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22章大逃殺

第22章大逃殺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為何絕世高手總渴望一場勢均力敵的戰斗,渴望在酣暢淋灕的搏殺中剩1點血反殺對手?

    因為賤。

    不是,因為寂寞。

    也不是,因為對手難尋。

    有那麼一句話說的很有那麼點意思︰不配成為對手,沒資格做朋友。

    發生在野外的戰斗中,無論是碾壓對方的殲滅戰,還是被對方碾壓的負隅頑抗,一邊倒的戰場態勢才是正常的。哪來的那麼多從天黑打到天亮,最後終于等到援軍吹響反攻的號角。小時代看多了吧,多看看大聖歸來啊,江流兒啊,男(配?)一號啊,說殺就殺,還是死無全尸型的說殺就殺,真實吧,國產良心啊。

    所以說,暗哨被摸光,法師陷阱被解除,還有預先藏好的八十伏兵,卡洛斯怎麼輸,怎麼可能輸。

    丹德瑪.藍羽,獨牙.惡齒,禿兄,三人作為拉文霍德莊園的長住客,刺客聯盟的精英,盜賊中的佼佼者,本身潛行和反潛行能力至少都是b+或者a-級別的,還有探姬這種自帶永久隱身的移動真眼,摸哨反潛毫無壓力。外圍的4個明哨,3個暗樁毫無知覺的被瞬間秒殺。

    “現在的小年輕啊,以為搓搓火球,揉揉寒冰箭就叫做法師了?膚淺,浮躁,知道偵測魔法的兩種靜默反制方式嗎,知道魔法陷阱的三種無聲解除方法嗎,連茴字的四種寫法都不知道,還出來接殺人滅口的活,哪個老師教的。”方磚叔搖搖頭,利用奧術視野和卓越的學識,輕松排除了暗殺者宿營地周圍的魔法陷阱和預警法術。

    再然後,就是哇嗚哇嗚哇唔嗚嗚咕嚕姆(魚人語︰同志們,沖啊!)。

    期間,兩名法師試圖頑抗,一人被方磚成功反制施法引發的魔力反饋效應燒了個五分熟,另一個被戰場老油條比格拉斯用疑似橙色武器的托卡拉爾一套沖鋒,斷筋,平a,斬殺,滿血無傷帶走。

    除去看守啤酒桶的六名士兵,卡洛斯一方94(加探姬95個,好像可以不用數她)個打37個(還有7個哨兵被仨盜賊摸了),怎麼輸,怎麼輸,三個打一個還能被反殺?

    “少爺,殲滅28人,投降8人,對方一個很厲害的盜賊逃脫了。”伊米爾單膝跪地向卡洛斯報告。接到騎兵後撤命令的伊米爾很是不開心,但是卡洛斯的密令給了他無窮的希望,通向貴族的大門已經向他敞開了一條縫。所以他和另外兩名巴羅夫家族的騎兵隊長帶著手下在陌生的辛特蘭原始森林里啃了整整五天的干糧,硬是一堆火沒有生過。

    “我方傷亡。”卡洛斯問。

    “五人受傷,兩人死亡。”伊米爾回答。

    “嗯?”卡洛斯不敢相信,全面佔優的殲襲戰居然有這麼大傷亡。

    “傷亡全部來自那個逃脫的盜賊,他很厲害。”伊米爾低下頭回答。

    “收斂陣亡兄弟的遺體,妥善安置受傷的士兵,生火,警戒,今晚就在這休息,伊米爾,安排好哨衛。”卡洛斯說完後,拔出自己的瑟銀短刀(對現在的卡洛斯而言就是把匕首),將自己的錢袋釘在樹干上,對靠在樹影中的三名拉文霍德刺客說︰“我要他的命。”

    “一場有趣的比賽。”禿兄使用了消失。

    “豐厚的賞金。”獨牙先生進入潛行狀態。

    “我能參加嗎?”探姬湊熱鬧,被卡洛斯無視了,氣憤中。

    “大師不感興趣嗎?”比格拉斯看著無動于衷的暗夜精靈,問道。

    “我服務于卡洛斯爵士只是為了得到我妹妹的消息,對于金錢沒有太大的渴望。”丹德瑪回答。

    “但是金錢能買到很多消息不是嗎?”比格拉斯反問,“小卡洛斯的錢袋里,至少20枚金幣,已經算得上巨賞了,大師不感興趣?”

    丹德瑪使用天賦技能︰影遁,丹德瑪開啟了疾跑。

    片刻後,比格拉斯問卡洛斯︰“需要老夫去那邊抽根卷紙煙嗎?”

    卡洛斯楞了一下,才明白比格拉斯是問他需不需要暫時離開,給卡洛斯個審訊俘虜的空間。

    “不需要,有些事情不用追根問底,伊米爾,去處理下。”卡洛斯還沒有說完,狗腿子伊米爾已經听明白了潛台詞,帶著手下將綁好的俘虜帶遠點,免得慘叫和哭號影響了大人們的心情。

    有眼力勁兒,卡洛斯對伊米爾的評價+1。

    “大叔您有紙煙?”

    “有啊,你也好這一口?”

    “想了好多年了,家里人不允許我抽煙。”

    “男人嘛,吃喝女票賭抽算個什麼,來來來,上好的阿拉希煙葉,高檔的透光桑皮紙,卷上,卷上。”

    兩個老煙鬼(沒錯,是兩個)總算找到共同話題。

    <影牙>作為一個從業十余年的老刺客,對于這幫所謂的同伴是不屑一顧的。嬌氣的菜鳥法師,不懂裝懂的業余同行,傻不拉幾的貴族家養打手,怕死的貴族私兵。若不是報酬豐厚,影牙早就閃人了。如果將這只隊伍的佣金全部給自己,影牙甚至敢獨自去刺殺卡洛斯。可能自己單獨行動幾率還更高,逃亡中的影牙這麼想著。

    背後有追兵,屬于盜賊獨有的第六感告訴影牙,對手很難纏,所以他大膽的耗費寶貴的逃命時間對自己的行跡進行了欺騙處理,成功的迷惑了敵人。

    一整夜的逃亡,影牙在天微微發亮的時候找到一處棕熊過冬的山洞,清理完足跡做好偽裝,影牙準備在惡臭的山洞里睡上一小會兒。

    但是剛剛進入淺層睡眠,濃煙就灌進了山洞,沒有辦法,再呆在洞里就是等死,影牙飛速的用脫下皮甲下的襯衣用枯草和碎石做了個假人布袋。

    扔出布袋干擾敵人,影牙發動消失技能企圖逃跑,迎接他的是三發帶有綠色幽光的淬毒手弩箭矢。

    為躲避毒箭被打出隱身狀態,影牙背靠樹木做出防御姿態,警惕的關注著箭矢射來的方向。

    久久沒有動靜傳來,影牙感知全開,試圖找出對手的蛛絲馬跡。那里的樹葉有不自然的晃動!影牙飛刀果斷出手的同時,敵人的利刃也抹上了他毫無防備的脖子。

    刺客間的戰斗,短暫而致命。

    氣力迅速的抽離身體,眼楮變的好沉重,影牙倒下了生命中最後的畫面就是對手是個大光頭。

    “嘻嘻,禿兄,不,禿叔叔,你答應的賞金要分我一份的哦。”探姬收起影牙的飛刀,蹦蹦跳跳的從樹叢里跑出來,戀戀不舍的將精致的手弩還給禿兄。

    搜刮完尸體,禿兄割下了影牙的腦袋,不屑的對探姬說︰“我不會欠一個小女孩的零花錢。”

    “嘻嘻,你是個好人。”得到肯定的答復,小財迷安心了。

    “去通知精靈和巨魔,賞金是我的了。”禿兄安排探姬干活去。

    “哦。”早完工早分錢,探姬果斷的消失在禿兄視野中。潛行狀態下也能跑的這麼快,真是奇葩,禿兄無語的搖搖頭。

    “真是個老練的對手。要不是為了賞金,還真想和你進行一場一對一的對決,你說是吧,獨牙兄。”禿兄看著無頭的死尸感嘆道。

    森林無人回應。xh211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