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242章 無形之刃,最為致命

第242章 無形之刃,最為致命

    力量永遠只是力量,沉溺于力量而成為力量奴隸的家伙不過是哀嚎的弱者。

    嗜血,狂暴,破壞**。

    被古爾丹成為祝福之血的玩意兒確實帶給了獸人這個種族無與倫比的力量————更強壯的體魄、耐力和爆力的提高、忍耐力的加強。

    或許需要幾百年的自然進化才能達成的目標僅僅是引用了一些惡心難聞的祝福之血就達成了,即使擁有一些微弱的瑕疵也是可以接受的。

    奧格瑞姆作為一個實用主義者,如是作想。

    征服的快感總是令人愉悅。

    從黑暗沼澤的大門一路北上,席卷半個大6,獸人所向睥睨。豐富的物資,充足的獵物,艾澤拉斯如同一個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寶庫,任由獸人去現,去支配,去揮霍。

    只是有時候奧格瑞姆也會想家。

    霜火嶺縱然不是個好地方,但那始終黑石獸人的家鄉。

    和高里亞食人魔帝國的戰爭結束了嗎,馬爾高克徹底臣服了嗎?

    清剿鴉人的工作完成了嗎?

    虎人和戈隆屈服了嗎?

    德拉諾,還好嗎?

    已經獲得了這麼多,現在收手是否可行,佔據半個東部王國,獸人是否可以停下腳步休整片刻。

    奧格瑞瑪腦海中閃過這樣的念頭。

    然後自嘲的笑了笑。

    怎麼可能,仇恨已經鑄下,怎麼可能說句對不起,大家你哈哈哈哈哈哈。

    攻打沙塔斯的時候,奧格瑞姆是不同意的,但是攻陷沙塔斯後。奧格瑞姆也是立場最堅定的剿滅派。

    生存本就艱難,生活更是不易。

    世界只有那麼大,你得到的多一點我就少一點。

    這種觀念放在個人身上叫做貪婪自私。放在族群之上就變成了深謀遠略高瞻遠矚,叫做遠見。

    多麼諷刺啊。一但和集合,和大家扯上關系,任何罪孽都是可以被原諒的。

    但是聯想到獸人在德拉諾的艱難生活,一切似乎又沒有什麼不對。

    與食人魔斗,與戈隆斗,與鴉人斗,與虎人斗,與天斗。與地斗,獸人就是靠著不屈的戰斗意志一路走了過來,從奴隸成為主人,最終君臨德拉諾,並將主宰艾澤拉斯。

    奧格瑞姆很少飲酒,因為酒精帶來的恍惚感讓他有種不確定的不安。但是今晚,身為大酋長,奧格瑞姆一小口一小口的已經喝了不少。

    能安排的已經安排妥當,剩下的都是短時間解決不了的問題。

    千夫長和督軍們已經全部上了前線,自己身邊突然安靜下來也是理所當然的。

    作為大酋長。作為部落遠征艾澤拉斯的最高統帥,奧格瑞姆需要永遠精神,永遠強壯。任何人都能疲憊,但是他不能。

    至少人前不能。

    可是奧格瑞姆擁有鋼鐵般的意志,卻不是真正由鋼鐵灌注而成。人類,或者說聯盟的抵抗遠比之前預期的頑強,部落大軍被桎梏在這片名為希爾布萊德的土地上太久了。

    作為獸人中的開明者,奧格瑞姆不僅擅長戰斗,對于計謀運用也有自己的一套心得。但是各種計謀在聯盟潑水不進的防御面前,總顯得力不從心。所以奧格瑞姆決定放棄戰術層面的謀略,直接利用戰斗力上的優勢直接碾壓過去。

    洛薩啊洛薩。你以為只有你會藏兵嗎?只有你會玩虛則實之那一套嗎?

    北方戰場,從七萬獸人大軍對陣十萬聯盟。奧格瑞姆知道人類的習慣,沒有兩倍的兵力。是不會和獸人正面戰斗的。

    所以洛薩最少隱藏了五萬人。

    連場大戰,接近兩萬獸人陣亡,但是聯盟最少也損失了三萬人以上的兵力,而部落得到的是陣地的推進。

    十公里,再往北十公里,部落就將突破聯盟設置的希爾布萊德包圍網。

    洛薩,錯誤了判斷了雙方的實力將是你最大的敗筆!

    因為在南邊,奧格瑞姆也藏兵了!

    西南大營不止兩萬人,在靠近索拉丁之牆的沿海密林,奧格瑞米分散隱藏了十七只千人隊。同時,留守濕地的獸人部隊也接到了奧格瑞姆的命令,將在約定的時間展開對薩爾多大橋的猛攻。

    到時候,自己在北面猛攻,濕地部隊向北猛攻,聯盟在希爾布萊德丘陵南部還能剩下多少人類,呼嘯而至的獸人大軍不管是南下攻破索拉丁之牆還是攻擊塔倫米爾轉道奧特蘭克,甚至剿滅辛特蘭那幫煩人的矮人都是極好的選擇。

    人類並非鐵板一塊,在獸人無窮無盡的攻勢面前,早晚會露出破綻。

    奧格瑞姆難得的放松在胡思亂想中度過,不知不覺坐在屬于部落大酋長的位置上睡著了。

    然而一絲血腥味刺激到剛剛入眠的奧格瑞姆,屬于戰士的本能讓他驚醒過來。

    “大酋長,不必驚慌,只是一些不長眼的家伙,已經解決了,您大可安眠。”

    “是嗎?”

    化身風中的劍聖時刻保衛著部落的大酋長,奧格瑞姆得到了肯定的答復後繼續閉眼休息,並沒有追問剛才到底生了什麼。

    而得知了消息的古爾丹卻暴跳如雷。

    “蠢貨,十足的蠢貨!無論是不是我干的,奧格瑞瑪都會懷疑我,而且這次不是我干的!如果幾個小毛賊就能了結了毀滅之錘的性命,我又何苦隱忍到現在?狹隘的無知,謎一般的自信。”

    暴露後,術士很快恢復平靜。

    “不過也無所謂了,懷疑到我身上也好,至少南邊更容易行事。”

    在突襲洛丹倫城失敗之後,獸人四散逃逸,繼續牽扯人類的精力,古爾丹帶著親信們返回了奧格瑞姆身邊。奧格瑞姆雖然不信任古爾丹的忠誠,卻從來沒有懷疑過古爾丹的能力,大戰在即,術士的力量是對抗聯盟法師的必需品。被集中起來的薩滿和術士被奧格瑞姆嚴密的保護,或者說監視著,古爾丹也不例外。

    我可以允許你有野心,但是我不會讓你的野心落到實處。

    奧格瑞姆一直對古爾丹散出這樣的訊息,使用並提防著古爾丹。

    但是奧格瑞姆是無論如何也想不到,古爾丹已經將自己與獸人剝離開來。

    “你去警告一下我們未來的大酋長,不要做些畫蛇添足的事情。”

    指使一名手下去警告自己的合伙人後,古爾丹喃喃自語道︰“剩下的事情就是如何脫身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