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247章 不控女兒的父親不是好國王

第247章 不控女兒的父親不是好國王

    </script>“天吶,他可真高!”

    “這些騎士長的真嚇人!”

    “前方不是還在打仗嗎?他怎麼會到洛丹倫城來?”

    “獸人不是已經失敗了嗎?我們已經贏了啊!”

    “拜托,就是三萬頭豬也不可能那麼快殺干淨啊,何況是獸人!”

    沒有理會市井小民的討論,卡洛斯率領著自己的衛隊騎行在泰瑞納斯精心準備的迎賓路線上。

    為了毀滅奧里登的小團伙,一百四十七名忠誠勇猛的侍衛長眠在青山之間。原本侍衛長是向卡洛斯提議全員血衣登場,被自家國王一巴掌把頭盔都拍歪了。

    “你演給誰看?別人洛丹倫王國為了抗戰死的人不比我們少,再說我是去提親的,你一身戰爭硝煙是想表達幾個意思?”

    卡洛斯用帶有憐憫的目光嘲笑著自己侍衛長的政治智商。

    “但是陛下,大家都是久戰的勇士,您要我們穿這種作秀的鎧甲,這種胳膊抬高點腋下就要開縫的彩衣,屬下很沒有安全感啊。”

    侍衛長做著最後的努力。

    “勝利者不在于做成了多少事,而在于得到了多少實在。所以,少抱怨,洛丹倫城的子民喜歡看什麼,我們就穿什麼。”

    當侍衛長看到卡洛斯打開箱子,閱讀了吉安娜的留言後,把玩那身騷包到爆的鎧甲時,整個人都平衡了。

    反正最丟人的不是我,心里舒坦了,于是侍衛長貫徹落實自己國王的最高指示去了。

    于是,就有了如同馬戲團游街般的這一幕。

    騎士們昂首挺胸生怕動作大一點把閃閃發光的鎧甲弄出褶皺,卡洛斯像一只穿戴花里胡哨的猴大王一樣的對著洛丹倫城的子民們揮手致意。

    恍惚間走神,卡洛斯想起了上輩子看過的一則書評。覺得挺有意思的。

    【穿越異界,不提出生,不說際遇。只說說身為主角,身為穿越者。家族是王國中第二大貴族,預見到家族未來危機,不去種田,不去賺錢,不去經營,不去練兵,竟然選擇庶人之劍,十年時間磨練武技外什麼也沒做!之後加入戰爭中。百戰百勝,從無敗績,漸漸成為一名合格的將軍,然後不培養嫡系,不種田發展,除了掠奪敵人外就坐吃等著山空!再之後弒君成了國王,不管理國家,不黑心攝取利益壯大,也不會去搞獨裁,更不會運用國王手中權力。一心扎入政治漩渦!全程看來,主角一心情願的進入自己不熟悉的領域,在別人制定的游戲規則下傻傻玩耍。有點小聰明,缺乏大智慧,舍本逐末,放棄優勢,非要以己之短與別人的長處相爭,幼稚兼無聊!】

    如果自己有敢叫日月換新天的魄力,上輩子就不會混的那麼慘了。

    如果自己真的信了世界上有主角光環,這輩子早就被別人給玩死了。

    君王本就是站在棋盤最中間的棋子,是規則的受益者。你去不維護這套規則,一來就想打破一切。那麼。就算你僥幸打破了就有的規則,又如何保證自己將成為新的規則受益者。又哪里來的底氣頂著舊有規則受益者的全力抵制來制定新的規則?

    政治游戲不管游戲方式怎麼改變,游戲本質從未變過。

    你連在別人坐莊的游戲里作弊挑漏洞都做不好,哪里來的勇氣自己坐莊,是準備學佛主割肉喂鷹嗎?

    一路行至皇家廣場,泰瑞納斯帶著王室成員排成一列鼓掌致意,用凱旋儀式歡迎了卡洛斯的到來。而卡洛斯取下頭頂翎羽足有一米高的奇葩冠冕教給自己的侍衛長,繞後從馬鞍袋中取出象征著奧特蘭克王權的鐵王冠帶上,才擁抱了完全看不出任何情緒變化的泰瑞納斯,親吻了洛丹倫王後的手背,接著一一和弟弟妹妹輩的小家伙們打招呼。

    春熙路里逛過街,朝天門邊望過景,南京路上把過妹,深夜逃亡三里屯,卡洛斯什麼場面沒有見過,洛丹倫王宮的人造景觀對于艾澤拉斯的原住民來說或許大氣磅礡震撼人心,但是對于卡洛斯而言,還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更讓他心醉。

    一路上的真淡定讓泰瑞納斯忍不住高看了卡洛斯一眼,直到……

    “這是?!”

    “十勝石豐碑,等到戰爭徹底結束,我將命工匠將所有為了聯盟而陣亡的勇士名字雕刻其上。”

    十勝石又名黑曜石,是一種因為火山熔岩迅速地冷卻凝結,晶體結構沒有足夠的時間成型而自然產生的玻璃。

    卡洛斯不是沒有見過黑曜石,但是如此巨大且純淨的十勝石,依然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英雄的人民,人民的英雄,縱然艱苦,我們終究贏了。”

    卡洛斯加重語氣點出了“我們”這個詞。

    “是啊,贏了。”

    泰瑞納斯臉上帶著感慨的笑容,卻沒有給予卡洛斯肯定的答復。

    接風洗塵,擺酒設宴,準備工作有條不紊的進行著,離開席還有一小段時間,卡洛斯和泰瑞納斯在精室安坐。

    “泰瑞納斯大叔,你听說過一個叫奧里登的家伙嗎?”

    卡洛斯終究沒有泰瑞納斯的養氣功夫,也沒有足夠的時間耗下去,忍不住先開口破壞了精室內短暫的安寧。

    “你是說艾登的佷子奧里登.匹瑞諾德?听說過。”

    老狐狸……

    “我听到不好的傳聞,有人污蔑奧里登是他母親與先王艾登私通的產物。逝者已逝,怎可污名染身,我追查了一下,發現源頭居然是從洛丹倫這邊傳來的。”

    卡洛斯有的沒的,看似漫不經心的說著。

    “嗯,確實不好,我會派人看看。”

    派人看看,連探查都不用,好輕巧。

    “好吧,有大叔出面,這股歪風邪氣自然翻不起天,就不提他了。關于提親的事……”

    “卡洛斯,你一路舟馬勞頓,先歇息歇息吧,回頭我們再詳談。”

    鬧哪樣,這種獨處的時機不談點意向性的正事,難道……

    卡洛斯大腦飛速運轉,思量著所有的可能性。

    隱秘莊園的事情可能還沒有暴露,自己的底牌也沒有掀翻,既沒有拒絕也沒有肯定,可能性太多了,不好判斷啊!

    從泰瑞納斯哪里得不到有用的信息,卡洛斯甚至判斷不出奧里登喪失心智前的話語到底是真是假。到底是一張無形的大網已經籠罩在了自己身上,還是僅僅是個進行中的計劃。

    “卡洛斯。”

    泰瑞納斯站了起來,走到窗戶口看著窗外初春的景色。

    “我是個國王,也是位父親,我希望我的孩子生活幸福美滿。”

    所以呢?但是呢?

    卡洛斯等了半天,也沒有等到泰瑞納斯的轉折,仿佛泰瑞納斯只是在和他聊家常。

    我曰!

    卡洛斯突然覺得腦海中的靈光一閃可能就是真相!

    泰瑞納斯.米奈希爾二世是個女兒控!(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