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6章聆听的資格:密室中的糧食戰爭

第6章聆听的資格:密室中的糧食戰爭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這一年,黑暗之門即將建造完成,艾澤拉斯和德拉諾兩個星球之間的傳送門開啟,但是還不穩定

    這一年,古爾丹暗影議會控制下的部落即將派出先鋒斥候部隊在黑色沼澤建立許多營地。

    這一年,杜隆坦和所有的霜狼氏族即將因為反抗古爾丹被放逐,他們將北遷到奧特蘭克山谷開始過著隱居的生活。

    這一年,法師卡德加即將被安東達尼斯派去卡拉贊高塔當麥迪文的學徒,順便刺探守護者的秘密。

    這一年,十二歲的卡洛斯已經有父親下巴那麼高。

    這一年,成功的讓所有人忘記了他的年齡的卡洛斯獲得了旁听家族會議的資格,他終于看見了改寫命運的契機。

    凱爾達隆湖心堡的一間密室中,巴羅夫家族會議正在進行。

    “阿歷克斯大人,洛丹倫國王泰瑞納斯又派遣密使與阿加曼德家族接觸。”布瑞爾的主事人報告。

    布瑞爾位于銀松林地正中心,是巴羅夫家族主要的糧食產地,也是除洛丹倫王城外附近最大的城鎮。

    這個世界,自耕農需要上交領主四成的收成,佃農需要上交一半到六成不等。大多數國王向封臣征收的是人頭稅和兵稅而非農稅,也就是說國王除了自己的直屬領地,是無法直接獲得農作物的。但是因為貨幣的發行權在國王手中,貴族領主們交稅也必須是貨幣。所以大多數沒有足夠流通貨幣的領主經過和國王協商,又用糧食去抵稅。國王們想要掌握糧食的命門,需要繞這麼一圈。

    而阿加曼德家族經營著銀松林地超過七層的磨坊,也是首屈一指的富豪。泰納瑞斯想要完成夏糧的收購,向各國的富豪籌款也不是什麼難以理解的事情。

    “不必太過在意,阿加曼德家族也不是什麼省油的燈,想透露點風聲給老韋魯斯,就說巴羅夫家族打算在布瑞爾附近修建可能一座,可能十座磨坊供居民免費使用,那老東西會知道怎麼做的。”說完後阿歷克斯喝了口熱茶。

    “塔倫米爾地區的糧食收購如何安排,阿歷克斯大人。”塔倫米爾的商業主管問。

    “等著國王來收購就好,塔倫米爾地區的糧食關系到奧特蘭克王國的穩定,就不要外調了。”阿歷克斯.巴羅夫並沒有忘記自己始終是奧特蘭克王國的伯爵,心里還有這個王國。

    “泰瑞納斯打布瑞爾的主意不是一天兩天了。馬上夏糧就要收獲,今年鐵定是個豐收年。無論卡茲莫丹的矮人還是吉爾尼斯王國又或者庫爾提拉斯,他們的存糧食都不會太多,收購糧食的商隊很快就會到達南海鎮和倫丹倫王城,我們的艾登國王也該從山上下來收糧了。達拉然法師們和奎爾薩拉斯的精靈也會來進行貿易。所以誰從農民那里收購更多的糧食,誰將在對外貿易中佔據更有利的位置。有資格在這個游戲中玩的,除了米奈希爾,就只有巴羅夫和托爾貝恩。”阿歷克斯這席話更多是說給兒子听的。

    “阿拉希高地的主要農莊都是托爾貝恩家族的財產,他們不需要向激流堡的貴族們收購太多的糧食就能和鐵爐堡的矮人進行大宗的糧食交易。但是阿拉希高地那鬼地方靠天吃飯,手工業也不發達,他們必須留下相當數量的糧食應對災年。米奈希爾作為王族,雖然家大業大,整個洛丹倫大陸一半的糧食在他們手里,但是洛丹倫王城,安哈多爾,斯坦索姆,壁爐堡都是人口大城,泰納瑞斯通過抵稅獲得的糧食必須優先供應國內,想要進行對外貿易,必須從領主和農民那里收購更多的糧食。而我們巴羅夫,勢力雖然不及米奈希爾,但是可調用的財富不比泰瑞納斯少。更主要的優勢就是布瑞爾位于銀松林地正中央,農民們可沒有興趣多走好幾十公里路再交次城門稅去洛丹倫王城交易。這次的夏糧大戰,主戰場在壁爐谷和達隆郡,誰掌握了這兩個地方的散糧,誰就能夠制霸夏糧市場。”阿歷克斯.巴羅夫霸氣的拍著桌子。

    “阿歷克斯大人,壁爐堡的領主目前正在南海鎮收購海貨,是否提前接觸一下。”南海鎮的商業主管詢問道。

    “提里奧.弗丁那小子是個合格的領主,不必做多余的事情,商業戰爭還是金錢開路就好。如果他的現金不足,可以賒購一些物資給他,借款以去年的夏糧價格結算今年的糧食就好,其余的事情就不要做了。”阿歷克斯回答。

    被白銀之手驅逐之前,提里奧.弗丁還是壁爐堡的領主。听到提里奧.弗丁的名字,卡洛斯格外的注意。

    “種族並不代表榮譽……我知道有些獸人,他們像最高貴的騎士那樣可敬,我還知道有些人類,他們像最殘忍的亡靈天災那樣邪惡。”——提里奧•弗丁

    這段話實在太過經典,而愛與家庭系列任務和營救元帥系列任務更是不可復制的經典。無論是重拾戰錘的老弗爺遲到了一步,眼看兒子被殺而發出的心碎怒吼,決定復出,還是雷吉納德.溫德索爾元帥走過英雄谷大橋時自願下跪的暴風城衛兵口中“願光明與你同在,先生。”“你對我們所有人都是一種激勵,閣下。”“我們不過是您腳下的塵土。”“一個活著的傳奇。”的話語都曾讓卡洛斯感到震撼甚至熱淚盈眶。一個游戲帶來的感動和正能量甚至超過了央視新聞里的捧讀和煽情。

    現如今,老弗爺還是個精壯的漢子,泰蘭.弗丁還是個襁褓中的嬰兒,雷吉納德.溫德索爾更只是個暴風城的新兵蛋子。

    回過神來,繼續聆听著父親的講解和安排,卡洛斯發現過去的自己太過天真了,一個宅男如何斗得過久經考驗的泰瑞納斯.米奈希爾二世。政治的角斗遠比戰場的搏殺更加驚心動魄。自己熟知未來的走向又如何,麥迪文這個真先知都無力做出改變,自己這個假先知還能告訴父親如何如何?還是先努力的學習如何統治一個家族吧。

    我是富可敵國的巴羅夫家族的大少爺,我已經有資格參與家族會議了,我一定能改變這些悲情英雄和巴羅夫家族的未來。卡洛斯在心中暗暗打氣。xh211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