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245章 生或死,輪回不止,我們生,他們死!

第245章 生或死,輪回不止,我們生,他們死!

    ps︰大章節,實在不適合分章,所以拖到現在。----

    內瑟斯的名言是如此的霸氣而蘊含哲理,也符合語境,就用了。

    下一章交代下尾,第三卷的卡傲天歷險記更精彩。

    戰況從一開始就呈現出白熱化。

    艾澤拉斯諸國既沒有簽署《防止生化武器擴散條約》,也沒有什麼類似《日內瓦公約》的玩意兒。戰爭的唯一目的就是殺他,殺她,殺死它們!

    貫徹愛與真實的正義,懷著打完這一仗就能回老家結婚的喜悅,戰斗的狂熱彌漫著整個北方戰場。

    雙方排開陣型交戰的情況只存在于誰拿誰都沒有太多辦法的時候,或者說一方卡住了咽喉要道的情況。卡洛斯的部隊作為偏師,沒有義務也沒有必要和部落的主力正面硬踫硬。甚至說僅僅作為存在軍團,也能極大的緩解洛薩的壓力。

    但是我褲子都……我是說刀都快磨鈍了,你給我個小馬扎一袋爆米讓我旁邊看戲?

    真這麼干了以後還怎麼愉快的和小伙伴吹牛逼!

    所以卡洛斯權衡利弊,認為自己必須要搶洛薩的風頭。

    “此戰吾等必奮勇爭先,不求苟活,但求無憾。”

    最後的軍事會議上,卡洛斯用這樣的話語做出了總結陳詞。

    “你什麼意思,卡洛斯,當我是膽小鬼還是弱女子?我和巨魔殺個你死我活的時候,你曾爺爺還沒有出世!”

    奧蕾莉亞對于卡洛斯要將自己送離戰場的行徑非常不滿,終于在會議後找到機會一把抓住落單的卡洛斯。

    “奎爾薩拉斯答應出兵了。”

    “哈?!~~這和你要攆我走有什麼關系。”

    人美聲甜顏立表,一個哈字被演繹出如此豐富的情感內涵,卡洛斯也是有些遭不住。

    “我沒辦法舍棄家國幫你完成悲願,所以還是得靠自己。”

    “別說那麼多不明不白的。你到底……”

    卡洛斯伸出食指抵住了奧蕾莉亞的嘴唇,阻止了女子的喋喋不休。

    “我從來不認為復仇是錯誤的,也不認為追求復仇是不對的。但是我在不知不覺間。已經走到了這一步,身上背負了太多。已經沒有能力幫你了。不是不願,也不是不能,而是辦不到。去吧,回到的你的族人身邊,領導你的軍隊,了結你的悲願。然後,忘記一切吧。”

    松開手指,卡洛斯補充了一句︰“知道嗎。咱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是你最漂亮的時候。”

    卡洛斯走後,奧蕾莉亞呆立原地站了許久。

    “你個傻瓜不是臉盲癥嗎。”

    奧蕾莉亞輕輕的嗤了一身,轉身離開。

    三路進,卡洛斯的戰略目的是最大程度的殲滅獸人有生力量,至于激流堡游騎兵提議的鑿穿獸人陣線,會師聯盟主力……誰愛去誰去,反正我不去。

    步騎協同作戰一直是個大問題,除了預設陣地的阻擊追擊戰,步兵糟糕的機動能力不可能跟上騎兵的步調。然而純騎兵作戰。給養運送和陣地強襲戰又是每個將領都感覺糟心的難題。

    馬踏聯營?

    小說看多了吧,那叫什麼營啊,立些木板當湛藍而已。胳膊粗的木樁夯地三尺,這樣的營寨你破給我看?

    騎兵要麼餃尾機動,要麼波次沖擊,都是充分揮了自己機動力和沖擊力特長的戰術,都是以己之長攻敵軟肋的選擇。真把騎兵當成無敵兵種,把萬歲沖鋒當成萬能戰術,恐怕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吧。

    所以三路進,步兵居中,騎兵左右側應。卡洛斯完全放棄了奇策奔襲,擺出了一副堂堂正正的樣子。就是要和你肛正面。

    所以獸人高督表示不能忍啊,領著七千弟兄就來了。

    大家對持了這麼多天。游騎探哨你來我往,斥候特工短兵相向,視野做的好,戰爭迷霧等同于無,卡洛斯這邊才行進十公里,真是第一次體能困頓的時刻,獸人率先起了攻勢。

    “想趁我立足未穩時一股而下,不給我左右軍團回援的時間,獸人哪里來的勇氣!”

    卡洛斯感覺自己被輕視了,怒極而笑。

    除去留守人員,中軍一萬余人,前後三公里的主體縱深,獸人憑什麼覺得靠七千兵力在沒有設伏的情況下正面硬踫硬能夠快消滅卡洛斯的步兵主戰軍團。

    答案,強獸人!

    普通獸人縱然強壯,但是體型實際上和人類挺類似的,除了詭異的膚色和兩顆屬于萌點的大牙,基本能夠歸納進人型生物的範疇。而強獸人,那粗大的違反基本法的上肢和兩百米內弓箭不破防的黑綠色異化皮膚,令卡洛斯第一時間反應過來————教練,對面作弊,他們嗑藥了!

    被陰了,但是不能退縮,這一退,可能就一潰千里。

    “碾碎他們!”

    當地地形西南高而正北低,是個弧形緩坡,搶佔高地順勢而攻是所有指揮官不用教都會的技能。俯沖總比仰攻省力。

    第一時間的正面接觸,其實人數並不多,畢竟接觸面就那麼大不過是五百聯盟對陣三百獸人,但是幾乎一分鐘不到,第一批交戰的人類戰士和強獸人雙雙全軍覆沒。

    卡洛斯死死的咬著牙,又心痛又憤怒。一幫嗑藥畸變的獸人就這麼拼掉了自己積攢了好幾年的精銳先鋒軍,獸人果然都該死!

    “爆裂箭準備,分割戰場,命令各軍團縱向排列,搶佔有利地形。”

    雖然很想親自上戰場教獸人做人,但是卡洛斯沒有忘記,現在自己的職責是統帥,是命令的出者,是這只軍隊的大腦。

    在卡洛斯還不算糟糕的指揮才能下,人類和獸人戰成一團,接觸面不斷擴大。到最後。當投入預備隊的時候,一條兩公里長的交火線順著地形扭扭曲曲的蔓延在大地之上。

    站在坡頂,最多三五米的落差並不能提供太優秀的視野。看著自家士兵浴血奮戰,然而陣列線依然不斷被擠壓。卡洛斯真的怒了。

    “伊米爾和尚格雯婕在干什麼,快一個小時了,為什麼還沒有來支援!”

    “陛下,恐怕獸人攔截了我們的傳令兵,點烽火吧。”

    侍衛隊長靠近卡洛斯小聲說到。

    一瞬間,卡洛斯心動了,但是很快,憂慮促使卡洛斯放棄了這個念頭。

    烽火兵燹。

    只要點燃烽火。所有士兵必須向著烽火燃起的方向進。

    萬一這就是獸人的打算,萬一這就是部落的計謀怎麼辦?

    圍點打援是屢試不爽的經典戰術,自己本來還沒有被圍,不能自亂陣腳啊!

    獸人不按套路出牌,著實打了卡洛斯一個猝手不及、縱然自傲,卡洛斯也只敢放話自己能一個打五個,自己的近衛和獸人單挑不落下風,放到普通士兵身上,兩個打一個都是好漢子了。沒有試探,沒有陷阱。甚至沒有後手,這幫磕了藥的獸人只會一招f2a,偏偏自己的援軍還出了問題。卡洛斯在焦慮中,有些自亂陣腳了。

    尚格雯婕和伊米爾被自己的反對派買通了?

    反對派和獸人有暗地里的交易?

    自己被洛薩賣了?

    還是自己的騎兵部隊被全殲了!

    不行,不能亂想,不能自亂陣腳。

    卡洛斯強行壓下雜亂的心緒。

    “讓塔斯丁苟們準備好。”

    傳令官在重復了一次命令並得到國王點頭確認後,飛快的離開。

    五百米開外,一個強獸人再次生異變,身型再次暴漲一圈,手中碗口粗細的木棒橫掃,人類士兵橫飛出去一片。

    卡洛斯看在眼里。目光掃視,沒有現合適的武器。再掃一圈,兩步走到騎手身邊。奪過一只綁有聯盟獅頭標志的加長禮儀長槍。

    這種長槍的槍頭是沒有開鋒的,一般是在閱兵式或者隊列行進中當做標桿用。

    卡洛斯退後幾步,聖光之力關注其中,加助跑猛力揮出,長槍閃耀著聖潔的光芒穿過人類士兵的頭頂,穿破那凶悍獸人的胸膛,透桿而出,旋轉的絲綢旗幟攪碎了獸人的肺部,巨大的痛苦讓獸人只能無聲吶喊,然後倒地。

    槍桿和獸人的尸身相互支撐,浸血的聯盟軍旗在重力的作用下緩緩展開,剎那間人類方歡呼如潮,卻也激起了獸人更加嗜血的野性。

    裝逼裝大了,卡洛斯含恨出手,雖然威力十足,但是跨越如此遠的距離擊殺一個小隊長級別的獸人,所耗費的聖光之力足夠卡洛斯在獸人堆里三進三出了。

    我要是烏瑟爾那個聖光電池多好。

    卡洛斯有些郁悶的想到,驟然耗費大量的聖光之力讓他有些輕微的眩暈感。

    “老板,塔斯丁苟為您服務。”

    焦灼的戰況吸引了卡洛斯的全部注意力,不斷的安排任務調配部隊,讓他沒有第一時間現苟塔金已經站在了他身後。

    “向我證明巨魔的力量。”

    卡洛斯頭也不回的伸手前指。

    “看到那條干涸的小溪了嗎,我不希望在它的東側有任何獸人活著。”

    “我以為您會要求我證明巨魔的忠誠。”

    苟塔金意味深長的說道。

    “你們已經證明過了,現在我懷疑的是你們的力量。”

    卡洛斯依然沒有回頭。

    “哦,我寧願您繼續懷疑我們的忠誠,而不是力量。”

    見到卡洛斯不回頭,苟塔金愉快的笑了起來。

    “因為,我們的力量為您所用。而您,無可匹敵。”

    轉身離開,苟塔金吹了個響哨,一只被馴服的叢林迅猛龍從後方竄了出來。其他馬匹被獵食凶手的氣息驚擾,不安的嘶鳴著,騎手打著趕緊安撫坐騎,而來自奧特蘭克山脈的高山馬則不屑的打著響鼻蹄子刨地,好像在說︰小樣,敢過來一蹄子撅不死你。

    苟塔金和他的塔斯丁苟佣兵團已經得到卡洛斯軍隊中大部分奧特蘭克軍人的初步認可,這些帶著牙套會講葷段子的巨魔得到了他們應有的那份軍需補給。雖然人類盔甲改造成巨魔全身甲有些不倫不類,少不了補丁打鐵。

    但是。就是在這些為人類征戰的巨魔佣兵身上,卡洛斯看到了一萬年前那兩個龐然大物的些許影子。

    因為頭盔實在不好改造,大部分的巨魔選擇不帶頭盔。一小部分用解釋的木板做成了面具防御正面的箭矢,被人類士兵們戲稱為“大壞蛋面具”。作為領。苟塔金總是有些特殊待遇,比如用于乘騎的迅猛龍,比如說一套定做的厚實鎧甲,比如用座狼頭骨為材料制成的附魔頭盔。

    “小的們,狩獵開始了,讓我們殺個痛快!”

    或是盤腿檢查武器的巨魔,或是蹲坐吃零食,紛紛起立站起。

    當巨魔挺直腰桿時。他們身邊的其他人類士兵才現這些家伙真高啊。

    “奧特蘭克的國王卡洛斯問了我一個問題。”

    苟塔金用玩味的語氣說道。

    “那個巨魔劊子手,巨魔統治者,巨魔的大老板問我,巨魔和獸人誰更強。”

    “當然是我們!”

    “新巨魔更強!”

    “啊,啊啊,啊啊啊啊!”

    巨魔語,通用語,意義不明的嚎叫,無論是那種回答,都反應出了巨魔高漲的戰意。

    “我們的任務是一條河。干枯的河,西邊隨意,東邊必須是我們的!”

    苟塔金用巨魔語解釋著塔斯丁苟佣兵團的任務。

    “那麼領。河道是誰的?”

    “也是我們的!”

    苟塔金的回答讓所有巨魔感到滿意。

    用人類看來一搖一晃的扭曲步伐,巨魔踏入了戰場。

    哼,嗑藥又如何,漲力量掉智商。

    在不斷的調兵遣將中,卡洛斯敏銳的現了這些強獸人的智商有問題。

    你退他就進,沒有原則不講道理。

    當人類士兵熟悉與強獸人作戰的戰斗方式後,傷亡開始減少,戰線開始反推。

    塔斯丁苟的新巨魔們本身就是祖瑪沙爾的佼佼者,在接受了人類的戰陣理論後。更是宛如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長矛雖然好用,奈何戳起來威力太小。純爺們就是要享受刀刃砍在肋骨上猶如彈琴般的美妙音感,就是要享受對手熱血噴臉的暢快。

    憑借這新巨魔強大的生命力和不俗的戰斗力。卡洛斯暫時遏制住了這只獸人從自己右翼繞過陣線的勢頭。

    而左翼,戰線還是不可避免的越來越長。

    自己手下的騎兵不夠,現在動沖鋒無非和獸人打個五五開,該死,為什麼自己的兩只騎兵大隊到現在還沒有消息,難道真的只有點燃烽火嗎?

    就在思考問題的時候,強獸人又一次撕扯了卡洛斯的中段戰線。

    “近衛軍團,前去穩固戰線!”

    “陛下,我們必須小心……那個。”

    侍衛長委婉的提醒到。

    “你們去或者我親自去。”

    卡洛斯用冷酷的眼神望著自己的侍衛長。

    “陛下,臣只需要一半的人馬足夠。”

    侍衛長點頭致意,不再多話,轉身就走。

    無數次,卡洛斯都想直接上前線痛快的廝殺,但是他不能。自己身邊只有領兵的大將,沒有統御全局的帥才,不到援軍抵達那一刻,他不能放棄自己的職責。

    因為王教國立騎士團的聖騎士們英勇的作戰和積極活躍,最前線的人類士兵始終勉強保持著陣型。只要陣型還在,獸人就無法人類的整體防御,無法展開自己的全部兵力,也揮不了單兵戰斗力優于人類的優勢。

    “這些獸人是傻逼嗎,這時候只要身後來一直千人隊突襲,我軍也受不了啊,繞也該繞到了吧,什麼鬼?”

    自己的侍衛長已經從前線下來了,雖然喘著粗氣,但是鎧甲上的血都是別人的。

    “或許是有別的陰謀吧。”

    侍衛長也不確定,只能籠統的回答卡洛斯的問題。

    “十人一組,派遣二十,不三十組斥候探查我們身後十公里的範圍,去回。”

    卡洛斯下達了自認為最穩妥的命令。

    傷亡已經過兩成了。用一萬人的步兵去和七千獸人肛正面,卡洛斯腦子還沒有抽風。如果是三十年後的暴風城皇家衛隊,人類只需要a過去就好了。但是這是第二次獸人戰爭,自己手下的是奧特蘭克的軍隊。即使過六千是久戰老兵,也經受不住這樣的損失。卡洛斯非常的焦急。再不變招,恐怕就維持不住士氣了。

    但是側翼騎兵從開戰到現在毫無音訊,這讓卡洛斯忍不住懷疑這是一個巨大的陷阱,根本不敢把手里最後的預備隊投入戰場。

    從下午三點打到太陽下山,戰斗還在繼續,獸人一點收兵的意思也沒有,數次讓自己的侍衛長帶領近衛軍團救場,侍衛長終于負傷了。左手被獸人砸骨折,這個堅強的男人讓屬下用布料將使不上力的左手綁死,依然站在卡洛斯身邊,沒有下場休息的意思。

    “陛下,您已經第三次讓斥候探查了,您在害怕什麼?”

    “怕有陰謀。”

    卡洛斯眉頭緊皺。

    “我的騎兵去哪了,對面的獸人是傻逼嗎,太多太多的疑問了。第一次接觸的兵團都已經輪替休整兩次了,獸人腦子有病嗎,無腦的沖。沒有輪替,沒有波次。哈,用一萬人殲滅七千獸人。我這麼上報,洛薩會不會說我謊報戰功?”

    “級不會作假。”

    侍衛長沒有听懂卡洛斯的意思,或者裝作沒有听懂。

    戰線上,獸人的攻勢已經疲軟下來,不知退卻的沖擊卻沒有沖破人類的戰線,人類在輪替,而獸人卻是死一批換一批,迷之自信。

    “陛下,大捷。陛下,大捷!”

    傳令兵騎著快馬飛奔而來。

    “在霍恩希利爾鎮。尚格雯婕大人和伊米爾大人圍殲了獸人三千守軍,傷亡幾乎微弱不計。焚燒了獸人大量補給。”

    霍恩希利爾?那不是在西北方向六十公里遠的一個城鎮嗎?

    “那兩個傻逼!”

    卡洛斯勃然大怒,自己的左右側翼越過了中軍完成了一場漂亮的殲滅戰,自己這個國王……

    “啊!”

    卡洛斯千言萬語只能匯成一句哀嚎。

    為什麼自己的將軍打了勝仗自己卻如此的無力。

    “陛……陛下,伊米爾將軍正在回援,最多兩刻鐘就到。”

    “長途奔襲一來一去就是一百二十公里,等他來吐舌頭?”

    不再理會報捷的傳令兵,卡洛斯抽出了自己的奧金斧。

    “全員準備!,突襲!”

    遠處的獸人指揮所,高階督軍對于獸人糟糕的表演不言不語。

    “是時候撤退了。”

    “不急,人類的體力還沒有壓榨干淨。”

    獸人督軍反駁了自己身後鐵甲人的意見,鐵甲人從身形上看更像是人類而非獸人。

    “何況,終于奧格瑞姆的士兵還沒有死完,慌什麼。”

    “卡洛斯要動手了,我可沒有把握在保護你的同時和他交戰,那小子是個怪物。”

    鐵甲人說道。

    “奧特蘭克的國王是個怪物?哈哈哈哈,從你們這些死而復生的怪物口中听到這個說法,倒是挺新鮮的。”

    獸人督軍語出嘲諷。

    “都是為古爾丹大人效力,何必呢。”

    “夠了,用暗影法術控制我的心智,卻給予我理智,古爾丹就是個不折不扣的惡棍!”

    “然而你必須服從于古爾丹大人。”

    “是的,我必須服從他,哈哈哈哈。”

    作為奧格瑞姆的親信,部落南面防御作戰的總指揮,獸人的高階督軍,此刻他無比的痛恨古爾丹,卻無可奈何。

    一萬三千獸人因為自己的命令,和激流堡的游騎兵,奧特蘭克國王的軍隊死磕,不惜代價的死磕,只是為了讓古爾丹能夠順利的帶著自己的氏族悠然南下,讓聯盟無力追擊。

    奧格瑞姆?部落?獸人?

    賣啦,全部被古爾丹賣啦!

    “你似乎特別痛恨巨魔?”

    獸人督軍現了見識或者說保護自己的死亡騎士總是盯著戰場上的巨魔看,忍不住問道。

    “活著的時候恨,現在只是習慣而已。”

    死亡騎士淡定的答道。

    又過了片刻,獸人督軍忍不住贊嘆道︰“你說的對,奧特蘭克的王強壯的不像個人類,我甚至懷疑他是不是被施展了變形術的戈隆。走吧,喪失了理智的獸人不是他的對手。”

    激流堡游騎兵贏了,奧特蘭克軍隊快要贏了,吉爾尼斯和洛薩卻近乎崩潰。

    奧格瑞姆已經站在了山口,聯盟縱然死守山腰,卻不可能抵擋住獸人的死攻。

    “洛薩,安度因洛薩,你太托大了,是什麼給了你和我們獸人一對一的勇氣!傳令,讓投石機部隊上前,摧毀人類的防御工事,去問問術士,還能不能召喚地獄火,趁夜攻擊,翻過這道山口,就是銀松森林,部落終于要贏了!”

    奧格瑞姆前所未有的興奮,終于,終于,還有三百米的山路,自己就將戰勝聯盟,獸人就將戰勝人類。一種前所未有的成就感充斥在奧格瑞姆心中。

    沒有險要可守,你洛薩手里那點殘兵敗將不過就是任由我們獸人砍殺的土雞瓦狗,我要把你的頭骨瓖嵌在毀滅之錘上,我最大的敵人!

    奧格瑞姆縱然沉穩,也有些飄飄然的感覺。

    但是就在這時,親信的手下乘騎座狼飛奔而來,翻身下馬在奧格瑞姆耳邊說了一句話。

    喜悅,疑慮,困惑,微笑。

    “算了,勝利唾手可得,夜戰徒勞損耗兵力,每個獸人的生命都是寶貴的,停止進攻,安營扎站,明日再戰。”

    奧格瑞瑪用帶有滿足的語氣更改了命令。

    原因只有一個,因為來者告訴他————術士集體失蹤,後軍失去聯系。

    古爾丹,你是部落的罪人!

    奧格瑞姆越是怒火中燒,臉上越是從容。

    三百米,看人只有半個指甲蓋不到的大小,但是奧格瑞瑪知道洛薩一定在山上。沖著人類倉促回守的陣地做了個抹脖子的動作,奧格瑞瑪安排屬下趁夜修建進攻用的坑道和塔樓。

    要想騙過敵人,必須先騙過自己。

    離開了人類的視線返回,奧格瑞瑪乘騎座狼狂奔不止。

    真相,到底生了什麼,部落的大酋長需要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