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249章 岳父大人在上,請受小婿一敗

第249章 岳父大人在上,請受小婿一敗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紛爭。擁有共同目的的個人組成小團團,小團體為了實現各自的目標聯合成更大的結社,各種各樣的結社為了實現超過自己能力上限的目的而聯合成更大的團體。

    人類的王國,獸人的氏族,都遵循著這條軌跡。

    聯盟、部落,皆是如此。

    不止是卡洛斯有著這樣那樣的小心思,其他幾位國王哪個又不是如此。即使是長子陣亡的戴林.普羅德摩爾也不會執行犧牲我一家,幸福其他人的戰術命令。復仇固然重要,活著才是享受日後美好生活的基礎。

    所以在聯盟內部,爭權奪勢的暗流從未平息。

    也虧得洛丹倫一家獨大,安度因.洛薩聲威隆重,才使得由大大小小的紛雜利益集合體組成的聯盟支撐到現在。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聯盟不是在軍事上戰勝了部落,而是在統合力上熬垮了部落。

    奧格瑞姆雖然被古爾丹坑了一手,但是依然听命于大酋長的部落獸人仍然擁有極大的數量。真正葬送了希爾布萊德戰區獸人的,是雷德.黑手的背叛。

    對于奧格瑞姆留守南部的獸人指揮官的大清洗,對于拒不服從雷德.黑手命令者的殘酷肅清,徹底的摧毀了獸人部落的統合力。因為畏懼奧格瑞姆秋後算賬,為了強化自己的權能,雷德.黑手放棄了跨海作戰的其他部隊,帶著初步控制的獸人南方部隊沿著當初行進的路線準備返回燃燒平原,準備積蓄力量,等待更好的時機。

    雷德.黑手的作為從戰略上來說並沒有錯,逃出希爾布萊德丘陵的戰爭泥潭,屯蓄更強的力量,未嘗不是更優的選擇。但是他的作為,從人心的角度,則是想當糟糕的選擇。

    原本還可以挽回的局勢,因為雷德.黑手實質上的背叛。獸人兵敗如山倒。雷德.黑手

    想要奧格瑞姆在後面幫自己扛槍,待自己做好準備後再以拯救者和勝利者的身份壓服奧格瑞姆,告訴毀滅之錘,自己才是天命的大酋長。自己比他更出色。

    可惜的是,以為別人是傻子,只有自己是聰明人的家伙最後的結果都不太好。

    沒有例外。

    宴會散席後,接待貴賓專用王室莊園,卡洛斯在和特使講述了聯盟當前的戰況後。對于軍事並不精通的特使還是明白了自家國王北上洛丹倫城的大概原因。

    是時候站位置了!

    聯盟的存在意義就是對了應對以獸人為主體的部落,在肅清了希爾布萊德地區的獸人後,下一步該怎麼就,這就非常微妙了。

    是隔著海峽與獸人對持,還是乘勝追擊,選擇很微妙啊。

    不客氣的說,洛丹倫所有王國的法理正統性幾乎都是來自安度因.洛薩的承認,所有自稱國王的家伙祖上都是親吻過索拉丁大帝權柄的臣子,所有貴族自認為高貴的血統都來自阿拉索帝國,所有的阿拉索帝國政治遺產在背後都刻印著背叛和謀逆。

    安度因.洛薩用放棄帝國繼承權的方式換來了洛丹倫諸國的支持。為的是什麼?

    是對兄弟的情誼,是對暴風王國的歸屬感,是為了復國,是為了光復艾爾文!

    所以洛薩並不介意卡洛斯在台面底下的這些動作,甚至願意為卡洛斯提供一些不可見于文字的幫助。

    因為卡洛斯已經許諾,只要自己還是奧特蘭克的國王,就一定會將戰爭進行到底,獸人不亡,誓不收兵。

    卡洛斯用利益捆綁的方式將自己和洛薩聯系在了一起,但是這個聯系並不緊密。

    因為前一世的記憶。卡洛斯作為整個艾澤拉斯少有的清醒者,清晰的認識到了接下來的東部王國風雲大勢。

    在其他人眼中,獸人不過是經受了一次較大的軍事挫敗,甚至洛薩自己都沒有想過一舉肅清希爾布萊德的部落。只是想要佔便宜而已。

    同理,各國國王也還沒有認識到洛丹倫大陸上的戰爭已經要接近尾聲了。

    時間不同,境遇不同,眼光和選擇自然也不同。

    吉爾尼斯和激流堡還沒有意識到洛丹倫的戰事結束不意味著聯盟戰勝了部落,在海峽那邊的廣袤大地上,在艾澤拉斯出生的新一代獸人已經會自己走路了。泰瑞納斯也沒有意識到。隨著北方戰事的結束,洛丹倫王國在人類社會中變得更加重要,自己也將站在聯盟的最頂端。

    在一些人看來,卡洛斯耀武揚威的北上提親是一種近乎無禮的威脅,愚蠢、傲慢。但是只有卡洛斯自己明白,現在大家都還沒有看清楚戰爭迷霧之後的世界,如果不抓緊時間,機遇將被錯過。

    無論是為了自己王冠的正統性還是和矮人的攻守盟約,南下繼續作戰都是唯一的政治正確。當大軍跨海南下,國力的差距將得到直觀的體現。而安穩下來的洛丹倫大陸人民在擊潰了漫天的戰爭陰雲後,沉重的戰後復興任務也會激化社會矛盾,尤其是在最初的幾年。

    這一切當前都被獸人的死亡威脅掩蓋住了,等到戰況分明後,終將浮上台面。

    不要當別人都說傻瓜。

    卡洛斯一直這麼提醒自己。

    自己之所以比別人先明白過來不是是佔了消息不對稱的便宜,能混成國王的就沒有哪個是傻逼,手快有手慢無,就算丟掉臉面不要,卡洛斯也準備把吃進嘴里的咽下肚子。

    所以,和嘉麗雅.米奈希爾的婚事就顯得至關重要。

    王室聯姻,本身就是一種政治表態。

    “但是陛下,按照您的說法,我們的時間不會太多啊,恐怕……”

    特使從卡洛斯含糊不清的論述中听懂了自己需要明白的那部分

    “求婚甚至都可以放到第二位,關鍵在于利益交換。”

    卡洛斯的面色非常深沉。

    “但是我們手里只有……這麼做的話,恐怕會觸怒米奈希爾家族啊。”

    特使擔憂的說道。

    “所以我來了。”

    卡洛斯揉了揉自己的太陽**,接著講。

    “如果是你自己搞的話,泰瑞納斯很可能用一把淬毒的匕首和一封言辭誠懇的道歉書信了解此事。嗯,也有可能是一伙亂民甚至是不知道哪來的獸人殘軍。但是我來了就不一樣了,只要成功了,泰瑞納斯不僅不會做任何多余的動作,還會愉快的把女兒嫁給我,笑容滿面的送我離開。”

    “既然您已經下定決心了,那麼臣便不再相勸,最後一個問題,資金的缺口哪里來,一百三十萬枚金幣的缺口可不是小數目啊。少于這個數目,我們的行動毫無意義。”

    特使目不轉楮的看著自己國王的眼楮。

    “你听說過摩根財團和風險投資公司嗎?”

    “您是說摩根夫人和那幫綠皮地精?”

    特使听聞這兩個名字,瞳孔都放大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