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246章 時間都去哪了?

第246章 時間都去哪了?

    或者貪財,或者好色,要麼護短,要麼嗜殺,英雄好漢們總有著這樣或者那樣的破毛病,但是只要被人尊稱一句英雄好漢的家伙,必然有一個共通點————果斷。網

    果斷到了極點就是非常不科學的迷之自信。

    成功者的迷之自信被稱為英明神武料事如神。

    失敗者的迷之自信被稱為盲目武斷不听人言。

    所以自信無關對錯,對的是天意,錯的是世界!

    野生圖拉揚又出來刷存在感啦,在洛薩最猶豫不決的時候帶著一票人馬趕回了洛薩身邊,跟老大說打吧。

    歸豢的白銀之手兄貴團又出來秀肌肉啦,灑家不問敵人是誰,只問敵人在哪,安度因哥哥,替天行道的旗子立起來吧!

    緩過氣的泰瑞納斯也使用了5oqb一個的小喇叭喊話啦,洛薩吾友莫慌,下個月工資我給你會員續費。

    利好消息如此之多,那麼那些含淚哭窮的將軍們就不管了吧,能動起來的都動起來,輕傷不下火線是我大聯盟自古以來的優良傳統。

    多古?

    那個傻缺問的問題,兩年多了,古不古!

    當卡洛斯接到戰報時,河谷大戰已經是一周前的舊聞了。

    思前想後,結合自己所掌握的那些其他人不應該知道的消息,卡洛斯重重一拳頭砸在了自己身旁的崗岩上。

    “陛下?”

    “好啊,贏啦!”

    卡洛斯作為1v4的帝王能力者,無師自通了這項技能,電光火石之間轉怒為喜。

    “聯盟贏啦!”

    “陛下,但是洛薩爵士的兵力恐怕……”

    “傳我命令,全軍出,務必追上洛薩元帥,合兵一處。◆”

    卡洛斯的軍隊本來就在洛薩南方,即使消息滯後了將近十天,要追趕上洛薩的腳步並不算困難。

    所以當卡洛斯率領奧特蘭克的軍隊與洛薩勝利會師之後。洛薩用最隆重的禮儀歡迎了卡洛斯。

    “獸人完了,他們內部出了亂子,機不可失,時不我待啊。元帥!”

    當洛薩向卡洛斯詢問軍略時,卡洛斯甚至沒有任何的開場白,直接點出了洛薩最大的疑惑。

    “你是說,獸人內部的派系斗爭激化了?”

    “更糟糕,不對。這對我們應該是好事才對。恐怕是獸人已經陷入內亂了。”

    “哦?”

    洛薩希望繼續听下去,卡洛斯卻閉口不言。

    “那麼你認為我們應該怎麼做。”

    洛薩能夠調和聯盟這麼大個亂攤子,自然也是老奸巨猾之輩,懂得求同存異的道理,直接跳過了這道坎兒。

    “窮追猛打。”

    “但是目前,我們手頭的機動力量不夠啊。”

    “對奧格瑞姆窮追猛打。”

    “哦?”

    “我想,我們可以……”

    和聰明人說話不用拐太多彎,舒坦,省事。

    洛薩將身邊所有的侍從都遣散出去,卡洛斯彈彈手指。做了同樣的事。

    沒有人知道卡洛斯巴羅夫和安度因洛薩談論了些什麼,但是當圖拉揚和烏瑟爾這幫老兄弟以為可以再次和卡洛斯並肩作戰的時候,得到的確實卡洛斯留下了自己的大軍,獨自離開的消息。

    “元帥,卡洛斯……嗯,咳,陛下,他……”

    “卡洛斯啊,他正在屬于他的戰場進行最後的決戰。■”

    洛薩的表情陰晴不定的回答了圖拉揚的疑問。

    兵敗如山倒,說的就是奧格瑞姆。

    古爾丹那個二五仔不僅在背後抽自己刀子。還要自己幫他擋刀子,等到奧格瑞姆一身疲憊的回到部落的西南大營,已經是一個月後的事情了,然後部落的大酋長現港口已經空無一物。

    雷德黑手肅清了所有忠自己的人馬。帶著黑石氏族回濕地去了,古爾丹清剿了所有的阻礙者,不知所蹤。

    “大酋長,現在不是泄氣的時候,部落只不過是暫時的失利,在海那邊。在門那邊,獸人大軍無窮無盡!”

    面對屬下的打氣,奧格瑞姆回應以爽朗的笑容。

    “你說的對,收攏人手,讓濕地那邊想辦法拼湊一只艦隊,讓龍喉氏族派遣更多的紅龍,我們需要挺過這段艱難的時刻。”

    聯盟和部落在希爾布萊德怎麼打已經不是卡洛斯需要關心的事情了。

    縱然自己百般算計,歷史的慣性終究用另一種方式維持了時間線的延續。聯盟不出意外的話,應該是贏了。真要出什麼意外,自己也管不了了。

    那麼,屬于他卡洛斯巴羅夫的戰爭,屬于巴羅夫家族的戰爭,應該要出個結果了。

    奧里登匹瑞諾德,艾登的二兒子,反卡洛斯同盟的核心人物,應該見一見了。

    卡洛斯率領著不足三百人的親衛一路北上,仿佛是要去洛丹倫城,然而在抵達洛丹米爾湖西岸時突然登船,消失在了所有跟梢人員的視野中。

    在夜色濃霧的掩護下,卡洛斯依照一份秘密地圖所指示的地點登6,然後派人包圍了附近一處隱秘的莊園。

    清理了所有的探哨後,卡洛斯親自搖了搖大門外的銅鈴。

    “什麼人?”

    一個瞎了一只眼楮的老門房拉開擋板觀察來人,卻現自己看不到來者的臉,只好往下蹲了蹲。

    “長子之血的保護者。”

    說出暗語後,大門打開。

    老邁的門房如何是卡洛斯的對手,在頸部動脈用力一按,老人便暈死過去,兩個打手試圖吹響口中的響哨,卻現自己無論如何用力,確實一點聲響也不出。

    “索拉,別殺人。”

    卡洛斯站在原處,制止了法師的殺人戲法,同時也提醒著所有參與行動的人,不要殺人。

    親衛們魚貫而入,很快控制了這一處莊園,高效,隱秘。

    主屋外。卡洛斯猶豫了片刻,終于認清自己執著的不過是偽善,自嘲的笑了笑,伸手握住了門把手。 嚓一聲連把手帶門栓一起破壞,然後拉開了大門。

    “喲,大家好,聚會算我一個吧!”

    對著滿屋子的現任貴族,前貴族。得到允諾的將來貴族,卡洛斯張開了雙手,似乎想擁抱在場所有人。

    “是母後出賣了我,是嗎?”

    奧里登匹瑞諾德制止了自己這一方的慌亂,強做鎮定的問道。

    “薩莎阿姨可是斯塔克家族的女兒,怎麼會做這樣的事情。”

    卡洛斯笑的很溫和。

    “但是只有母後的人沒有來。”

    奧里登嘆了一口氣。

    “所以我來了。”

    卡洛斯離開大門,一步一步走進大堂,然後拍了拍長桌尾側某人的肩膀,示意他站起來,然後自己坐了下去。

    “為什麼。”

    卡洛斯問道。

    “你知道的。”

    奧里登雖然端著酒杯的手有些抖動。■但是聲音卻很清澈,眼神也沒有顯示出多少慌亂。

    “殺了他,殺了他一切問題都將得到解決!”

    有人因為恐懼而嘶聲力竭的喊道,卻被卡洛斯和奧里登一起怒目而視,只好偃旗息鼓。

    “針對我,沒有問題,為何賣國?除了奧特蘭克城,其他所有的土地都可以割讓,巴羅夫家族的所有遺產都可以不要。這樣的復仇意義何在,這樣的王冠要來何用?”

    卡洛斯用真誠而認真的眼神望向奧里登。

    “沒有那麼夸張。普羅德摩爾家族要南海鎮,米奈希爾家族要布瑞爾和凱爾達隆,格雷邁恩家族要希爾布萊德北部,激流堡要金銀珠寶。塔倫米爾依然是我的。”

    奧里登平淡的回答。

    “嗯,我就當是真的,罪名是什麼?”

    卡洛斯深吸了兩口氣,然後問道。

    “沒有罪名”

    奧里登回答。

    “哦?我以為會是弒君。”

    卡洛斯自己笑了起來。

    “我知道父王不是你殺的,這件事上是我們匹瑞諾德家族欠你個人情。”

    奧里登的話語也很誠懇。

    “哦?!”

    卡洛斯有些吃驚。

    “因為背叛聯盟背叛人類,滋味真的不好。”

    奧里登放下了酒杯。站了起來,大聲喊道︰“以主人的命令,行動!”

    反對卡洛斯的貴族們等到了盟主的命令,齊齊拔出佩劍,想要在此總結卡洛斯的性命,但是當黑色的利爪刺破他們胸膛的時候,才驚恐的望向奧里登。

    “卡洛斯陛下在和反對派秘密會談的時候遭遇不測,彌留之際秉承奧特蘭克的意志,將王冠歸還匹瑞諾德家族,多麼完美的劇本啊。”

    在龍人的圍簇下,奧里登的眼神中泛出不正常的猩紅神采。

    “原來是大表哥的手筆啊,難怪,難怪。”

    卡洛斯淡定的點點頭。

    “陛下,我們遭受怪物的襲擊!”

    侍衛長沖進房內向卡洛斯報告敵情。

    “一個不留。”

    “嗯?是!”

    侍衛長完美的體現了什麼叫軍人以服從為天職,得到命令後果斷離開,視房內情況于無物。

    “卡洛斯,你很厲害,但是是什麼讓你在巨龍的偉力面前如此狂妄?”

    解除變形術的龍人和半龍人身高都在三米以上,一、二、三……七頭龍人,四頭半龍人,是一個龐然大物成扇形圍住卡洛斯,奧里登認為自己已經成為勝利者。

    “當然是因為我知道耐薩里奧已經去外域了啊。”

    卡洛斯站了起來。

    “難道你認為這些玩具一般的半成品就能阻擋住我嗎?”

    扯下披風,從後腰解下兩把手斧,卡洛斯心中充滿了斗志。

    久違的困惑被解開了,這種感覺真爽啊。

    這麼想的,百萬造型的卡洛斯兩把手斧投擲出去,然後轉身就跑,在這種狹小的室內和龍人肉搏,他腦子沒病。

    “追!”

    “切~”

    “哈哈哈。”

    奧里登指揮著龍人破壞了大門沖了出去。

    黑的人類美少女在二樓撥開窗簾不屑的鄙視道。

    吃著薯片的女侏儒看著手中的小書不知道笑著什麼。

    “奧妮,離開吧,這攤渾水是時候結束了。”

    “克羅米老妖婆,世界這麼大,怎麼哪里都遇得到你?”

    “小奧妮,我可是來救你性命的喲,你這麼說阿姨可是會傷心的。”

    “……”

    青春靚麗的美少女知道自己不是眼前惡意賣萌的老妖婆的對手,只好壓制怒氣隱忍著。

    “我們打個賭吧,你的那些手下不會是卡洛斯的對手。”

    “那可是一百只龍人!”

    “就說賭不賭吧。”

    “賭什麼?”

    “回去,回你自己的巢穴去。”

    奧妮克希亞想了想,反正克羅米在這鎮場子,自己也沒有機會動手,贏了一切照常,輸了沒有損失,為何不賭!

    “好,一言為定!”

    美少女伸出手掌想要和侏儒擊掌,女侏儒卻用油膩的手掌在美少女的袖子上擦了擦手。

    忍,忍,忍,龍憎神煩克羅米能活到現在,自然不是自己這種兩百歲不到的小龍能對付的,奧妮克希亞深呼吸兩口壓住了火氣,將目光轉向窗外。

    在時光龍的結界內,空間被固化,縱然龍人們粗暴的破壞著莊園內的建築物,主屋二樓的這個小小房間卻連一絲的抖動也感受不到。

    “這不可能?”

    慢慢的,奧妮克希亞絕美的面容泛起了驚訝的波瀾。

    “人類可是很神奇的種族,一切皆有可能。”

    克羅米不淡定的合上了手中的書籍。

    “又看完了,不知道追什麼好了。也不知道《異常魔獸見聞錄》更新沒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