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251章 《艾澤拉斯的貨幣戰爭》——卡咸平

第251章 《艾澤拉斯的貨幣戰爭》——卡咸平

    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沒有憋屈就沒有背叛。

    諾莫瑞恩大資本家mr.ma曾經說過︰員工離職的原因無非兩個,要麼錢得少了,要麼心里惱了。

    卡洛斯自己當了國王,才深刻的體會到了什麼叫管理風險,什麼叫做人心不古。

    奧特蘭克那點地,那點人,都能鬧出無窮無盡的破事,自己還有老爹幫忙,要調和內部矛盾都感覺到一種精疲力竭般的憔悴感。何況這偌大一個洛丹倫。

    我們愛戴我們的國王,但是他敢加稅,呵呵,手動暴亂。

    這是每個王國都存在的真實現況。

    泰瑞納斯.米奈希爾二世從自己的父親手中接過洛丹倫的王冠後,表現出了一個優秀政治家應有的所有素質————公正、寬容,以及果斷。

    排除南下的暴風王國不提,直到最近百年,洛丹倫的人類才掀起一股王國化浪潮,幾大王國紛紛完成資產重組,幾家王室紛紛上市收盤。

    在此股浪潮之前,離開阿拉希高地北上拓荒的人類多數是按照家族或者阿拉索帝國時期的封爵為名號進行土地開發,大家在政治陣營上其實是一樣的,都是阿拉索北上洛丹倫建設兵團。

    直到最近百年,手里有現錢了,心也野了,膽子也大了,這個公那個爵已經不滿足了,我們來稱王吧!

    然後大家開始談吧,你給我什麼什麼好處,我給你多少多少庇護。

    于是,洛丹倫大陸上人類幾大王國先後就這麼成立。

    又用了幾十年時間,才穩定了內部結構,形成了現在的形式。

    霧里看花終究把握不到脈門,當卡洛斯親身加入國王俱樂部後,才發現,在第二次獸人戰爭期間,除了戴林.普羅德摩爾在提爾庫拉斯的統治地位不可動搖之外。幾乎所有的國王都是在坐針氈。

    倒因為果的想一想,自己之前患上【泰瑞納斯恐懼癥】也是有些庸人自擾。

    泰瑞納斯因為全力促成聯盟,並且無條件支持安度因.洛薩的行為為他贏得了極高的聲譽,甚至成為聯盟的盟主。這一切都是在聯盟戰勝部落,戰爭塵埃落定之後。

    現在的泰瑞納斯,其實過的很苦。

    人類也是生物,生物的本性就是自私的,這是為了延續個體生命的進化選擇。崇高的信念、開闊的眼界和卓越的學識可以抑制住這種人性的自私。但是你指望在艾澤拉斯。在洛丹倫大陸,在人類社會有多少人擁有這些優秀品質?

    為了提供前線大軍的補給,洛丹倫王國也是勒緊了褲腰帶,然而獸人還是打到了洛丹倫城下。僅這一件事,就給泰瑞納斯的政敵攻訐他的借口。

    然而洛薩在部落內亂後的乘勝追擊,給予了泰瑞納斯強有力的支持,讓他安然度過了這一次的政治危機。

    但是泰瑞納斯的政敵們凝神提氣,一記重拳揮出,卻打了個空,難免憋出內傷。心中憤恨不平,卻不得已偃旗息鼓。

    卡洛斯所要干的事情,就是再次挑起洛丹倫城內各種政治勢力的對立,才好渾水摸魚。

    先是從糧食下手,十萬金幣的食物收購計劃讓洛丹倫城內的糧食價格直接上漲了百分之五十。

    泰瑞納斯在開倉平價未果後,果斷的下達了限運令。我不干涉你們的只有買賣,但是戰爭期間,只準進不準出,你買了也只能在洛丹倫城賣。

    泰瑞納斯的果斷令卡洛斯吃驚,原本。卡洛斯以為泰瑞納斯會下達糧食專營國有化的命令,這樣的話就需要耗費大量的金幣進行平倉,否則用武力作為後盾的強迫政策只會激起更大的社會動蕩。

    然而姜還是老的辣,一紙限運令。雖然引發了糧商和車馬行的不滿,但是限制運輸總比充公征用強,這種程度的損失還不足以激起相關利益集團的劇烈反抗。

    第一手棋,泰瑞納斯佔得先手。

    這幾天里,卡洛斯在泰瑞納斯提供的莊園里宴客休養,等待著泰瑞納斯提出見面請求。仿佛一切和自己無關。

    然後,第二手棋悄然落子。

    雖然人類王國之間各個王國發行的金幣、銀幣重量和成色有著一定的差異,但是匯率還是總體穩定的,基本可以通用,而銅幣則是統一制式的古阿拉索款式。

    在此時的洛丹倫城,一枚金幣可以兌換六十七枚銀幣,一枚銀幣可以兌換一百零四枚銅幣。

    在之前的糧食收購戰中,卡洛斯抬高糧價的同時,也用金幣兌換了大量的銀幣,並且利用巴羅夫家族的商行和有利益關聯的政治盟友抽調了超過七十萬枚的銀幣脫離市場。

    同時,卡洛斯也不想和泰瑞納斯正面對著干,撕破臉對誰都沒有好處。所以主動拋售手里的糧食,主動平抑糧價,並且只允許市民憑借居住證明少量購買,不遜于大商人倒買倒賣。。

    于是,在洛丹倫城居民的歌功頌德聲中,卡洛斯用十萬枚金幣換得了五十八萬枚銀幣。

    泰瑞納斯一時之間沒有看懂卡洛斯的動作,雖然知道一切的背後肯定有巴羅夫家族在搞鬼,但是在情況不分明的時候,輕舉妄動不是明智之舉。

    所以泰瑞納斯選擇了沉默。

    根據歷年的鑄幣記錄可查,洛丹倫城的流通銀幣在一千一百萬枚左右。卡洛斯收攏了大約十分之一的流通銀幣還不至于讓市場出現太大的波動,而且因為大量金幣的涌入帶動了更多制造業的活躍,前行的戰事順利也是極大的利好消息,在紛繁的訂單掩蓋下,金銀幣的兌換比例還降至一比六十九。

    緊接著,卡洛斯的殺招就來了。在暗中收集銀幣的同時,巴羅夫家族伙同其他的合作伙伴,放出了人類幾大主要銀礦礦難不斷,銀脈枯竭的消息,同時讓手下的法師、煉金術師大量收購銀錠。

    因為達拉然的重建工作正在進行當中,也沒有人懷疑那幫法爺要這麼多銀子干嘛。

    在大約二十萬金幣的沖擊下,一磅銀錠的價格比同等重量銀幣高出大約七十七枚銅幣。

    市場從來都是盲目而滯後的,小老百姓一年可能也存不下兩枚金幣。和他們利益相關的更多是銀幣和銅幣,在有利可圖的情況下,許多銀串子走街串巷的從市民手中收購銀幣,每六十八枚銀幣換一金幣。枚一百零六枚銅幣換一銀幣。

    大量銀幣被黑心的商人熔鑄成銀錠出售。

    並且,法師們還表現如果量大的話,下一次的收購價可以再高一點。

    于是,黑心商人們的心更黑了。

    然而,說好的下一次也就變成了永遠的下一次。鮮衣怒馬的法爺們帶著貨物離開洛丹倫,一去不回,只留給洛丹倫城一地的銀水。

    到這時候,洛丹倫的居民們才感覺到,身邊的銀幣仿佛變少了。

    而這十來天的時間里,卡洛斯會客,跑馬,去王宮和泰瑞納斯鬼扯了兩次,順便再次收攏了一百一十萬枚的銀幣。

    “天吶,我以為只有金幣的顏色才是最迷人的。沒有想到……”

    帶法琳娜觀看了在秘密倉庫堆積的銀幣海,卡洛斯輕輕**的著女伴的肩膀,幫她放松緊繃的肌肉,然後柔聲說道。

    “多既是強,大既是美。”

    第二步棋,卡洛斯暗度陳倉爭先,只等泰瑞納斯落子。

    果不其然,泰瑞納斯為了應對洛丹倫城的銀荒召開了一天一夜的宮廷會議,牛鬼蛇神都冒了出來。

    單憑巴羅夫家族一家之力挑戰整個洛丹倫王國,無疑是自尋死路。但是挑起火頭一起坑米奈希爾家族。事情就大有可為。

    限銀令,駁回。

    強制各大家族金換銀,集體反駁。

    重啟鑄幣計劃。好!好得很,但是誰都別想主持。泰瑞納斯自己來?黃花菜都涼了。

    銅幣升值?這不是要所有貴族割肉放血喂屁民嗎。別想。

    金幣貶值?大家呵呵就好,你敢貶值我就敢收購,想我貶值放出,門都沒有。

    泰瑞納斯不是不能通過行政手段強行平抑銀荒,但是泰瑞納斯是國王,不是慈善家。犧牲他一個幸福全王國的事情他是不會干的。

    商議無果之後,泰瑞納斯直接找上了事主,卡洛斯。

    一場銀荒還不至于賣女兒,在糧食限運令上開了條口,卡洛斯答應放出自己手里囤積的銀幣。

    “但是陛下,我們大費周折的搞風搞雨,僅僅就弄到這麼點糧食,于事無補啊。”

    特使不解的問道。

    “漲價的時候要和國際接軌,降價的時候就要談特殊國情了,不用急,好戲才剛開場,我們還有時間。”

    雖然口上說著還有時間,卡洛斯心里卻明白,給自己走鋼絲的時間不多了,獸人大酋長戰敗的消息傳來的時候,就是自己收手的時候,在那之前完不成計劃,那麼這個計劃基本就泡湯了。

    因為連年大戰,各國都存在戰後饑荒問題,只是輕重不同罷了。奧特蘭克雖然從供給數據上來說到夏收前有一個月的糧食缺口。但是向山要,向海要,擠一擠褲腰帶,勻一勻糧口袋,其實自己扛也能扛下來。問題就在于這麼干,民心就丟了,血氣就消了。艾登當國王我們都不挨餓,你卡洛斯當國王我們就要挨餓,憑什麼?

    升斗小民看不到卡洛斯的努力拯救了多少人,大家關心的只是自己吃不吃得飽。

    這種想法無可厚非,卻分外傷感。

    我給予了你們最寶貴的,你們卻只看得到自己手上的。

    卡洛斯知道這只是一種矯情,很快將這些負面心思拋之腦後。

    想要人賣命,總得給出足夠買命的報酬。救而不活,不過是一種自我滿足,和袖手旁觀見死不救沒有本質上的區別。

    從洛丹倫運糧,從斯坦索姆籌糧,只要裝載著糧食的大車源源不斷的開進奧特蘭克,百姓就會有希望。

    放銀,怎麼放是很有講究的,你不可能排著隊憑身份證一人發兩個吧。

    所謂的放銀,無非就是用銀幣進行大宗商品的結算,讓被囤積起來的銀幣重新回到流通市場。

    很快,卡洛斯居住的莊園變得門庭若市,無數有身份有家勢的人找上門來,希望拜會卡洛斯陛下。

    特使在洛丹倫忙碌數個月,作為專業外交人員,自然對洛丹倫的大小貴族了若指掌。

    在有計劃,有目的,有選擇的接待了一些有必要見的人後,卡洛斯就閉門謝客了。

    “吉安娜,幫我聯系下安東尼達斯大師吧。”

    無視了吉安娜那沉甸甸的小荷包,卡洛斯覺得事情醞釀的差不多了。

    因為法琳娜在中間充當雙重間諜,卡洛斯從種種蛛絲馬跡中已經察覺到泰瑞納斯知道自己的殺手 不是銀幣恐慌而是戰爭債弧6約喊抵惺佔 秸  男形 慘丫 撬新宓ケ墜笞逯 洳荒芩檔拿孛塴br />
    “卡洛斯大壞蛋,你把我關了一個月,終于準備對我痛下殺手了嗎?想我貌美如花,你竟然狠得下心,真是禽獸不如!”

    吉安娜一邊吃著糕點,一邊繪聲繪色的說著。

    “別鬧,再貧嘴,我就去你房間搜查了。”

    “別!”

    吉安娜知道自己假公濟私的事情是卡洛斯默許的,但是真要說開了,弄個雞飛蛋打總是不美。

    “雖然幫你跑腿干了不少活,但是你到底要做什麼嗎,前前後後你虧損了快四十萬金幣了,完全看不明白啊。”

    吉安娜作為海商王戴林.普羅德摩爾的女兒,商業頭腦自然是不差的,但是卡洛斯天馬行空的舉措還是讓她看不懂。

    “政治的歸政治,經濟的歸經濟。在艾澤拉斯玩金融,就是腦子里有米田共。你看不懂是正常的,因為我從一開始的目的就不是賺錢。”

    又在吉安娜的小腦袋上拍了一下,卡洛斯閉目養神,等待著安東尼達斯的到來。

    作為洛丹倫戰爭債券的最大持有者,作為急需進行達拉然重建工作的領袖,卡洛斯覺得自己能夠和安東尼達斯進行一次愉快的交流。

    要不要讓自己母親來一趟呢?

    卡洛斯覺得自己的節操碎掉之後,整個人都輕松了不少。(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