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243章 死亡如風,常伴吾身

第243章 死亡如風,常伴吾身

    一路北上,耗時半月有余,終于和安度因洛薩取得聯系,卡洛斯一顆懸著的心終于放了下來。然而接近了正面戰場,那股濃郁到令人窒息的殺氣籠罩在聯盟與部落爭鋒的這塊土地上,讓每一個武者不寒而栗。

    “龍,能大能小,能升能隱;大則興雲吐霧,小則隱介藏形;升則飛騰于宇宙之間,隱則潛伏于波濤之內。方今春深,龍乘時變化,猶人得志而縱橫四海。龍之為物,可比世之英雄。”

    站在高處,目之所視皆小,唯獨心變大了,一種會當凌絕頂的快感讓卡洛斯不禁想到了mrcao先生的一段著名演講詞,忍不住念了出來。

    “陛下,那幫大爬蟲好像不會潛水……”

    這沒眼神的家伙,簡直掃興嘛,非要我說漢語你們听不懂才高興?意譯一下還有人挑刺,不想混了吧!

    “你們感覺到了什麼?”

    看著卡洛斯的眼楮掃來掃去,將軍們知道自己不說點什麼,怕是不給國王面子咯。

    “軍威雄壯。”

    “地勢開闊。”

    “獸人凶殘。”

    “大好河山。”

    “有殺氣!”

    哎,有個靠譜的!

    “沒錯,殺氣凜然!這場戰爭,不是為了土地、財富、權勢而進行的戰爭,而是一場為了生存和尊嚴而進行的戰爭。感受到了嗎,這股凜冽的殺氣自北方而來,在呼喚所有的勇士為了人類的解放斗爭去戰斗,是多麼讓人身心激蕩!”

    卡洛斯正在感慨抒懷,尚格雯婕走近幾步在卡洛斯耳邊說道︰“陛下,真的有殺氣,臣的第六感挺準的。”

    “啊哈?!”

    “報~~~~陛下。西面現大股獸人蹤跡,似乎是想趁我軍立營未穩,半道而截!”

    阿西巴!好尷尬啊!

    “獸人還真是好客啊。就讓我們接受這份好意吧,把他們的血肉都留下吧。”

    不想當影帝的國王不是好聖騎。卡洛斯面色不改的說著場面話下達了迎戰的命令。

    大軍行進,尤其是步騎協同,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每個軍團的進順序,步兵的夜宿地點,騎兵的休整地點,補給品的攜帶分配,軍團之間的配信聯系。

    卡洛斯自真心的感謝奧德倫將軍,如果不是他在辛特蘭的言傳身教。自己恐怕要鬧出不少笑話。

    排兵布陣、領軍前行,和沖鋒陷陣完全是兩個概念。你能打,不代表你身邊的人也能打,統籌指揮的難度也不小于上陣殺敵。將帥官兵缺一不可,這就是卡洛斯在戰爭中最真切的體會。

    一萬三千多步兵,八千騎兵,拖出了兩條七十多公里長的行軍陣列線。前方已經開始建造營寨,後方還在星夜兼程。

    獸人不可能分出太多進隊來對付自己,畢竟洛薩沒有龜縮防守,正面戰場上部落的壓力也很大。一但露出破綻就會被聯盟一頓痛打,眼繚亂的攻防節奏才是北方戰場成為絞肉機屠宰場的根本原因。

    那麼最多就是一支偏師,兩千到五千人都有可能。

    如果是純步兵部隊。遇到這些獸人,恐怕麻煩就大了。俱險而守,固地求援,甚至四散而逃都有可能,獸人用很少的兵員就能拖住人類很多的兵力。也不求殺敵,就是讓你走不快,等洛薩和奧格瑞姆都決出勝負了你也到達不了戰場,如果你要強行提,就必然露出破綻。我就跟在你身後放血吃肉。

    但是卡洛斯手里機動力量足夠,希爾布萊德北方的地形也適合騎兵作戰。七十公里的距離對騎兵來說也就是一個多小時的事。

    既然如此,你想要用偏師滯敵。就要有被刮骨吃肉的思想準備。

    該守軍營的守軍營,該放出去擴大境界範圍的動起來,該救援的牽馬上鞍去,該預設第二道防御陣地的領鐵鍬去。

    戰爭說著有點大,戰斗吧。戰斗不是你呼朋喚友大喊一聲小的們,給我上啊就完事的。第一波沖擊攻不下來,後續兵力補充怎麼安排,如果敵人反沖擊怎麼防守,萬一先頭部隊戰敗該如何接應,預設陣地的選址和構築是否及時,敵軍聲東擊西的話是否有足夠的兵力應對。

    戰爭,或者說戰斗,比的就是誰準備的更充分。

    一連串的指令下達完畢,已經是日頭偏西了。

    各部人馬按部就班的執行著卡洛斯的命令,卡洛斯卻沒有閑心端坐中軍大帳。

    謝天謝地感謝艾露恩,在艾澤拉斯這個個人武力值爆表的世界,將領不用因為害怕暗箭傷人而選擇大眾款的鎧甲武器。

    所以卡洛斯猶豫再三,選擇了一套蓋倫孤高游俠同款全身鎧,手持高仿[德瑪西亞之力],騎上赤紅戰馬,決定巡查一圈營帳,安定軍心振奮士氣。

    “陛下,前方多支獸人百人隊試圖滲透我軍陣地,正在交戰中……”

    中尉軍官的本意是前方危險,請陛下繞行。

    然而卡洛斯何許人也,人中赤兔,馬中呂……咳咳,每天處理文案,調解各軍團的糾紛,已經憋了一肚子鬼火的當前版本滿級聖騎士,何時畏懼過獸人,何時逃避過戰斗。

    二話不說,拍馬就上。

    馬上砍人和地上砍人最大的區別就是使力方式不同。

    地上砍人,力從足始,由腰聚,拓臂展,刀鋒如怒。

    馬上砍人,刀鋒拖拽,觸及敵人盾牌、鎧甲、肌肉時反而要收縮手臂回力,否則有拉傷肌肉甚至骨折的危險。

    一陣沖鋒,突襲獸人留下尸身過半,卡洛斯率領自己的親衛也沒有深追的意思,扭頭就趕赴下一戰場。

    在戰場上,個人崇拜總是有利于鞏固自己的權威。

    卡洛斯不會放過任何一個鞏固自己權威的機會。

    三兩句嘉獎的話語,一地破碎的獸人殘骸,威武的王者,鋼鐵般冷酷的近衛。這些堆疊在一起,強烈的感官刺激很容易就制造出卡洛斯的腦殘粉。

    毫無邏輯,卻異常好用。

    處理完這些小插曲,卡洛斯返回營帳。逃避並沒有用,書案上的需要自己處理的文件不會因為殺了幾個獸人而減少半分。

    在侍從的幫助下,卡洛斯卸下鎧甲,然後現自己貼身侍衛的手有些抖。

    “怎麼了?”

    卡洛斯隨意的問道。

    “陛下……”

    侍衛的聲音有些抖。

    卡洛斯回頭一看,一支湛藍的弩箭箭頭卡在自己鎧甲後頸部位。要不是自己一顆cosp1ay的靈魂在燃燒,喜歡弄些稀奇古怪造型的鎧甲裝逼,一般的鎧甲可擋不住這樣的弩箭。

    “王權神授,百邪莫侵,獸人的暗算怎麼可能傷害到我。”

    “陛下,這工藝……”

    “軍事工藝我奧克蘭特東部王國第一!”

    “陛下說的是。”

    能當近衛的自然沒有死腦經,雖然一臉憂慮,還是順著卡洛斯的話調整語氣接了下去。

    戰場之上卡洛斯身邊侍衛如林,為何會……

    侍衛一陣後怕。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