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17章帶路大法好,獨牙先生棒

第17章帶路大法好,獨牙先生棒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在和拉文霍德莊園總管法拉德進行溝通後,確認了意外闖入者的身份。

    露琪亞.愛因斯坦,斯坦索姆城一家煉金用品店老板的私生女,從小就擁有神出鬼沒的天賦能力,被黑社會老大看重並撫養長大,接到拉文霍德的邀請函後獨立找到莊園所在,通過了考驗。但還沒有簽署誓言書,也未接受莊園培養,所以理論上露琪亞還不是拉文霍德的成員,可以賣身于巴羅夫家族。

    考慮到探姬小姐那強得逆天的隱匿能力和慫的要命的怕死性格,阿歷克斯.巴羅夫大公決定將露琪亞培養成一個間諜,卡洛斯提議加入斥候課程也不錯。

    處理了意外攪局者,妹控武器大師丹德瑪被安排到家族衛兵中進行戰前操練工作。這位活了4000多年的大武者精通戰士、盜賊、獵人三種職業,能熟練使用幾乎所有的武器裝備。凱爾達隆湖心堡的士兵們有了風暴.暴風一個打一百個的光榮事跡作為參考,向這位擁有紫羅蘭色皮膚的臨時教官提出了一對兩百的對戰請求。丹德瑪.藍羽虛心的表示自己可比不了熊貓人武僧,于是同意了士兵們的請求,一對一的打了兩百次,你用什麼武器我就用什麼武器。丹德瑪的無形裝逼將士兵們的心理陰影面積擴大了三倍,但是得到一位武器大師的指點有助于他們在戰爭中活下來。

    禿兄是一個經驗豐富的盜賊,忠于拉文霍德,高度認同刺客聯盟的理念。作為一名有榮譽感的專業人士,精于暗殺的他開始逆向思考,該如何保護一位自己想要刺殺的對象。結果禿兄的安保能力提升了多少不知道,倒是反思出不少自己的不足,刺殺技能up。苦惱的禿兄深深陷入和更強的自己較勁的死循環中不能自拔。

    作為服務于拉文霍德的巨魔,獨牙.惡齒可沒有多少種族認同感,在集結日到來之前的這段時間,他向阿歷克斯父子二人透露了許多辛特蘭的內幕消息。

    “辛特蘭的主要勢力有三股。鷹巢山的矮人,奎爾丹尼小屋的精靈(高等精靈),以及巨魔。”

    獨牙.惡齒說完,卡洛斯發起提問。

    “鷹巢山有矮人?”

    “是的,我父親告訴我,幾百年前矮人就翻山越嶺的來到辛特蘭,建立起了一座叫艾瑞匹克的城市,鷹巢山是他們後面建造的要塞城市,那幫矮人年年都要和沙德拉洛的枯木氏族打上幾場。”獨牙.惡齒解釋道。

    思索了一下,卡洛斯明白自己犯了經驗主義的錯。蠻錘矮人是在格瑞姆巴托戰敗後才遷移到鷹巢山,但是為什麼會去鷹巢山,還不是那里有根據地,和當年太祖去延安的理由一樣嘛。

    “矮人大概有多少。”卡洛斯繼續問。

    “艾瑞匹克有幾百人的樣子,鷹巢山我可沒有本事潛進去,那幫矮子的寶庫守衛很厲害。”獨牙.惡齒說完盡量詳實的回答。

    這就對了,現在在辛特蘭的蠻錘矮人只是一小部分分支,蠻錘矮人的主力還是在格瑞姆巴托。

    “你繼續說。”想明白後,卡洛斯不再糾結這個問題。

    “矮人佔據了鷹巢山附近;精靈人太少,但是奎爾丹尼小屋在高山上,易守難攻;辛特蘭主要的地盤還是巨魔的。”說完,獨牙.惡齒換了換坐姿,繼續講︰“但是巨魔並不團結,一些零散的小部族不值一提,主要的氏族有三個。辛薩羅的邪枝氏族,沙德拉洛的枯木氏族和我出生的惡齒氏族。其中最強大的邪枝氏族人口保守估計在一萬以上,那幫家伙信仰血神哈卡,經常捕掠其他氏族的巨魔進行血祭,聲名很糟糕。枯木氏族在辛特蘭的只是一部分,主要聚集在沙德拉洛,他們也信奉血神哈卡,但是更喜歡用其他種族進行血祭,殺害杰里奧王子的就是這些家伙。至于惡齒氏族,容我說一句題外話,我沒有和族人反目成仇的唯一原因就是因為惡齒巨魔不相信哈卡。但是二位尊貴的大人千萬不要相信惡齒氏族,沒有強大的實力還陳靜在往日的榮光中,這個氏族早晚要走向末路。”獨牙.惡齒惡狠狠的結束了這段話。

    一個為人類組織拉文霍德服務的巨魔盜賊痛恨自己的氏族這一點阿歷克斯父子二人一點不覺得奇怪,但是痛恨的有理有據,這就有意思了。

    “獨牙先生,如果您能講述一下您的故事,我將為您提供一份小小的禮物作為報酬,您看這樣可以嗎?”阿歷克斯如是說。

    “並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惡齒氏族有個習俗,族長會折斷巨魔特有的長牙,所以世代都被稱為斷齒族長。我從小時候,就和別人不一樣,只有一邊的牙發育的特別巨大,另一邊則完全不發育,這導致我甚至不能正常進食。父親為了我的成長,折斷了那顆畸形的巨牙。就因為這個,斷齒族長認為父親挑戰了他的權威,要和父親進行決斗。這是場謀殺!我父親是惡齒村最好的漁夫,而斷齒族長是個職業儈子手。一個並不好听的故事”獨牙.惡齒說道最後,平靜了下來。

    “盧森,送獨牙先生去休息,晚上為獨牙先生準備一份大餐,具體菜點和酒料要符合獨牙先生的洗好,明白了嗎?”阿歷克斯搖了搖管家鈴,盧森.薩克霍夫推門走進房間。

    “是的,老爺。”盧森.薩克霍夫帶著獨牙.惡齒離開了書房。

    “卡洛斯,你怎麼看。”阿歷克斯很籠統的問道。

    “一場鮮血淋灕的屠殺。”卡洛斯回答。

    看到父親皺起的眉頭,卡洛斯無法告訴自己的父親,在即將來到的第二次獸人戰爭中,巨魔作為獸人的盟友加入部落,對聯盟造成了多大的傷害,現在難得有機會狠狠的削弱巨魔勢力,自然不可能像父親想的那樣做做面子活就過去了。

    “父親,艾登伯父需要一份國王的尊嚴,奧特蘭克需要更大的話語權,巴羅夫家族需要一份沉甸甸的軍功。這些,只有鮮血能滿足。”卡洛斯短時間也想不到更好的說辭,只能扯些高大上的空話。

    “你太激進了,這樣我可不敢放你獨子一人去辛特蘭。”阿歷克斯有些擔心。

    “父親,那麼大的藏寶庫,已經空了三分之一,一旦戰爭開始,花費將更加巨大。我看了您的企劃書,光是這場戰爭奧特蘭克王國至少需要支付50000枚金幣。而巴羅家族承擔一半,也是25000枚。再加上之前對于小貴族們的許願和允諾需要落實,從去年到戰爭結束,家族最少需要指出超過100000枚金幣,這絕不是個小數字。”卡洛斯知道不說服父親,這次的辛特蘭之旅自己可能全程旁觀。

    以前提到過,巴羅夫家族一年的收益大約是20000枚金幣,但是除去支出,純收益只有2000~4000左右,100000枚金幣的巨款是家族近乎30年的積蓄。

    “所以呢?”阿歷克斯不為所動。

    “巨魔,或者說巨魔的墓室,他們有用金銀財寶陪葬的習俗。”卡洛斯回答。

    “讓我想一想,兒子,讓我好好想一想。”阿歷克斯有些動搖了。

    以巴羅夫家族的富有,用100000枚金幣換取一個王冠也太過沉重,阿歷克斯對原本意在示威的巨魔討伐計劃有所動搖。xh211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