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11章奧特蘭克不相信眼淚

第11章奧特蘭克不相信眼淚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整個誘殲計劃圓滿成功,現場擊殺魚人二十三只,其中包括罕見的魚人領主。

    因為在和深海怪獸的戰斗中出色的表現,卡洛斯贏得了南海鎮本地豪紳的由衷敬佩,聲名逐漸擴散到整個希爾布蘭德丘陵地區,每個來到南海鎮的外地人都會驚訝插在鎮口那巨大的魚人腦袋。而一貫會做官的老鎮長恬不知恥的自掏腰包在傍邊立了一塊石碑歌頌卡洛斯的光輝事跡。

    在熊貓人武僧風暴.暴風的教導下,卡洛斯不僅熟練掌握了側重姿態保持的艾澤拉斯軍團戰斗技巧,也能使用具有武俠風、賞心悅目的角斗士式戰斗方式。

    但是利用母親的武器附魔幻象而輕松完成的斬首,這讓卡洛斯發現了自己的不足。過去沉浸在對獸人強大身體能力的恐懼中,自己太注重身體的對抗,卻忘記了在正面戰場上,人類是擁有巨大數量優勢的,真正恐怖的是古爾丹的術士部隊和第一代的死亡騎士。

    因此,卡洛斯向母親提出要求,申請一位法師顧問。

    從小到大,除了小時候要求摸著自己胸部才肯睡覺,這是卡洛斯向詹尼斯提出的第一個請求。巴羅夫家的女主人愉快的聯系了自己的師兄,大法師安東達尼斯。

    為什麼不要家族法師前去?詹尼斯怎麼可能給自己親愛的兒子派遣一個連自己都比不上的家伙。(人類法師在很長時間里是遜色于高等精靈的,直到奎爾薩拉斯被攻破以及耐奧祖成為巫妖王後通過詛咒神教向艾澤拉斯的法師傳輸禁忌的知識,人類在魔法方面才有突飛猛進的發展。詹尼斯.巴羅夫在這個時間點的法師中算是相當高明的。)

    很快,一位因為魔法研究而破產的大法師來到了南海鎮。

    “爵士閣下,我是......”大法師還沒有介紹完,就被卡洛斯打斷了。

    “你欠了肯瑞托整整6000金幣?”卡洛斯接過大法師的介紹信,才看了兩行就驚呆了。

    很多人以為艾澤拉斯的金幣是流通貨幣,其實這是錯誤的認知。百姓們使用銅幣,商人們流通銀幣和少量金幣,只有大宗貨物結算和魔法物資交易才會用到金幣。巴羅夫家族一年的收益也只有兩萬枚金幣,而原本歷史上暴風城拖欠石匠兄弟會的築城款也只有不到5000枚金幣而已。

    “所以你接下來的30年都必須服務于我們巴羅夫家族?”卡洛斯神情古怪的看著面前的家伙。

    “準確的說,詹尼斯.巴羅夫女士以巴羅夫家族的名譽為我做了信用擔保,我在接下來的30年內將以分期付款的方式償還肯瑞托總計9000枚金幣。所以我出于償還恩情,將接受詹尼斯.巴羅夫女士的請求,擔任卡洛斯.巴羅夫勛爵,也就是閣下您的私人魔法顧問。”大法師慢條斯理的

    法師就是矯情。

    卡洛斯在腹誹之後,提問︰“從立即死亡到慢性死亡,感覺如何?”

    “這個,還好吧。”大法師面帶尷尬和不愉。

    “我很好奇,您到底研究什麼而欠下如此巨債,要知道,把奧特蘭克王立騎士團賣了也就差不多8000枚金幣,還得搭上加文高地的騎士團駐地地契可能才價值9000枚金幣。”卡洛斯真心好奇這個國字臉的金發短平頭家伙干了什麼。

    “閣下,這是個悲傷的故事,我們能不聊它了嗎。”大法師一臉的往事已成追憶。

    “好吧,既然是安東達尼斯叔叔的推薦,我相信你還是有真才實學的,家族每年300金幣的薪酬,您還滿意嗎?”卡洛斯借著安東達尼斯和詹尼斯之間的師兄妹關系,舔著臉叫叔叔,強行抬高自己的輩分。

    一位大法師,絕不是什麼地攤貨,如果是加入巴羅夫家族,每年300金幣的薪酬只可能是主人對這位法師有10次以上的救命之恩,簡直白菜價。但是作為私人魔法顧問,每年300金幣算是誠意滿滿的良心價了。(天災之亂以前的價位,達拉然被摧毀後,價格要低得多。)

    “很滿意,我感受到了巴羅夫家族的誠意,現在請允許我自我介紹,我叫……”大法師還沒有說完又被卡洛斯打斷。

    “既然滿意,那麼從今天起到您償還清債務之前,您的代號都是<方磚>,方磚叔,請多多指教。”卡洛斯躬身行了一禮。

    “呵呵,呵呵,好說,好說。”

    (這尼瑪小破孩兒,你才方磚,你全家都方磚)

    卡洛斯施展了金幣魔法︰笑臉術。

    作為魔法顧問,除了教授雇主魔法知識、處理與魔法有關的事件、給出涉及魔法的相關建議,其他時間是可以自由支配的。

    方磚在短暫的不愉快後,接受了自己的代號,反正又不少塊肉。在結束了魚人眼球和深海藻的藥劑兼容性實驗後,他發現有一則水晶球魔法通信。抄錄完後,方磚的臉色變了,迅速的前往卡洛斯的居室轉交信件。

    卡洛斯.巴羅夫︰

    親愛的卡洛斯,還記得你幼時的稚語嗎?巨大的悲傷降臨了奧特蘭克王國,偉大的艾登.匹瑞諾德國王的獨子,王國優秀的繼承人,杰里奧.匹瑞諾德在辛特蘭進行探險游獵時慘遭森林巨魔殺害。英明的,偉大的,無與倫比的艾登.匹瑞諾德國王召集所有王國貴族前往斯坦恩布萊德商議後續事宜。作為王國勛爵,我的兒子,你務必于十二月十一日前抵達。

    另,你手下的一百名士兵繼續歸你指揮,為父不再另行派遣護衛。

    阿歷克斯.巴羅夫書

    十一月六日

    看完這封信,卡洛斯整個人都斯巴達了,國王艾登的兒子死了?我沒有閃動蝴蝶的翅膀啊,怎麼未來辛迪加的大頭目就死了?還是森林巨魔干的?話說蠻錘矮人要黑暗之門4年下半年才遷居鷹巢山吧,現在的辛特蘭除了幾個高等精靈就是咕咕、巨魔、軟泥怪和大灰狼,你個王子跑辛特蘭狩什麼獵,南海鎮和塔倫米爾的熊都要成災了你怎麼不去解決點。

    被意外震驚的卡洛斯有的沒的想了半天,終于從父親的信中解讀出了真實的內涵︰

    我的兒,艾登那s13死兒子了,他沒有親生兒子了,我們該去好好談談王位繼承權的問題了!

    為什麼不在奧特蘭克城去談,而在斯坦恩布萊德?

    這是要各貴族帶兵去的節奏啊。

    為什麼帶兵?

    談出個一三五七九,就要和辛特蘭的巨魔開片了啊!

    良久,卡洛斯終于理清頭緒,對著方磚裝了個13︰“奧特蘭克不相信眼淚。”xh211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