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31章我叫珍娜,不是鄭吒

第31章我叫珍娜,不是鄭吒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那一晚,赫尼.馬雷布帶領人手完成了對巨魔偵查小隊的包圍。但是對面都是偵查與反偵察的老手,赫尼.馬雷布為了表現自己的領導才能,追求傷亡的最小化,等到下半夜才動手。于是兩起慘案幾乎同時發生。

    赫尼.馬雷布零傷亡剿滅了二十九頭巨魔,確實表現出了一個指揮者的優異才能,誰也不能指責他什麼。但是赫尼.馬雷布卻非常的自責,如果再早一點動手,崗哨的士兵是否就會听見動靜而加強戒備;如果再早一點動手,那三個巨魔是否就會放棄行動回援;如果再早一點動手,卡洛斯和比格拉斯兩位大人就會召集崗哨的士兵前來支援。

    二十顆被粗麻繩穿成一串的人頭深深的震懾了赫尼.馬雷布的內心,本來年輕的軍神還對殺戮了二十九個巨魔而有些不忍心。對士兵們喜笑顏開的割下頭顱,將尸體搜刮一空並切下巨魔生殖器的行徑有些惱怒。但是在同族支離破碎的尸體面前,赫尼.馬雷布跪地流淚,最後變成嚎啕大哭。

    “哭夠了記得把尸體處理了,巨魔腦袋我先帶走了。”卡洛斯沒有安慰赫尼.馬雷布,而是帶領著騎士團成員提前離開。

    “卡洛斯,赫尼小子沒有做錯什麼。”比格拉斯對卡洛斯說道。

    “男人的價值等同于他背負的責任,你要我去勸他別哭了,安慰他這不是你的錯?”卡洛斯用自己的道理說服了比格拉斯,“你在剝奪一個男人的尊嚴,赫尼是個成年人,他認為自己錯了那就是錯了。從今天起,他就是價值二十條人命的指揮官。”

    達納斯.貝爾托恩被卡洛斯.巴羅夫的歪理邪說洗腦,在一旁不住點頭。

    哎,比格拉斯總覺得有哪里不對,但又覺得其實卡洛斯說的還是有道理。

    隨著“七.七崗哨事件”(這個,應該不會挨打吧)的發生,聯軍散漫的情緒也逐漸得到改觀,士兵和軍官們都意識到漫長的行軍之後,自己和敵人終于接近了。最直接的體現就是再也沒有人敢在執夜哨的時候打瞌睡了。

    奧德倫將軍並沒有改變既定的戰斗方針。對枯木巨魔的戰爭即將打響,聯軍將在巨魔城市沙德拉洛正北方80里處修建最後一個堅固的木石結構要塞作為聯軍前線指揮大本營。要塞完工之日,就是戰爭全面打響之時。

    精通土木工程的矮人盟友在听說了七.七慘案之後,上鷹巢山匯報了情況,大領主梅茲覺得不表示點什麼可能會引起臨時盟友們的不快。于是庫德蘭帶領十名獅鷲騎士加入聯軍,並帶來鷹巢山大領主的保證︰一個月內,會有200人的矮人工程師前來幫助聯軍修建要塞。

    要塞的預計工期在兩個月左右,即使算上梅茲大領主許諾的工程部隊,也不可能在九月之前完成要塞工程。

    聯軍不可能兩個月什麼不干,所以報復性的掃蕩開始了。卡洛斯和奧德倫將軍一起合計了一下,將貴族中稍微靠譜點的家伙捋了捋,最後挑選出7人,加上卡洛斯和比格拉斯以及卡洛斯推薦的赫尼.馬雷布,組成了十支掃蕩部隊。每支掃蕩部隊抽調二十名奧特蘭克騎士充當突擊隊,再加上6個小隊的士兵協同作戰。掃蕩部隊的目標是將巨魔都市沙德拉洛四十里範圍外的巨魔村落和游蕩巨魔全部清理干淨。本次作戰既是為“終結者要塞”的建造提供安穩的環境,也是對巨魔制造七.七慘案的報復性還擊。洛丹倫的人類王國可不講要和平要穩定那一套,血債只有血來償還。

    方磚一直忙于反偵察魔法的構築,沒有參與任何軍事行動。在听聞七.七慘案之後特意為掃蕩隊制造了一批魔法狼煙。卡洛斯手賤在室內點了一顆,那刺鼻而濃烈的魔法煙霧將在場所有人染成了紅色。

    有了獅鷲騎士的空中巡邏預警和魔法狼煙的卓越效果,巨魔不可能針對掃蕩隊進行反包圍殲滅作戰。

    “珍娜小姐,想笑就笑吧,不用忍著。”卡洛斯說完,隨軍牧師珍娜小姐終于不用辛苦忍耐,笑出了聲。

    卡洛斯手賤的結果,就是丹德瑪,禿兄還有他自己三人的衣物和裸露在外的身體部分統統染成紅色。

    丹德瑪還好說,紫色皮膚紫色頭發的丹德瑪的染紅後就泛黑,在夜晚反而隱身效果更好。

    至于卡洛斯和禿兄就慘了。巴羅夫家族傳統的黑發被染的紅一塊黑一塊,典型的非主流殺馬特造型。當時卡洛斯見煙勢大,先撩起衣服遮住了臉,所以被染紅的只有脖子和肚皮。而禿兄自以為有面罩遮臉,結果上半個臉面跟關二爺一樣,再加上紅色的大光頭……

    方磚為了提醒自己的雇主魔法物品不是玩具,拒絕為三人提供去色服務,說最多一個星期就會褪色,不用刻意理會。

    于是,禿兄只能動手做了個兜帽帶上,只是他的手藝……

    “珍娜小姐,笑夠了嗎,請不要耽誤行軍。”

    “好的,指揮官,噗!哈哈哈。”牧師小姐言不由衷。

    “女士的特權,您還有一分鐘,請控制自己的情緒。

    “好的。”牧師小姐深呼吸中。

    為什麼國人痛恨漢奸勝過日寇,因為外寇摧毀你的肉體,內賊不但摧毀你的肉體,還深深刺痛你的靈魂。

    但是放在獨牙.惡齒先生身上,我們必須、肯定、絕對不能套用上面這一套。這是種什麼樣的精神,這是種什麼樣的情懷,才能讓一個邪惡的巨魔放棄巫毒邪教站在聖光的照耀下享受文明的洗禮。

    雙重標準永遠是強者的特權。

    有獨牙.惡齒偵查帶路,卡洛斯帶隊的掃蕩部隊在靠近山脈的地方找到一個不到百人的巨魔村落。

    “沒有戰術,一個腦袋十銀幣,巴羅夫家族有債必償,有仇必報。”卡洛斯下達了最簡陋的作戰命令,但是手下們都露出了興奮和嗜血的表情。

    屠殺,滅絕人性的屠殺。卡洛斯手下都是奧特蘭克的精銳部隊,他身為聯軍兩巨頭之一,帶領兩倍標準的部隊也沒有人認為有什麼不對。當卡洛斯走進村落時,反抗力量已經被肅清,婦孺被聚集在空地。

    “卡洛斯爵士,她們中還有孕婦和孩子,您準備怎麼處置她們?”珍娜小姐跟隨卡洛斯來到村落,一路上所見盡是鮮血和無頭殘尸。

    “我將她們的處置權交給你,尊貴的牧師小姐。”卡洛斯做了一個貴族禮節。

    珍妮小姐剛剛展露的微笑立刻被凍結。

    “斬首還是活埋,選擇權我交給您了。”卡洛斯的微笑真誠而天真。

    “這不人道!”珍娜小姐大聲喊道。

    “這很人道,屬于人類的道理。”卡洛斯說完,回頭對士兵們說,“記住了,除了像獨牙先生這樣已經證明了和人類寶貴友誼的好巨魔,就只有死掉的巨魔才是好巨魔。”

    “巴羅夫萬歲!”

    “奧特蘭克萬歲!”

    “為王子殿下報仇!”

    卡洛斯的手下爆發出陣陣歡呼聲。xh211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