巨龍與半空中調整身形看了看,黑白的波紋閃過,它與耐薩里奧所在的這一小片空間被封鎖了。

    “對不起,耐薩里奧,你是對的,我錯了,我們都錯了,但是一切還來得及。”

    “所以呢?”

    耐薩里奧產生了一種怪異的荒誕感————該配合你演出的我演視而不見,在逼一個最愛你的人即興表演?

    明明是驚天動地的大事件,永恆龍之王與即將蛻的死亡之翼密謀會面,但是在接過克羅米遞來的劇本後,耐薩里奧差點忘記如何表演。

    利用世界之柱為材料鑄造可以抑制傷勢的鎧甲,同時利用世界之柱破損的沖擊打破元素結界與艾澤拉斯的界限。

    最後利用上古之神的力量算計上古之神,完成巨龍之暮的救贖。

    真不愧是我想出來的主意!

    耐薩里奧,你真棒!

    “計劃是好計劃,但是你注定會失敗。”

    諾滋多姆在訴說了他所認知的未來後,淡定的補充了一句。

    “既然注定會失敗,那你來找我做什麼?就為了說一句不痛不癢的對不起?我可不會回你一句沒關系。”

    耐薩里奧冷嘲熱諷道。

    “如果沒有我,一切都將如同命運的選擇一樣,你終將失敗。”

    “所以呢?”

    “我來了,我帶領著永恆之龍來了,為你帶來了組建暮光之龍的方案與計劃。”

    “有意思,說來听听。”

    在姆茲多諾的操縱下,封閉空間的漫長會談不過是深岩之洲一粒沙化石子落地的時間。

    永恆龍王接觸封閉後便失去了蹤跡,如同它從來沒有到來過。

    耐薩里奧重新變幻成人型,轉身看著巍峨通天的世界之柱,陷入了沉思。

    “反正已經來不及了,就相信你一次吧。”

    耐薩里奧無聲的嘆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