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659章 守護者就是要痛擊隊友

第659章 守護者就是要痛擊隊友

    <co>

    兩股勢力之間沒有根本的利益沖突時,自然是你儂我儂愛煞情多。

    暗夜精靈的心腹之患在希利甦斯,是其拉蟲人,三千年來多少英雄兒女葬身希利甦斯的茫茫沙漠。

    在暗夜精靈眼中,埃雷薩拉斯不過是遠方的窮親戚,不值一提的老黃歷罷了。

    為那些家伙,不值得與人類兄弟翻臉。

    當然,如果能順手滅了,也未嘗不可。

    但是要暗夜精靈在埃雷薩拉斯流血犧牲,那是萬萬不可能的,那些自甘墮落的上層精靈不配!

    所以博學者們的恐懼,實際上屬于自我感覺良好,簡稱想太多。

    只要埃雷薩拉斯的上層精靈能拿出背水一戰的勇氣,他們的暗夜精靈同胞根本就不會在菲拉斯拐這個彎兒。

    但是這一切是卡洛斯左右調劑之後得出的結論,他不說,上層精靈的恐懼不會消失,他說了,上層精靈不會相信。

    艾澤拉斯的種族友誼,全靠仇恨融合,艾澤拉斯的文明史,便是仇恨之輪碾過的車印子。

    這種冤大頭不坑對得起誰啊!

    卡洛斯覺得叫來戴林最大的意外之喜,就是庫爾提拉人的經商天賦是真不錯。

    有庫爾提拉斯海商(軍/盜)幫忙,卡洛斯從埃雷薩拉斯撈好處的事項順利不止兩倍,而且還不得罪人。

    其拉蟲人的問題早晚要解決的,巨龍的封印很明顯已經出了問題,暗夜精靈不是克甦恩的對手,他們已經無法長久的壓制蟲人勢力。

    雖然暗夜精靈的驕傲還能堅持至少一代人類成長,但是長耳朵們的求援已經是可以預見的未來。

    卡洛斯不想做的太絕把上層精靈得罪的太死。

    這不方便以後的統戰工。

    見好就收,這是卡洛斯留給戴林的原話。

    軍隊可以有序的分批撤回,挑選出的上層精靈工匠們必須先走。

    人才,只有人才才是卡洛斯此行真正的收獲。

    金銀珠寶只是浮財,魔法珍寶不頂飯吃,只有掌握了人才,才有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財富。

    錯過了這一季的信風,下次的遠航季,要三個月後咯。

    洛丹倫風詭雲異,是時候站出來收拾局面了。

    界門之行還算圓滿,維綸過兩年就要來到艾澤拉斯,聯盟天團即將齊聚。

    優勢這麼大你告訴我怎麼輸,就問你怎麼輸!

    雖然明白此想法有言靈級別的功效,但是卡洛斯深信沒有說出口就不會毒奶,還是忍不住美美的想到。

    于是,出事兒了。

    “怎麼回事?”

    卡洛斯的不滿溢于言表,絲毫沒有王者該有的穩重。

    與綠龍甩臉子,是因為卡洛斯有備選方案。

    卡德加確實是個天才,在傳送魔法一道,憑借一己之力將整個達拉然的理論水平提高了好幾個檔次。

    雖然遠跨重洋大規模調兵不是個有價值的可選項,但是只要肯砸錢,把卡洛斯一個人接回去還是辦得到的。

    所以卡洛斯直接懟了綠龍一臉。

    現在突然收到屬下的報告,傳送法術出了問題,這是要鬧個啥。

    “出現了強大的干擾源,陛下。”

    “干擾源?你當我是個什麼都不懂的魔法白痴嗎?大漩渦就是最大的干擾源,你的意思是無盡之海出現了第二個大漩渦?”

    卡洛斯的素質三連問,直接令手下人噤若寒蟬。

    “派人請博學者基爾達斯過來。”

    人類靠譜的法師就那麼多,卡洛斯帶來菲拉斯的施法者最大的特點就是穩定,對于施展學會的法術相當甦聯,但是這些中級法師並沒有足夠的學識與天賦解決眼前的情況。

    無奈之下,卡洛斯叫來了博學者。

    “真是相當巧妙的法術模型,看來我們上層精靈近萬年來確實有些故步自封了呀。”

    基爾達斯踱步觀察著卡洛斯的“回家之路”,嘖嘖稱奇。

    上層精靈的奧術師們流傳下來的法術並非一無是處,在永恆之井尚存的年代,那是魔法界馬大飛磚的年代,不需要考慮魔力的問題,一切法術只需要向外發散,所以上層精靈的奧術師們對于魔力的宏觀操縱有著豐富的經驗。

    說句人話就是,幾乎每一個上層精靈的施法者,都擁有著施展超大型法術的經驗。

    這是他們獨有的優勢,祖上闊過。

    然而永恆之井炸了後,曾經能夠肆無忌憚使用的魔力源泉沒有了,所以上層精靈頹了,但是埃雷薩拉斯的幾位博學者什麼沒有見過,在觀察品位後,基爾達斯很快就明白了這個傳送法術的構成。

    “卡洛斯陛下,別責怪您的手下了,這不是他們的問題。”

    “那是我的問題?”

    卡洛斯的脾氣有些壓抑不住了,說話很沖。

    “您的這個傳送法術非常精妙,巧妙的避開了大漩渦對于魔力的干擾,令我受益匪淺啊。”

    有了能夠拿捏的資本,基爾達斯開始拽文,奈何卡洛斯根本不接話,就那麼盯著他……

    “但是正因為巧妙,所以繁瑣,也經不起干擾。”

    基爾達斯從指間凝聚一朵奧術火花最小限度的激活了傳送法陣,結果一陣 里啪啦之後,什麼都沒有發生。

    博學者抬頭看向東北偏北的方向。

    “不是大漩渦,是另一個干擾源。”

    “你是指?”

    “陛下,您听說過暗夜井嗎?”

    “甦拉瑪?”

    卡洛斯的頭瞬間痛了起來,真的是怕啥來啥。

    當初靈魂之井激活,卡洛斯就在想那幫吸毒老娘們手里的暗夜之井會不會鬧什麼ど蛾子,畢竟都是永恆之井的殘余。

    結果打完了靈魂之井的戰役,一切如常,還以為是自己天命所歸,搞了半天在這兒等著我呢?

    卡洛斯頭大。

    是不是等我老了之後,寫本回憶錄,名字就可叫做《井口戰役》,我的一生,就是和井犯沖的一生。

    對了,奎爾薩拉斯那邊的太陽井不會出什麼問題吧?

    沒有想的時候還不覺得,真的想一想,整個艾澤拉斯這個井那個井真的不少啊。

    要不要找藍龍認個慫,還是走夢境大門回辛特蘭算了……

    卡洛斯開始思考這個問題,畢竟海路歸還是不能接受的選項,他沒有大半年在海山漂著的時間。

    但是這時候,基爾達斯給出了一個有那麼點誘惑力的方案。

    “卡洛斯陛下,您有興趣去參觀參觀帝國的瑰寶嗎?”

    “你說什麼?”

    “我與大魔導師艾利桑卓當年就是好友,這麼多年一直保持著聯系,我可以為您寫一封介紹信。”

    看著基爾達斯的老臉笑成初冬的老菊花,卡洛斯內心盤算了起來。

    “代價呢,基爾達斯,代價是什麼?”</co>

    本書來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