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660章 想當初老子滴隊伍才開張

第660章 想當初老子滴隊伍才開張

    新的一天從睜眼開始。

    卡洛斯推開懷里的姑娘,深呼吸兩口,起床穿衣。

    外交工作,本質上就是討價還價,真正麻煩的事情已經扯清楚了,剩下的就是裝樣子拿捏好處而已。

    多少年了,多少年沒有過這樣驕奢淫逸的生活了?

    端著杯爽口的晨露酒,卡洛斯依靠在窗沿旁,看著窗外的風景,發散著自己的思緒。

    翡翠軍團的說辭實際上卡洛斯是接受的,甚至是理解的。

    翡翠夢境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綠龍拒絕卡洛斯返程時再次同行本就沒有什麼大問題,卡洛斯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的部隊里沒有詛咒教派的暗樁。

    但是該甩臉子還是得甩。

    人類和巨龍軍團攪和得太緊密不是一件好事。

    之前一千人的探險隊,小規模的通行夢境大門是綠龍們償還人情,但是後來解決靈魂之井的危機,實際上是綠龍們求到了卡洛斯頭上,這就有些不仗義。

    雖然綠龍們承諾卡洛斯可以通過夢境大門返回辛特蘭,但是賬不是這麼算的,兄弟同袍,怎可輕易離棄?高高在上的巨龍還是過于傲慢,將卡洛斯架在了道德的火刑柱上,逼著卡洛斯做出了對抗性的決定。

    此時的卡利姆多對于洛丹倫人族而言依然是一片遙遠而神秘的大陸,即使是遠洋商隊,也僅限于與精靈地精等智慧種族做通商貿易,很少踏足內地。卡洛斯的部下們跟著他們崇拜的王者義無反顧的來了,若是卡洛斯獨自離去,失去的便是人心。

    不奇怪,高高在上的守護巨龍本就不懂人心。

    所以卡洛斯面對巨龍給出的折中方案,根本沒有第二個選項,或者說這個問題本就不是選擇題。

    洛丹倫的局勢雖然復雜,但是卡洛斯能做的事情其實並不多。

    詛咒教派在克爾甦加德接手後雖然開始搞風搞雨,但是有提里奧弗丁針鋒相對,目前而言威脅並不算大。

    在失去了戰爭的威脅後,民眾的怠惰與短視再次左右著聯盟的情緒,貴族與平民的矛盾積年累月的深化,給了詛咒教派孵化的土壤。

    對此,卡洛斯實際上並沒有什麼好辦法。

    加上老岳父遇刺的事情,更是把卡洛斯推到了風頭浪尖。

    此時蟄伏才是最好的冷處置方法,說多錯多,做多罪過,按壓住奧特蘭克國內,保住基本盤,才有對抗的資本。

    在第二次獸人戰爭之前,奧特蘭克作為山地小國,想要吸引流民都不容易。但是在戰爭之後,大家伙似乎發現,易守難攻的山地國家似乎也不是全無好處,至少安全啊。加上巴羅夫與米奈希爾的聯姻,在放棄了布瑞爾換取安哈多爾後,奧特蘭克的戰略縱深實際上得到了極大的擴張。

    此時,坐擁八十萬人口的卡洛斯即使真的面對亡靈天災,也不會因為絕對的實力差距陷入絕望的境地。

    這個世界因為他已經發生了改變,這一點毋庸置疑。

    泰瑞納斯米奈希爾二世為了自己的兒子阿爾薩斯,吊著一口氣活著,卡洛斯希望鏟除詛咒教派的想法與老岳父延續王權的願景利益一致,所以卡洛斯短時間內並不擔心洛丹倫生亂。

    當鬼蜮伎倆失去隱蔽性後,終究是上不得台面的手段。

    或者說,卡洛斯就是在等待著洛丹倫的“亂”。

    只有災難真正發生時,人們才會想起英雄的重要性。

    詛咒教派不過是冰山一角,這些隱忍與犧牲也是注定需要付出的代價,連人類內部都統合不了,卡洛斯拿什麼去拯救艾澤拉斯?

    無敵的瑪洛恩都被無窮無盡的軍團惡魔拖垮了,被阿克蒙德擰斷脖子,現在還在翡翠夢境讀條復活,他卡洛斯又哪里來的勇氣幻想一人屠神滅魔。

    別人燃燒軍團焚燒的世界比卡洛斯吃過的面包還多!

    靜觀其變,就是卡洛斯對當前洛丹倫局勢的應對策略。

    也是無奈之舉。

    為何?

    雖然人類在數量和領地面積遠遠超過了高等精靈,但是國力不是那麼算的。

    在洛丹倫大陸,人類和高等精靈的實力權重幾乎是一比一,所有人類聯合在一起的戰斗力與奎爾薩拉斯幾十萬高等精靈基本持平。

    如果高等精靈介入詛咒教派,那麼耐奧祖根本沒有做大的機會。

    但是很可惜,兩位父親都在為了兒子的王位做著最後的努力。

    銀月城的政治斗爭已經到了白熱化的程度,貴族議會不希望奎爾薩拉斯再出現實權的國王,阿納斯塔里安為了凱爾薩斯的王位與議會的斗爭已經到了刀刀見血的地步。

    作為魔法王國的奎爾薩拉斯,或者說現如今的奎爾薩拉斯,地位基本等同于實力,魔導遍地走,大法不如狗,太陽王為了鏟除異見者,將自己元素化,雖然短時間內得到了強大的力量,但是付出的代價又是何其沉重。

    太陽王阿納斯塔里安命不久矣。

    雖然這個命不久矣是針對高等精靈的漫長生命而言。

    但是卡洛斯可以肯定,阿納斯塔里安活不過二十年了,而且必定實力大減。

    永歌森林的結界阻擋了外界的窺探,卻擋不住歷史的記錄,即使達爾坎對銀月城感到絕望,最終投靠了巫妖王,但是就憑借天災軍團如何能夠踏平銀月城?

    真相只有一個,在逐日者家族與貴族議會的漫長內耗中,奎爾薩拉斯已經虛弱不堪。

    否則全盛狀態背靠太陽井的阿納斯塔里安一個人就能將銀月城外的不死生物焚燒殆盡。

    否則強大的破法者、魔導師軍團為何沒有出現在對抗天災軍團的戰場上,而是任由游俠將軍希爾瓦娜斯率領著遠行者孤軍奮戰?

    奧術傀儡軍團在哪里?

    魔導大炮齊射又在哪里?

    人均中級法師水準的銀月城那麼輕易就破了?

    卡洛斯無聲的嘆息。

    這不是他能左右的事情。

    所以,他只能不斷的壯大自己,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

    埃雷薩拉斯的博學者基爾達斯居然與甦拉瑪的大魔導師艾利桑卓一直保持著聯系。

    出乎預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

    畢竟改個名字,並不能掩蓋夏多雷的夜之子們實際上也是上層精靈這個事實。

    在瑪法里奧與泰蘭德兩口子領導的暗夜精靈如此強勢的背景下,埃雷薩拉斯與甦拉瑪有聯系本就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情。

    原本,卡洛斯並沒有考慮過早的介入破碎群島。

    一是因為實力不足,卡洛斯手中並沒有一只強大的艦隊介入其中。雖然卡德加將人類的傳送法術推進了實用性的領域,但是限制依然不少,長距離的穩定傳送法術技術並未成熟。

    再就是破碎群島地下畢竟埋著一個薩格拉斯之墓。

    卡洛斯打不過阿克蒙德,自覺也沒有直面薩格拉斯的勇氣。

    不過有基爾達斯牽線,這一趟甦拉瑪之行其實也不是不可以。

    綠龍的人情勉強算還了,紅龍暫時用不到,在破損群島的阿甦那,不是還有一頭老藍龍塞納苟斯嘛。

    見一見,沒壞處。

    順便,能夠與奧丁談一談,也是極好的。

    畢竟,提爾留下的那支鋼鐵軍團,可是能夠左右艾澤拉斯戰局的兵團。

    作為鑰匙的斯多姆卡就在卡洛斯手里,說卡洛斯沒有心動過才是真正的睜著眼楮說瞎話。

    所以,卡洛斯決定滿足基爾達斯的妄想————促成他與暗夜精靈高層的直接對話。

    為何是妄想?

    沒有遭受無法承受的傷痛前,暗夜精靈的高傲與巨龍何異。

    埃雷薩拉斯希望的和平觸手可及,上層精靈希望的和解遠在天邊。

    卡洛斯不介意幫博學者踫踫釘子。

    望著窗外的景色,卡洛斯心曠神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