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21章螳螂X黃雀X路人甲

第21章螳螂X黃雀X路人甲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說一件苦逼的事讓觀眾老爺們樂呵樂呵。本來呢,昨天準備熬通宵多寫幾章預留沖推薦用的。大概凌晨2點的時候,我把水杯灑了,結果鍵盤進水失靈了。想想睡覺了吧,結果有種文思如尿崩的感覺,一鼓作氣之下,拆鍵盤,修。第一次修好後,,lm4個鍵失靈。拆,再修。第二次修好,b鍵和空格失靈。我還拆,螺絲滑絲了,這鍵盤只能lol專用了。抬頭一看,我了個去,7點了,還不如好好睡一覺反正都得買新鍵盤。)

    二十人的使節隊伍緩緩的向北方的鷹巢山駛進。

    本來奧德倫將軍準備了400人的護衛,但是比格拉斯爵士都覺得人數太多可能引起矮人的反感,建議縮減人數。而卡洛斯處于某些考慮,更是將使團人數壓縮到了二十人。

    最終,比格拉斯.貝爾托恩,卡洛斯.巴羅夫,大法師方磚,丹德瑪.藍羽,帶著十六名士兵押運著3輛馬車六大桶奧特蘭克啤酒前往鷹巢山。

    有號稱自然之子的暗夜精靈探路,除了地面上橡樹粗壯扭曲的虯根給馬車帶來些小麻煩外,使團走的還算舒坦。比格拉斯提議和卡洛斯行進中進行場狩獵比賽,雙方的獵場以馬車附近300碼為限,卡洛斯愉快的接受了挑戰。

    午餐在下午四時才開始,火堆旁比格拉斯翻烤著一只小牛犢般大小的銀鬃狼,卡洛斯在一旁幫著撒鹽和香料。這只可憐的前森林強者愚蠢的想要挑戰激流堡的劍術教練,被比格拉斯徒手摁在地上拗斷了脖子。而卡洛斯獵到的麋鹿已經送給士兵們吃的只剩骨架了,士兵們可不在乎什麼香料和味道,是肉就是好的。

    “小友,如果我是你所說的小麻煩,也該動手了。你的精靈帶著4名士兵找水去了,饑腸轆轆的士兵們剛飽餐一頓,反應最是遲緩,大法師閣下又在車上午休,這麼好的機會還等什麼。”比格拉斯小聲的說著。

    卡洛斯從來沒有想過隱瞞比格拉斯他可能遇到的“小麻煩”。作為激流堡大領主索拉斯.貝爾托恩的親弟弟,比格拉斯劍士過太多的貴族式齷齪,卡洛斯的坦誠讓他很高興的答應了這次危險的使節任務。而卡洛斯也不想將一位可敬的長者茫然的帶進未知的危險中。

    作為一個心智成熟的人,卡洛斯明白一個道理︰當你把別人當成s13的時候,你再別人眼中已經是個s13。想要活得自在,做人就坦誠點。

    “沒有關系,我可不會毫無準備的將比格拉斯叔叔帶進不可控的危險中。”說完,卡洛斯割下一小塊後腿肉嘗了嘗,點評道︰“還差點火候。”

    “少吃點,在遇到突發情況,饑餓比飽腹反應快。”作為一名老兵,比格拉斯給出了自己的忠告,這也是他堅持用小火烤狼肉的原因。

    “經驗之談,受教了。”

    雖然是現代社會人人都懂的原理——吃飽後新陳代謝放緩,血液大量供給腸胃,人的反應變緩慢,且飽腹狀態下進行劇烈運動容易引發腸胃痙攣。卡洛斯還是禮貌的道謝。

    “士兵,你再帶兩個人沿著丹德瑪大師留下的標識去看看情況,天黑前返回。”卡洛斯隨便點了一名看起來顯老的士兵,讓他再帶兩個人離開。

    “爵士大人,我們不是有滿滿六桶啤酒嗎?為什麼還要去找水?”士兵不願意領差事,不解的問道。

    “因為這是爵士下達的命令,這個回答滿意嗎?”卡洛斯語氣很和善的回答,士兵被嚇了一個激靈,立馬行禮應答,“是的,爵士,我馬上去辦,你,還有你,帶上武器跟我走。”

    “卡洛斯小友,太冒險了吧,現在宿營地的守備力量有些單薄,如果你的麻煩觸動30個見過血的家伙強攻,我們可能要交代在這了,我可沒有一個打三個個自信。”比格拉斯話語雖然在抱怨,神色卻很輕松。

    “對于圖謀不軌的膽小鬼,你必須讓他看見希望,他才會主動跳出來,狼肉烤好了還沒有下文,我希望比格拉斯叔叔也找個理由暫時離開……不好,那些家伙可能先對叔叔下手,我們還是在一起吧。”卡洛斯本想讓比格拉斯也帶幾個人離開,但是考慮到敵人有可能先對分散人員下手,進行逐個擊破,最後還是作罷。

    “你小子還是有良心啊,哈哈。”比格拉斯開心的笑了。

    磨磨蹭蹭的將狼肉烤好,比格拉斯和卡洛斯都只是將就著干面包吃了三分飽,就讓士兵們用油紙將剩余部分包起來。至于士兵們的眼皮子地下的偷吃行為,優秀的指揮官會當沒有看見。從pla學來的經驗告訴卡洛斯,對于底層士兵,平時要嚴格,戰時要關懷。像偷拿偷吃這類行為,平時該關禁閉;在戰爭期間,士兵實在太笨拙了,你想裝沒有看到的不行的時候,就大度的送給他。這樣的指揮官才不會被打黑槍。

    太陽落山了,余暉尚未散盡,丹德瑪帶著7七名士兵安全的返回宿營地,四只羊皮袋灌滿了清澈的河水,堅韌的藤蔓上串著十來條利齒狂魚。

    “兩位大人,法師閣下,這些小東西阻撓了我們取水,我就多花了點時間收拾了些。雖然長相凶惡,但是肉質細嫩,味道還是很不錯的。”丹德瑪操著一口晨風村口音的通用語介紹自己半下午的戰果。

    “哦,真不錯,剛睡醒就有魚湯可以吃。”方磚被卡洛斯強迫著冥想了一下午,但是荒郊野外的哪能真正靜得下心,結果稀里糊涂的真的輸著了,剛剛才醒。

    巨大的行軍鍋里熱氣撲騰,在天色徹底暗下來時,探姬出現了,結果士兵們將弓弩對準她時,嚇得她瞬間消失在眾人視野里。過了好一陣,丹德瑪領著她回到宿營地,喝了兩大碗魚湯壓驚,才把情況說清楚。

    “我發現了追蹤者的藏身處,禿兄在監視他們,那幫沒膽鬼有三十七個人,有兩個穿法袍的,早早的就吃飯睡覺了,估計想夜襲。對了,正南方100米外的大橡樹上面有個監視大人的家伙。”探姬報告道。

    “你連他們的人數都摸清楚了?”比格拉斯很詫異的看著探姬,脫下面罩喝湯的露琪亞暴露了她的真實年齡,這麼年輕的小姑娘居然是個這麼厲害的潛行者?不敢相信。

    “探姬是家父的直屬特工,這次專程協助我處理隱患。”卡洛斯睜著眼在說瞎話。

    “人家其實沒有那麼厲害,是對手太弱了。”探姬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

    不,某種程度上來說露琪亞真的很厲害,卡洛斯覺得自己之前對于探姬的使用可能不太正確。

    “丹德瑪,你去解決監視者,方磚叔,可以聯絡伏兵了,準備行動。”卡洛斯忍不住心中苦笑,本來想當只蟬引出螳螂,結果做了回路人甲。xh211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