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250章 玩個麻將四個輸家,難道是桌子在贏錢?

第250章 玩個麻將四個輸家,難道是桌子在贏錢?

    原始社會好,原始社會好,原始人民不穿褲子光著屁股跑。男的追,女的逃,一棍撂翻拖進洞里下一代有了。

    萬惡的金錢啊!自從貨幣出現後,某種意義上來說,美好的原始社會就被終結了。

    艾澤拉斯的人類作遠古維庫人的分支,進化過程依然在不知不覺中受到了泰坦科技的影響,相對較高的起點,第一代鐵維庫先祖的庇護,讓人類越過了游牧階段,直接步入農耕社會。文明的發展,讓擇偶條件從單純的三個一百八變成了五個一百八————除身高一百八十公分、體重一百八十斤、每次那啥最少一百八十下之外,還必須擁有一百八十枚錢幣的存款和一百八十個挨得著邊的親朋好友參加婚禮。

    矯情啊,索拉丁大帝的一個名叫“華”的妃子說得好,碧池一日守碧池。

    金錢,或者說貨幣的出現,加速了勞動成果的轉換,提高了不同地域人們的聯系性,對于人類融合起到了積極的,正面的推進作用。

    然而,但是,貨幣的出現,也有不好的一面,那就是劣幣驅逐良幣。一個人類,一個男性人類,他是否優秀的標準不再是身體素質和狩獵能力,而是他有多少錢,他爹媽有多少錢。

    作為貨幣的受益者,卡洛斯不好意思說什麼“離我遠點,你們這些可惡的錢”,但是不花錢就能把到妹子,卡洛斯內心深處還是沾沾自喜的。

    要麼功夫好,要麼長得帥,哎……不能想,想多了會驕傲。

    法琳娜又單身了。

    在下次嫁人之前,法琳娜還得頂著肯尼迪的姓氏。

    “當初你走的那麼決絕,真是傷透了我的心。”

    黑寡婦眼角帶淚,嘴角微揚,似幽怨是歡喜,說不出的嫵媚。然而手指卻不老實的在卡洛斯胸口畫圈圈。

    “我的宿命是戰場廝殺,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你要的我給不了,強求反而會害了你。離開。是我送給你的最後禮物。”

    卡洛斯發現自己對著當初拔x無情的女人說著自己都不信的鬼話,居然一點違和感都沒有,自己的【影帝】能力恐怕已經升級lv.5了吧。

    “其實我也懂的,當初的我不過是個小有姿色的笨女人,只想尋一個安穩的棲身之所。你是那麼強壯、高大。令人安心,哎,沒有顯赫的身世,是無法為你孕育王朝的,我懂。”

    不可能吧!這婉轉的語氣,這會說話的眼楮,這個女人的臉上居然同時出現了明媚的憂傷和疼痛的快樂?!

    法琳娜小姐,您才是以凡人之姿抵達了神之領域的lv.6【演神】吧!

    卡洛斯都有些懷疑自己手里那些法琳娜害死自己兩任丈夫的情報是假的,是duang出來的特效了。

    “我給不了你那頂桂冠,但是我還是想保你一世富貴。法琳娜。別再作踐自己了。”

    卡洛斯嘆了口氣,又深深的吸了口氣。

    艾澤拉斯的女人哪里都好,就是體味太重,又不愛洗澡,每詞大型宴會,對卡洛斯來說都是種痛苦。明明一個個長的如花似玉,怎麼就是不愛干淨呢?

    所以縱然知道法琳娜是個毒蛇心腸的黑寡婦,卡洛斯也不介意和她進行一些深入的交流。因為卡洛斯發現自己很喜歡法琳娜身上的味道,一種混雜著淡淡玫瑰味道的自然體香。

    “為什麼要這樣,為什麼?”

    法琳娜突然淚腺崩潰。雙手攀在卡洛斯胸前用力捶打。

    “明明我只差一點點就能忘記了你,就差那麼一點點。可是,可是,可是連你人都沒有看到。就憑一封書信,我就傻傻的躲進麥酒桶,滿心歡喜的來了。明明你馬上要迎娶嘉麗雅公主了,為什麼還要撩撥我,你明知道我無法拒絕你的任何要求,為什麼不能放過我。為什麼?”

    抽泣逐漸停息,卡洛斯撫摸著法琳娜肩胛骨附近的柔嫩肌膚,最後用一種帶著欣喜的哀愁語調說道︰“因為你是我第一個女人。”

    不是只有男人有處女情結,女人同樣有處男情結,法琳娜用一種不可置信的眼神看著卡洛斯,然後吻了上去,只說了兩個字︰“愛我。”

    怎麼來的怎麼去,在精密的安排下,沒有人知道一位侯爵夫人曾經到過卡洛斯居住的莊園。

    “陛下,您不用委屈自己的,這位肯尼迪夫人,嗯,風評不太好。”

    特使有些無奈的說道。

    “哈,風評,風評有用,還要軍隊干嘛,你能告訴我,整個洛丹倫城,還有誰能夠在地下室藏二十萬枚金幣的?”

    卡洛斯突然發現端著杯酒搖晃其實不是為了裝逼,而是猩紅的酒液在杯中翻滾時,有一種異樣的美。

    “這個倒是,肯尼迪夫人的斂財手段倒是讓人不得不佩服,通過三次婚嫁,接受了三任亡夫的所有產業,觸手已經遍布造船、紡織和印染了。作為商人,她確實是個了不得的女人。但是陛下,如此要緊的事情,那位夫人能夠相信嗎?”

    特使還是心存疑慮,畢竟君不密失臣,臣不密**,一但出現紕漏,很可能就是殺身之禍。

    “當然靠不住。我能給她什麼,一個承諾而已,她的根基在洛丹倫,不可能和泰瑞納斯頂著作對的。”

    卡洛斯淡定的說道。

    “法琳娜一定會在行動上支持我,然後再把我們的動向一點不差的告訴泰瑞納斯。兩邊討好才是她的生存之道。她的位置很微妙,泰瑞納斯會容得下她的。”

    “陛下,您怎麼能……”

    特使大驚失色。

    “你會玩昆特牌嗎?”

    卡洛斯突然問道。

    “額,略懂,我一般玩爐石卡牌,昆特牌玩的比較少。”

    特使謹慎的回答,因為他不知道自家國王是個什麼意思。

    “我們現在最大的敵人是時間,如果按部就班的出牌,泰瑞納斯手里一把天胡的牌,我們勝算很小的。我現在的行動,其實就是在不撕破臉皮的情況下逼泰瑞納斯在第一回合就和我兌子。”

    卡洛斯解釋道。

    “但是我們的底牌依然不夠,兌子的結果只能是我們慘敗,我的陛下。”

    特使依然盡職盡責的勸解著。

    “正常情況下,是這樣的。但是我就沒有打算好好和泰瑞納斯玩牌,作弊,三個月前就開始了。”

    “哦!?”

    特使露出了疑惑的神情。

    “很多人,包括你在內,都有一個錯誤的觀念。”

    “請陛下指教。”

    “黃金可以作為貨幣,但是黃金不是貨幣本身。只要泰瑞納斯入局,我有五成的把握贏。”

    卡洛斯聞了聞,覺得酒醒的差不多了,一口飲下。

    “什麼哄抬物價囤貨居奇都是假的,我的真實目的是耗干泰瑞納斯的活錢,殺手 是米奈希爾家族發行的戰爭債券。在聯盟奠定勝局之前,王室信譽就是王的護身符。泰瑞納斯在國內也不是沒有敵人,只要我能攪起這攤渾水,自然會有吃肉的魚浮起來。我不想當失敗者,泰瑞納斯自然也不想。既然大家都想贏,總得找個輸家,是這個道理吧。從一開始,我的敵人就不是泰瑞納斯,敵人的敵人總能當朋友的,坑自己岳丈的女婿人品肯定不行啊。”

    听完卡洛斯的發言,特使驚呆了。

    原來自以為是的是自己啊,陛下一直以來的武夫形象根本就是種偽裝!

    “如果是這樣的話,臣認為陛下的勝算最少有七成。”

    “五成就夠了,不是勝利就是失敗,做好自己的事吧。”

    “遵命。”

    特使第一次心悅誠服的彎下了自己的腰。(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