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16章隱刀弱爆了,我大星靈探姬宇宙第一

第16章隱刀弱爆了,我大星靈探姬宇宙第一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到最後,卡洛斯也沒有見到傳說中的喬拉齊.拉文霍德大公,但從父親臉色來看應該談的還不錯。最終的結果,喬拉齊.拉文霍德大公承諾拉文霍德不承接針對巴羅夫家族的暗殺委托,並且派遣三名強力刺客對針對卡洛斯的暗殺者進行反獵殺。法拉德無奈的對卡洛斯解釋︰刺客不是保鏢,拉文霍德也沒有守衛方面的專業人才,只能通過提前干掉暗殺者的方式進而達到安保的效果。

    在卡洛斯的強烈要求下,丹德瑪.藍羽加入了三人名單;一個緊鎖容貌的人類光頭男是法拉德的私人建議;而一位辛特蘭土著部落的巨魔盜賊獨牙.惡齒的加入,則是喬拉齊.拉文霍德大公對于巴羅夫家族的善意。

    來到拉文霍德莊園東面一片迷霧籠罩的區域,阿歷克斯父子二人緊跟著法拉德。三位高級刺客早已隱沒蹤跡,只有刻意而突兀的腳步聲傳來,告訴雇主,我就在你身邊。

    這片迷霧山林的深處,有一座法師塔,早已等候在哪里的拉文霍德僕從捧上了溫度適中的靴子讓阿歷克斯父子二人換上。接著,法拉德不知道發出什麼暗號,法師塔的大門打開,一行6人進入塔中。

    “阿歷克斯,這位是為莊園服務的奧比都斯大師,你可以聯系你老婆了,大師會短暫的打開莊園附近的魔法結界,你們可以用傳送法術回去。“法拉德解釋道。

    阿歷克斯點了點頭,通過魔法道具和詹尼斯聯系後,奧比都斯大師施法暫時屏蔽了籠罩整個拉文霍德莊園周圍的魔法結界對于法師塔的法術擾亂效果,傳送法術不再受到干擾。

    同時,詹尼斯,方磚,奧比都斯三位大法師級別的施法者聯合施法,一道穩定的傳送門很快成型。

    “去的時候走了一天一夜,回來就是biu的一下,法爺們還真是好用啊,媽媽我想死您了。”卡洛斯走到詹尼斯身邊一把抱住了母親,阿歷克斯笑著想說點什麼,但是父子二人很快發現屋內氣氛不對。卡洛斯松開了詹尼斯,走到父親身邊戒備了起來。

    “大少爺,你們一行有6個人,但是傳送過來的物件有7個,這屋子里還有東西。”方磚給自己套上法力護盾,加了個奧術視野,才開口給卡洛斯解釋。

    丹德瑪拔出雙刀走到了房間正中心閉上了眼楮以增強體感,被卡洛斯賦予<禿兄>稱號的光頭男和獨牙.惡齒在眾人眼前憑空消失,詹尼斯看似毫無作為的站在原地,但是猜測一位幻象大師的行為實在毫無意義。【愛書屋】

    “不要這麼……你們這樣我很緊張啊。”房屋一角的空地,隱匿者剛開口,六把利刃,兩柄法杖已經指向它。

    現出身影,一個穿著緊身皮衣的年輕人類女子腦袋上沁出綠豆大的汗滴。

    “公爵大人,勛爵大人,我只是想和你們做比交易而已,能先把刀刃放下嗎。禿兄,我們應該見過面的,小女子還要靠臉吃飯,您輕點。”人類女嘗試著挪動架在自己脖子上的淬毒匕首,但是毫無作用。

    “藍羽大叔,幫幫我。”小姑娘快哭了。

    “哎。”丹德瑪收回了雙刀,向眾人解釋︰“我見過這小家伙,莊園新一批的試訓者,在隱匿方面很有天賦。”

    “你等著大公爵對你的懲罰吧,菜鳥。”禿兄收回匕首,惡狠狠的對著小姑娘說。

    “我還沒有簽合同,還不是莊園的正式工,你們不能處罰我!”小姑娘大聲爭辯著。

    “入侵者,說明你的來意。”阿歷克斯捏了捏鼻梁,有點神經衰弱。

    “我不是入侵者,我是……”小姑娘還沒有說完,卡洛斯抽出自己的瑟銀短刀又架在了她脖子上,“你還有三句話的時間。”

    “我很厲害的。”

    “一。”

    “你們很有錢的樣子。”

    “二。”

    “不要殺我!”

    “三。”

    卡洛斯剛數完三,小姑娘突然消失在眾人面前。

    禿兄冷哼了一聲,閃身抵住房門,在這種密閉的空間,任你潛行技能多高超,出不去也是白搭。

    “確實是個厲害的潛行者,出來吧,我想我們可以談談了。”阿歷克斯說道。

    然後小姑娘從實驗桌的底下爬了出來。

    ……場面有點冷,禿兄更是放話嘲諷︰“真讓你進入拉文霍德簡直是種恥辱。”

    “不要害怕,小姑娘,告訴我你的名字。”阿歷克斯調整了下嗓子,用那種溫暖人心的知心叔叔的聲音說話,听得卡洛斯和詹尼斯兩母子渾身發麻。

    “我叫露琪亞,斯坦索姆城愛因斯坦家的露琪亞。”小姑涼一個閃步繞開丹德瑪和方磚,站到了阿歷克斯身邊。

    禿兄徹底無語了,你居然把真名和家族名都報出來了,你居然真的自爆了……你的授業老師是誰啊,有機會我會給他個痛快,簡直給盜賊這職業抹黑。

    “能告訴我你是怎麼跟著我們通過傳送門的嗎?”阿歷克斯問。

    “一開始藍羽大叔領著那個家伙在莊園到處閑逛,我發現他腰間鼓鼓的,就想,那個,呵呵,你們懂的。”露琪亞說著說著自己都尷尬了。

    “說重點。”卡洛斯發話,露琪亞抖了一下。

    “但是藍羽大叔在他身邊,我沒有機會下手。後來我發現禿兄,大門牙和藍羽大叔跟著你們一起去小樹林,我很好奇呀,就一直跟著你們。大門牙和禿兄不知道發什麼瘋,潛行狀態步子還踩那麼響,我就跟著步調混進去了。”露琪亞說完,禿兄和獨牙.惡齒有些不淡定了。

    而卡洛斯有點走神的想著,自己叫大光頭<禿兄>他一點不反感,原來已經習慣了啊。

    “法拉德和奧比都斯大師沒有發現你?”阿歷克斯有些對露琪亞另眼相看了。

    “法拉德大叔啊,我一直利用你們遮擋他的視線,在這種人又多,腳步又混雜的地方法拉德大叔也不可能發現我吧。至于奧比都斯大師,他發現我,但是我向他揮了揮手打招呼,他以為我跟你們是一伙的。”露琪亞一副我厲害吧,快表揚我的樣子。

    “丹德瑪先生,小家伙麻煩您先看管下。禿兄,你去和法拉德匯報下這件事,我想知道他的意見。”阿歷克斯知道丹德瑪.藍羽是個活了4000年的老家伙後,對這個暗夜精靈哨兵部隊前武士長還是很尊敬的,對于光頭男,則接受了兒子給他起的代號。

    “大叔,露琪亞還沒有吃晚餐。”露琪亞一臉委屈。

    “餓不了你,吃貨。”卡洛斯不客氣的看著露琪亞。

    “不是吃貨,是露琪亞。”

    “從今天起,你的代號就是<探姬>。”

    “不是探姬,是露琪亞。”

    “還想吃晚飯嗎?”

    “不是晚飯,是……的,探姬向您報告。”

    禿兄第一次為盜賊這個職業的未來感到揪心。xh211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