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240章 我們都只是被歷史的慣性玩弄于鼓掌之間的可憐蟲

第240章 我們都只是被歷史的慣性玩弄于鼓掌之間的可憐蟲

    </script>天下英雄誰執首,曹劉。生子當如孫仲謀。

    串詞了。

    問蒼茫大地,洛丹倫誰主沉浮?中流砥柱,雄獅洛薩,橫刀立馬盡風流。

    然而對于某些人,某些事,只能感嘆時也命也盡風流。

    羅寧還是在達拉然破城前離開了紫羅蘭城堡,踏上了解救紅龍女王阿萊斯塔薩的征程,邂逅了自己的真命天女溫蕾薩。

    圖拉揚還是在洛丹倫最危難的時刻挺身而出,成為了洛丹倫的救星,成為了聯盟的救世主。

    古爾丹還是從人類的魔法文獻中探尋到了被掩埋在歷時塵埃下的幸秘,得知了薩格拉斯之墓的位置。

    而卡洛斯,則平常著先發制人,後發被制于人的苦果。

    名利難雙收。

    卡洛斯以為自己改變了歷史,以為這個艾澤拉斯會因為自己的出現而有所不同。但是世界和卡洛斯開了一個大大的玩笑,歷史的走向繞了一個彎又回到了原點。

    改變巴羅夫家族命運的努力,卡洛斯已經成功了一大半,只要聯盟勝利,作為有功之王,何人能夠審判巴羅夫家族?

    但是人心永遠沒有滿足之時,即使姿態放的再低,拯救世界的不是我,依然不是件好受的事情。

    明明是我改變了聯盟的態勢,明明我在背地里為了人類的勝利默默努力,明明做了這麼多事情,光芒卻沒有閃耀在我的頭上,不爽啊!

    這種負面情緒一度佔據卡洛斯的心田。

    傲慢和嫉妒不愧是腐蝕心靈的毒藥,進入冥想狀態的卡洛斯花費了大量的精力梳理思緒,終于從這種負面狀態下清醒過來。

    按照原本的歷史,獸人氣勢如虹,人類滅亡在即。如果不是古爾丹反水,奧格瑞姆沒有一絲失敗的理由。

    熟知歷史的自己,為什麼還要戰斗。還要為了未來拼搏,不就是因為未來太過縹緲。人類勝利的太過僥幸嗎?

    不能把握住時代的脈搏,將未來寄希望于一次次的小概率事件,這本身就是一種僥幸,是一種懦弱。

    如果圖拉揚慢了那麼一點點。

    如果洛薩沒有頂住奧格瑞姆的攻勢。

    如果雷德.黑手沒有在背後抽刀子。

    那麼聯盟怎麼辦?

    如果古爾丹沒有死于薩格拉斯之墓,而是成功得到了薩格拉斯之眼,那麼艾澤拉斯怎麼辦?

    預知了歷史不是讓你跟著勝利者躺贏,太多的巧合,太多的僥幸。太多的站在旁觀者角度來說如同開掛般的不可思議,這不是一個先知該做的事情。

    我要贏,我要穩,我要百分之百的勝利!

    卡洛斯是這麼想的,也是這麼做的。

    但是歷史給予了卡洛斯一個手動滑稽的表情,仿佛在嘲笑卡洛斯的不自量力。

    難道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毫無意義的嗎?

    卡洛斯不是個心胸狹窄的人,正是產生了對于自己存在價值的懷疑才讓他陷入了深深的迷茫和困惑。

    穿越重生,系統加成,二十多年的不懈努力,我所做的一切一切存在意義為何。

    靜下心來。在空靈狀態下,卡洛斯疑惑著,然後梳理自己的人生。

    不對啊!

    當不當救世主干我鳥事。灑家是來享受人生的!

    說好的酒池肉林,說好的後宮佳麗,說好的富甲天下,說好的有時兩次有時三五次!

    為了挽救家族命運,為了接下來的幸福人生,自己已經付出了那麼多,羨慕嫉妒個球啊!

    回想自己的初衷,卡洛斯突然醒悟了。

    原來在不知不覺中,自己已經被民意綁架了。

    手下希望自己的領袖英明神武。子民希望自家的國王光輝偉岸。

    最強聖騎士,最能打的國王。無敵的統帥,值得信賴的戰友。

    不知不覺中。自己已經被這些原本為自己最初目的服務的稱號綁架了。

    為了成為最強,不斷訓練。

    為了回應期待,不斷妥協。

    為了保持形象,不斷偽裝。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自己成了為他人而活的傀儡,自己還在沾沾自喜。

    這沒有什麼不對,成為他人需要的人本身也是成功者的證明。

    但是為他人而活卻不自知,就會陷入之前那種空虛的狀態————見不得其他人比自己耀眼。

    我的原罪不是傲慢和嫉妒,是虛榮啊!

    奧特蘭克王國已經入我手,天下英杰半數是吾友,還不滿足?

    虛榮,你果然是我最大的罪!

    念頭通達,渾身舒坦,卡洛斯發現冥想和懺悔才是聖騎士最實在的技能,贊美聖光!

    在戰火硝煙中傳遞情報本身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寥寥幾語不足以讓卡洛斯推斷出當時的情景。但是就結果而言,卡洛斯已經看到了勝利的曙光。

    獸人對洛丹倫城的威脅被圖拉揚化解,奧格瑞姆在希爾布萊德的北部和洛薩拼殺了個天地變色,卻始終突破不了聯盟的最後一道防線。古爾丹在達拉然廢墟現身,卻又神秘消失。奎爾薩拉斯對部落宣贊,安東尼達斯決定親自下場。

    除非奧格瑞姆能夠一夜之間屠盡聯盟主力,否則部落回天無力了。

    獸人也是人,戰斗種族也需要休息,連年大戰,聯盟士兵身心疲憊,獸人也好不到哪去。如果用一款紙牌游戲形容,洛薩已經使出了萬佛朝宗,等待的只是下一回合,奧格瑞姆簡直就是雙王虛空大表哥紛紛沉底,拿什麼翻盤?

    有本事一回合斬殺我啊!

    卡洛斯越來越覺得自己北上沒有錯。

    虛名又不能當飯吃,勝利,我需要的只有勝利,實實在在的勝利。

    “陛下,部落的狼騎兵一直游離在我們十里之外,是否先剿滅這只部落。”

    “不必,獸人只是想牽制延緩我們的行進速度而已,不必管他們!聯盟可以沒有我卡洛斯.巴羅夫,但是洛丹倫不能沒有安度因.洛薩。北方,我們的目的地只有北方!休息夠了,傳令,全軍出發!”

    適當的抬高他人貶低自己未嘗不是一種低調的炫耀。

    名望是勝利者的護身符,對于失敗者來說只是催命毒藥。洛薩存,則聯盟勝,洛薩亡,則滿盤皆輸。

    從時間上來看,即使古爾丹已經心存二心,也還沒有足夠的時間來布置這一切。

    那麼對于奧格瑞姆來說,獲勝的希望在哪里?

    很明顯,擒賊先擒王。

    因為洛丹倫危機,洛薩不得不分兵回救,原本的誘敵深入變成了狼來了。

    伏兵再好,遠水救不了近火。

    只要正面戰場擊潰洛薩的聯盟主力,就能一路高歌猛進屠戮吉爾尼斯,然後順勢東進,徹底瓦解洛丹倫王國,向東向東再向東,一路摧毀人類的聯盟。

    卡洛斯不認為洛薩會如此輕易的被奧格瑞姆擊敗,如果奧格瑞姆辦得到,他早就辦到了,也不會等到今天。

    但是就如同之前想的那樣。

    奧特蘭克的王不要也許、大概、如果不出意外,巴羅夫家族只要百分之百的勝利。

    兩天的路程,還有兩天的路程就能趕赴戰區,安度因.洛薩,一定不要出事啊!(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