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244章 RED ALER

第244章 RED ALER

    朝霞不出門,晚霞行千里。

    運用科學解讀,那麼就是早晨或傍晚,太陽光斜射,通過空氣層的路程比較長,光受到散射的影響,減弱得很厲害。減弱得最多的是太陽光波中的紫色,減弱得最少的是紅色和橙色光。這些減弱後的彩色陽光,照射在天空和雲層上,就形成了鮮艷奪目的彩霞。在大氣中有微小水滴及塵埃時,散射作用比單純的只有空氣分子時要更厲害些。因此,太陽在地平線時,如果陽光所透過的低層大氣中有小水滴及塵埃存在,晚霞的顏色會比沒有小水滴及塵埃時更紅。春季的早上,低空空氣穩定,塵埃少,如有鮮艷的朝霞,表示東方低空含有許多水滴,有雲層存在,隨著太陽升高,熱力對流向平地展,雲層也會漸密,壞天氣將逐漸逼近,這就是“朝霞不出門”的原因。

    傍晚,由于一天的陽光加熱,溫度較高,低空大氣中水分一般不會很多,但塵埃因對流變弱,可能大量集中到低層。如出現鮮艷晚霞,則主要由塵埃等干粒子對陽光散射所致,說明西方的天氣比較干燥。按照氣流由西向東移動的規律,未來本地的天氣不會轉壞,所以有“晚霞行千里”的說法。

    然而在卡洛斯看來,這艷如動脈破裂的朝霞天,就是自家心情最好的體現。

    “知道嗎,伊米爾。動脈流出的血是鮮紅的,而靜脈流出的血比較暗,色更重。”

    “陛下,什麼是動脈,什麼是靜脈?”

    “現在,洛薩是動脈。我們是靜脈。”

    “好像,有點懂了。”

    “然而你什麼都不懂。”

    “陛下您懂就好了,我們只需要跟隨您的腳步。”

    阿諛奉承之詞是個人都喜歡。只要不是拍在馬蹄子上,總是能撓中你心里的癢癢肉。

    道理很簡單。你說你忠心,總得體現出來吧,連贊揚我都不願意,你要如何證明你忠心。

    你說你願意為了黨國去死,卻不願意承認領袖比你優秀?

    騷年啊,來,老夫幫你摸摸腦後反骨。

    黨外無黨,帝王思想。黨內無派。千奇百怪。

    雖然有幸研讀過紅寶書,深刻的明白政治斗爭的廣泛性,然而卡洛斯最大的體會確實明白了為什麼當君王的總喜歡做一些旁觀者看起來特別傻逼的事情。

    因為心累啊。

    奧特蘭克王國,多大個地兒啊,多少點人兒啊,都勾心斗角成這樣。

    自己這支軍隊,才多大點規模,總計兩萬多人,相互算計成什麼樣。

    舊騎士排,新騎士派。巴羅夫家族派,北征老人派,學院新人派。

    如果成就商城有賣人心探測器。多貴卡洛斯都買,然而沒有。

    早些年,卡洛斯還小,以為能夠看到其他人的數據是天大的優勢。誠然,在成長的過程中,看著自己的屬性一點一點的提高,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情,有助于將枯燥乏味的訓練變成一款養成游戲。

    但是等到真正入門了,跨過那條線了。卡洛斯才現自己是個傻逼,4ooo多成就點。買來些數據有毛用啊。

    武學一道,有進無退。現在自己光憑稀奇感應就能判斷出對手的強弱,再估算下數值,和系統界面給出的數字也*不離十。

    別人家的穿越,都是自帶腦殘光環,對手智商直接成負數,手下人智商七十九。

    自己家的穿越,不管對手隊友都是集奸詐狡猾于一體的影帝級別,好不容易有個系統商城,賣的東西還老貴老貴的,與其說是給你用的,不如說是給你長長見識的。

    就好比說,自己為了壓制奧特蘭克國立騎士團,拔高伊米爾的地位。小伙子干的不過,等自己調整政策的時候,老騎士們已經被壓制得找自己訴苦了,那一把鼻涕一把淚,就差沒有喊出︰我為王國立過功,我為聯盟流過血,陛下您不能這麼對我!

    王教國立騎士團的小伙子們也不差啊,至少團結友愛這四個字時刻牢記心間,搶糧爭晌不落人後,奮勇殺敵步調一致,王前乖寶寶,背地大嘴炮,連伊米爾這種忙著拉小弟的家伙都對他們非常不滿。

    艾登時代留下的十一個大騎士,貶的貶,殺的殺,走的走,能用的也就剩下尚格雯婕和亨利謝特兩個。尚格雯婕大媽彪悍的沒邊,一般人不敢惹,也最討厭拉幫結派這種事,亨利謝特在斯坦索姆還沒有撤下來,老騎士們縱然對新興勢力多有不滿,沒有人帶頭,也只有忍氣吞聲。

    而全面戰爭動員令募集的士兵,地域不同,口音不同,甚至訓練營教官不同,各自也有各自的小團體。

    率領這樣一支軍隊,自己居然能屢戰屢勝,果然是神明庇佑吧。

    卡洛斯第一次認清了現實,自己不過是個有毅力的普通人而已。

    害怕戰斗的失敗,所以每戰奮勇爭先,贏得個勇武的名號。

    害怕手下說卡王不懂人心,對于某些自己看不慣的惡習,也只有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害怕失去獲得的一切,也會患得患失,終究不過是個凡人。

    “伊米爾,最近下面鬧得很凶,我不太高興。”

    沒有一語點醒夢中人的功力,卡洛斯只好有事說事了。

    “陛下您指的是……”

    伊米爾心跳明顯的慢了一拍,然後小心的問道。

    “我沒有指望你們所有人親如兄弟,但是大戰在即,為了爭搶補給,大鬧軍需處,哈哈。”

    卡洛斯自嘲的小了起來。

    “陛下,士兵們沒有為口料訴過苦,沒有為行軍叫過難,不過是為了更好的軍械,也只是為了更效率的殺敵,何須煩惱。”

    “哦?這麼說這還是件好事咯?”

    “臣下不敢!”

    見卡洛斯臉上明顯不對。伊米爾單膝跪地等候卡洛斯的怒火。

    “伊米爾,你知道,現在的局面是贏家通吃啊。”

    卡洛斯說完這一句後。久久不再話,伊米爾等了半天。只好悶聲說了句知道了。然而他自己完全沒有明白卡洛斯說的什麼意思。

    “我早就說了,你什麼都不知道。獸人,或者說部落,已經蹦彈不了多久了,接下來的幾場戰斗基本就能奠定今後的戰局走向。但是我們做的還不夠,還遠遠不夠,所以接下來的幾場戰斗,我們必須要贏。要贏得漂亮,要贏得令所有人瞠目結舌。”

    卡洛斯俯下身子,湊到伊米爾耳邊說道︰“最好的結果是我戰死在聯盟獲得勝利的前一刻。”

    “陛下!”

    伊米爾大驚失色,卻被卡洛斯按住了肩膀。

    “總有刁民想害朕,而我唯一的依靠就是你們,你們這支大軍,你們所有人。”

    “臣絕對會保護陛下!”

    “罷了罷了,伊米爾,是我授意你另起爐灶,是我扶持你在軍中展勢力。是我把你捧到了現在的位置。現在你下邊也有一大幫小兄弟指望著靠你功成名就、加官進爵,你不爭,他們也會推著你去爭。我不怪你。但是你也明白。其他人都有退路,唯獨你沒有,我如果倒了,你是沒有好結果的。”

    “陛下!”

    伊米爾原本以為卡洛斯找自己只是單純的訓斥一頓,沒想到會听到如此誅心之語,讓伊米爾真的慌了起來,不明白生了什麼事。

    “我勸不動其他人,只好來勸你了,忍住。收斂。為了你們的軍功,為了我。軍心絕對不能動搖!”

    “是的,大少爺。伊米爾明白了!”

    隨著地位日高,伊米爾很少再對卡洛斯用大少爺的稱謂來彰顯自己的特殊,但是此刻,伊米爾再次表示了自己家臣的身份。

    “下去吧,戰斗在午後打響,抓緊時間休整。”

    “是。”

    伊米爾走後,卡洛斯呆呆的望著朝霞如血,半晌之後,才說了句︰“出來吧。”

    “如果本王連自己的親衛都信不過,活該死無全尸,出來吧。”

    听到這句話,落雁終于從陰影中走了出來。

    卡洛斯的親衛們都大吃一驚,什麼時候那里藏的有人。

    “結果如何。”

    “陛下,一路攔截,一共擊殺了十六人,但是從已知的情報上,至少總數至少四十以上,加上早就潛伏在您軍中的潛伏者……”

    禿兄的話說道一半就說不下去了,而卡洛斯也並沒有對禿兄起半絲的怒意。

    千里來保,這份情義已經夠重了,這份情卡洛斯會承的。

    但是自己為了奧特蘭克王國,為了所有人在前線拼殺,背後卻有人想害自己,這讓卡洛斯說不出的痛苦,甚至有種意興闌珊的感覺。

    卡洛斯的反對者們找上了拉文霍德莊園,想要錢買卡洛斯的命。然而拉文霍德大公爵在辛特蘭巨魔戰爭期間就給予了巴羅夫家族保證,不接卡洛斯的單子。大公爵不接,下面的小賊們總有被錢財晃了眼的。總管法拉德把情況轉告禿兄的時候,刺客們已經出了。二十萬金幣的賞金,禿兄剛听聞的時候都差點動心。然而自己正值壯年,好不容易混進了貴族階級,而且是真正的實權貴族,卡洛斯的特務總管。落雁男爵權衡利弊後,迅擺正了自己的屁股,精銳盡出,一路追殺而至,終于趕在刺客行動前趕到了卡洛斯身邊。

    卡洛斯沒有被幾個刺客嚇倒,卻被人心刺痛了自己的心。

    二十萬金幣啊,我為軍餉愁破頭的時候大家都在哭窮,現在你們願意二十萬金幣要我死!

    奧特蘭克啊奧特蘭克,縱然是為了巴羅夫家族,難道我的恩澤你們一絲沒有享受?

    聯盟啊聯盟,我征討獸人的功勛難道是假的,為何總有人和我過不去!

    艾澤拉斯這麼大,竟然容不下我卡洛斯巴羅夫

    絕不,你們越是要我死,我越是要好好活給你們看!

    “陛下,平時還好說,亂軍之中,一支流矢就可能要了您的性命,請務必小心,最好少上戰場……”

    “不可能!獸人的刀斧殺不死我,背後的暗算更不可能殺死我!”

    卡洛斯轉過頭,目光掃過在場的所有人,然後平息了激動的心情,平和的說道︰“諸位,你們的幸福由我守護,我的背後就交給你們了。”

    侍衛們激動的熱淚盈眶,卻苦于國王近衛軍團的嚴苛軍規,只用挺胸收腹用無聲的驕傲回應國王的信任。

    “陛下,請允許我陪同您一起上戰場。”

    落雁請戰。

    “回去,回到奧特蘭克去,如果我死了,替我報仇。如果我凱旋而歸,我要背叛者的腦袋!”

    “但是陛下……”

    “相信我,最後的勝利一定會屬于我們。”

    卡洛斯感覺到自己的斗志開始燃燒。

    你們要我死,我偏要好好的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