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29章見面禮

第29章見面禮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獅子搏兔亦盡全力,何況對手是熟練的叢林獵手,巨魔枯木氏族。

    戰術會議上,卡洛斯沒有堅持領隊,因為赫尼.馬雷布的話說服了他。

    “爵士大人,您的勇武名冠整個希爾布萊德丘陵。但是三倍于敵還要指揮官帶頭沖鋒,是對士兵們的侮辱。您的職責是觀察和推測對方巨魔的實力,為以後制定作戰計劃提供寶貴的第一手信息。”

    雖然赫尼.馬雷布說的都很有道理,但是卡洛斯還是覺得放棄這樣一個秀武技刷聲望的機會有點可惜。

    “好吧,我會留下二十名騎士作為預備隊,剩下的人手由你指揮。我們是為已故的杰里奧王子復仇而來,只要腦袋,不要活口。”卡洛斯拍了拍赫尼.馬雷布的肩膀,示意奧特蘭克王立騎士團的指揮官去分配人手,就和比格拉斯父子兩人找地方坐下休息。

    “看來賭約要作廢了。”卡洛斯遺憾的表示。

    “我是沒有什麼意見。手下的騎兵還在敦霍爾德城堡鬼混,現在的我就是個高級步兵而已。”比格拉斯給了躍躍欲試的兒子一巴掌,無所謂的表態。

    達納斯在同齡人里絕對是出類拔萃的存在,但是也會對騎馬打獵,村姑小姐什麼的感興趣。而卡洛斯從小生活在對未來的恐懼中,強烈的緊迫感和明確的目的性使他練就了遠超同齡人的體魄和搏殺技藝。比格拉斯明白,自己可以在三十招過後利用豐富的經驗打敗卡洛斯,但是自己的笨兒子兩招內就會被卡洛斯擊敗。出于騎士的榮耀和父親的關愛,時常和卡洛斯切磋的比格拉斯不會對兒子詳細解釋卡洛斯的實力。

    “雖然手下小伙們的生命安全很重要,我還是想看看巨魔在困獸猶斗的情況下有多強的戰斗力。”卡洛斯見解讓四周的騎士和比格拉斯都暗自點頭。

    “父親,您不教導我永遠不要輕視敵人嗎?我們明明可以輕易的摧毀巨魔的戰斗意志,為什麼要逼對方絕命反擊呢?”好奇寶寶達納斯發問。

    “因為身份的變化。”卡洛斯直接回答了達納斯的問題,“作為戰士,干淨利落的殺死對手是最好的榮耀。作為一名指揮官,只有徹底了了解了你的敵人,才能徹底的擊垮你的敵人。我們對巨魔的了解都來自獨牙先生的闡述和童話故事。是的,我們並不了解巨魔這個種族,也不了解當前的對手枯木氏族。所以我們需要一場小而激烈的戰斗來觀察和推斷枯木巨魔的戰斗力。這對日後的戰役很重要。”

    “卡洛斯大哥說的好有道理。”達納斯一副受教了的表情。

    “蠢貨,雖然沒有明說,難道我平時沒有教導過你?”比格拉斯提腿就是一腳,他感覺自己身為父親的威嚴受損。

    “但是你並沒有跟赫尼小子說明白,他能理解你的意圖?”比格拉斯不太確定。

    “赫尼.馬雷布很有指揮天賦,對吧。”卡洛斯語氣肯定,並非詢問,而是表述。

    “只能說看好吧,沒有真正的在戰爭中活下來,誰又敢自稱老兵呢。”比格拉斯有些感慨,仿佛有些久遠的記憶畫面被重新回想起來。

    “崗哨那邊有20多個士兵,赫尼手里有整整5個滿編小隊(還記得嗎,前面提過1個小隊滿編12人。軍神大人本來手里有7個小隊,有2個小隊跟暗夜男捉咕咕去了。)的士兵,還有30個鐵皮罐頭撐腰,三個打一個,怎麼輸。”卡洛斯的話引起了旁邊騎士團成員的不滿,別人說我們鐵皮罐頭就算了,卡洛斯爵士你現在是騎士團的騎士長,怎麼能自黑呢。

    因為騎士有別于騎兵,一般都套用精英模板計算屬性,卡洛斯一直無法從數據上估測騎士團的實力。但是一路打下來,跟隨自己來辛特蘭的這300個鐵皮罐頭,自己有一半都打不過。更別提身為騎兵特有的陣列沖鋒,是卡洛斯所不具備的技能。

    一名騎士,首先得是一個合格的騎兵。並不是會騎馬就能稱為騎兵,數量不夠的情況下,騎兵會被步兵克制。沒錯,被步兵克制,所以不要迷信某些小說中的騎兵無敵論。一個合格的騎兵,首先需要能熟練使用騎槍進行沖鋒的能力,其次需要具備下馬當步兵戰斗的實力。當一名騎兵失去沖擊力後,最好的選擇是下馬作戰,兩條腿的人怎麼也比四條腿的馬靈活。單個的騎兵沖鋒,你只要躲開就行了,而排成陣列的騎兵沖鋒,你只有正面硬抗,或者背身而逃,這兩個選項同樣的令人絕望。想要在沖鋒中和戰友保持陳列,需要至少三年以上的訓練,這遠比看上去的難。

    天色開始發暗時,禿兄又來匯報了一次情況,巨魔小隊發現了崗哨的存在,狩獵了兩只大角鹿和一只野豬,已經開始造飯,預計會在入夜後展開行動。

    “大叔,有些不放心啊,萬一巨魔慫了怎麼辦,伏擊戰打成追擊戰,咱們就算玩脫了。”卡洛斯突然想起這個問題。

    “如果巨魔在塔倫米爾修建了一個崗哨,你會怎麼辦?”比格拉斯反問。

    “拆了它。”卡洛斯回答,“我怕他們分兵行動,能全殲最好,跑掉一個,再想這麼安穩的修基地就難咯。”

    “想那麼多干嘛,你還想把前哨基地修到別人眼皮子底下?”比格拉斯用鄙夷的眼光看著貪得無厭之人。

    六月末的辛特蘭,氣候還不錯,尤其是後半夜,涼爽而寧靜,正是睡覺的好時機。

    “總覺得沒有提醒崗哨的士兵,會出現傷亡。”卡洛斯嚼著一種藤蔓植物的須根,感受著嘴里淡淡的甜味。

    “深處前線,連哨兵夜防也做不好,死了活該。”比格拉斯倒是看的很開,援軍就隱藏在視野範圍內,這點時間都支撐不了,真的不如死了算了。

    結果令人憤怒的一幕出現了,當巨魔的身影出現在崗哨篝火處時,竟沒有一個人類士兵有反應。

    “卡洛斯,恐怕出事了。”比格拉斯慢慢的站了起來。

    “還能有什麼事,被人摸哨了,死完了,死人能有什麼事!”卡洛斯前世參軍入伍時,就最痛恨夜晚站哨打瞌睡的那些人。按照規定,哨位上是口哨不離唇的,你就算打不過入侵者,發出警報驚醒同伴總可以吧。因為你一個人打瞌睡,幾十上百個同伴在睡夢中被殺死,怎能不怒,怎能不恨。

    超過四百碼的距離,巨魔在卡洛斯眼里只有指甲蓋大小,雖然不知道它在篝火面前跳什麼,總之不會是好事。赫尼.馬雷布,你在干什麼?卡洛斯不禁疑惑起來。

    “四人一組,自己選路,到一百碼的位置待命,一會兒我將帶頭沖鋒。”卡洛斯盯著篝火前的巨魔,下達了命令。xh211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