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30章滿怒斬殺亞拉那一卡

第30章滿怒斬殺亞拉那一卡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一百碼的距離,一個合格的士兵全裝備負重的情況下只需要七秒就能跑完。【愛書屋】對于人類戰斗單位中的精銳,士兵中的士兵----騎士而言,五秒綽綽有余。

    “聖光在上,騎士團沖鋒!”卡洛斯發出戰吼,率先沖向崗哨。(作者君習慣性的打出了forthlichking,後來發現不對啊,作大死了,趕快刪除。)

    “嘿,你的騎士團不厚道啊!”比格拉斯沖到崗哨柵欄處了,才發現其他幾隊騎士剛剛發起沖鋒,忍不住抱怨起來。

    幸運的是卡洛斯這一組有八個人,而崗哨內可以觀察到的巨魔只有三頭,卡洛斯一伙沒有發生沖鋒過快被反包圍的逗比狀況。

    濃郁的血腥氣息充斥著整個崗哨,宿營地中央的篝火處,巨魔巫師向火焰中揮灑著什麼粉末,橘紅色的火焰開始泛綠。即使已經被人類包圍,巨魔巫師也沒有停下手里的活,兩名巨魔從崗哨衛兵睡覺的帳篷里走出來。

    一個巨魔脖子上掛了一串人類士兵的頭顱,粗麻繩從兩個眼眶中穿過,鮮血淋淋的頭顱配上詭異而恐慌的表情,格外的讓人頭皮發麻,一串意外脫落的腦組織直接讓隨行的牧師嘔吐起來。另一個巨魔腰間掛著三條白花花的人類大腿,手上還攥著條啃食了一半的人類手臂。

    很快,騎士團完成了崗哨的包圍和偵查。

    “騎士長大人,沒有幸存者,敵人只有這三個巨魔雜碎。”向卡洛斯報告的騎士雙眼布滿血絲,臉上的肌肉僵硬,青筋繃起,明顯處于極度的憤怒中,語氣卻是格外的平淡。

    “冷靜,伙計們,對面有個巨魔的巫師,不要讓憤怒干擾了你們的判斷。”比格拉斯在阿拉希高地見多了被巨魔襲擾過的人類小村落,反應沒有其他人那麼激烈,冷靜的做出提醒。

    除去巫師,剩下兩個巨魔明顯有些慌亂,他們沒有想到崗哨之外還有敵人。

    (停止施法,否則亂箭射死你。)向獨牙.惡齒學習的巨魔語派上了用場。

    (侵略者,死亡無法威脅劇毒之主的信徒,沙德拉會吞噬你們!)巫師扭頭發出威脅,會說巨魔語的人類引起了它的注意。

    “該死,暫時包圍它們,去找弓箭和弩,我怕這玩意兒會在死之前玩毒爆,我們需要遠程武器。”快速跟手下交代完,卡洛斯繼續和巨魔巫師扯皮。

    (殺戮我的士兵,枯木氏族準備和人類全面開戰嗎?)卡洛斯嚴厲的指責。

    (戰爭從未終止,滾出森林,苟延殘喘吧,沙德拉的獵物。)巨魔巫師不是個好的外交家,看似威脅恐嚇的話語透露出了內心的虛弱。

    猶豫人類的憤怒和巨魔的驚駭,除去對話中的兩個家伙,整個崗哨里竟然只剩下木柴燒裂的 啪聲。【愛書屋】所有人都听見了遠方傳來的喊殺聲。

    (听見了嗎,不用拖延時間了,你等待的援軍永遠不會來了。)卡洛斯裝逼般的劍尖插地,雙手交疊摁住劍柄底部。

    (死亡無法威脅……)巨魔巫師還沒有說完就被打斷。

    (決斗吧,一對一的比試,你死之前可以多殺兩個回本。)卡洛斯提議。

    (愚蠢傲慢的人類,你會為你的輕狂付出代價。)巨魔巫師終于停止施法,或者說法術已經完成。

    “我提議一對一決斗穩住了對面。大家表現很好,眼楮不要亂看,就這麼盯著它們。用余光觀察那個巨魔巫師,看見腰間那幾個骷髏頭了嗎,就是它用衣袖遮掩那幾個。只要它的手挪開了,射死它。”卡洛斯若無其事的安排完戰術,向比格拉斯點點頭,“大叔,看你的了。”

    比格拉斯取下覆面盔扔給兒子,抽出托卡拉爾上前兩步應戰。

    傳奇寶劍托卡拉爾感應到周圍有巨魔存在,劍身開始散發出淡淡的橙色光芒,劍刃自然顫振,發出清脆的劍鳴,傳達出明確的意志︰巨魔必須死!

    (這個聲音?是那把魔劍!那個人類是托爾貝恩家的狗崽子!)巨魔巫師說完,兩個本來還畏手畏腳的巨魔戰士跟打了雞血一樣振奮起來。

    “大叔,你在巨魔那邊好像很有名的樣子。”卡洛斯听得懂巨魔的話,忍不住調侃比格拉斯。

    “托卡拉爾,意為巨魔屠戮者,幾百年來死于劍下的巨魔不少于五位數。”認真比來的比格拉斯像換了人一樣,給人一種一眼望去“啊,真是個好男人!”這樣的感覺。(不懂的觀眾老爺可以自行度娘阿部高和。)

    第一個出戰的巨魔使用兩把剝皮小刀,正手反手各一把。有道是一寸長一寸強,一寸短一寸險,巨魔戰士從小就听說過“巨魔殺手.托卡拉爾”的恐怖故事,明白寶劍的威力,它等的就是一個以命換命的機會。

    然後比格拉斯重新戴上從兒子達納斯手里討回覆面盔,沖上去四招將巨魔逼倒在地,一記大力劈砍將巨魔切成兩半。

    第二個出戰的巨魔戰士解下腰間的人類大腿扔進火堆,一股肉香混著焦臭成功的激怒了所有在場人類。他拔出自己的短矛,又走到帳篷里拾取了一塊盾牌,等固定好盾牌後,用短矛敲打了兩下盾面,示意自己準備好了。

    比格拉斯第二次取下覆面盔,交給兒子。雖然頭盔能夠很好的起到防護的作用,但是在一對一的比試中,太影響視野了,對于搏擊高手來說,一個視野的盲點,就可能被連續的攻擊壓到敗亡,所以電影一對一打斗一般不戴頭盔是真實的。

    (作者君當兵的時候深有體會,即使聚合塑料沖壓的防暴頭盔,才三斤多一點,戴上兩個小時都難受的要死,何況劇烈運動中頭部散發大量的熱能散不出去,眼球都有種腫脹感。也穿過那種肩部固定,腦袋不承重的全身防護服,就是那種埋地雷、排炸彈時候穿的,腦袋舒服了點,但總有種兩個膀子扯不開的感覺。)

    激烈的交鋒令雙方的開始大口喘氣調整呼吸。身著重甲的比格拉斯敢無所畏懼的發動攻擊,只要防守好頭部和鎧甲的幾個薄弱連接處就行,但是體力消耗巨大;手持盾矛的巨魔雖然在戰斗中處于守勢且身上已經被劃出好幾道口子,但是巨魔的種族天賦決定了它們遠比人類更適合持久戰。

    有一次的盾牌格擋,巨魔戰士絕望的听見鐵皮木板碎裂的聲音。似曾相識的倒地,不一樣的死法,比格拉斯殘忍的斬斷巨魔的四肢,最後才閣下它的腦袋。

    在人類同伴的歡呼聲中,比格拉斯劍指巨魔巫師。

    (愚昧的人類,你們難道不知道每個枯木巨魔都是名優秀是戰士。)巨魔巫師說完只有卡洛斯能听懂的話語,居然從身上不知道哪掏出兩把**擰巴擰巴的組合成一把雙頭劍。

    “大叔,你還行不行,看起來很難搞的樣子。”卡洛斯問。

    “男人怎麼能說自己不行。”比格拉斯氣喘如牛的說著,連續和兩個舍生忘死的敵人一對一單挑,還是讓這個四十多歲的老男人感覺到了疲憊。(在戰場上,士氣和隊友才是白刃戰的關鍵,而決斗中,技藝和體能更重要。觀眾老爺們不要簡單的覺得那誰誰誰戰場百人斬成就都能達成,打個什麼什麼就累成狗。不一樣的,有隊友的支援,一個成熟的戰士在戰場上是有時間進行體力回復的,而決斗中,精神肉體高度緊張,比的就是誰根基更深厚。)

    “大叔,一會找個機會讓它背對我。”卡洛斯將水囊解下遞給比格拉斯。

    “這不名譽。”比格拉斯喝了一小口,剩下的倒在了臉上。

    “看看那二十個腦袋。”卡洛斯沒有多說,接過水囊後退觀戰。

    劇本如同卡洛斯寫的那樣,比格拉斯在雙頭劍的凌厲攻勢下左右招架,最後找了個機會和巨魔巫師比拼起氣力。就在比格拉斯氣力不支被壓的單膝跪地時,卡洛斯手持博尼格托.淬火者之劍完成了沖刺,一記凌空跳劈斬殺了巨魔巫師。

    “注意那些瓶瓶罐罐稀奇古怪的東西,別弄出來了,收斂遺體,打掃戰場,牧師,來為比格拉斯爵士進行治療。”卡洛斯安排完,走到篝火旁,將博尼格托.淬火者之劍插進火堆。

    雖然卡洛斯沒有系統的學習過法術施法,但天生擁有魔力的他對法術還是很敏感,魔法基礎知識也學的很牢固,從月光草和螢石粉那股特有的味道就可以判斷巨魔巫師施展的是通訊類的巫毒法術,媒介就是這堆篝火。

    博尼格托.淬火者之劍的吸火特性可以干擾法術的運轉,在法術徹底失效前,卡洛斯對著窺視者抹了抹脖子。xh211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