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35章唯武器論要不得

第35章唯武器論要不得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成就【愛書屋】︰說5更就5更,目標達成度2/5)

    不管卡洛斯怎麼腹誹奧德倫,將軍作為一只軍隊的統帥是稱職的。沒有強為了臉面而死硬到底,挽救了兩千名士兵的生命。

    “是毒藥,綠色的毒霧踫觸既死,一百個兄弟沖上去,就沒有然後了。只有靠後的幾個兄弟降下馬速掉頭逃脫,巨魔派出了追擊部隊,我不知道還有沒有其他幸存者。我們分散逃走。”突擊隊的幸存者在天亮後返回要塞,饑餓和恐慌折磨了他一夜,雖然語音凌亂,這名勇敢的士兵還是講述出了在場諸人最關心的問題----突擊隊遇到了什麼。

    “送我們勇敢的戰士下去休息,他需要熱食、烈酒,還有床鋪。”奧德倫將軍安排好突擊隊幸存者,和指揮官們開始就局勢展開討論。

    “我必須承認錯誤,我小看了巨魔,我們必須將這些家伙當做強勁的隊友而不是待宰的羔羊。方磚大師,您能分析一下士兵提到的那種綠色毒藥嗎。”奧德倫將軍將姿態放的很低。

    “沒有足夠的信息我可不敢胡亂分析,所以只能告訴大家一些我能肯定的信息,不一定能對聯軍有所幫助。”方磚點了點頭。

    “太謙虛了,大師,知識是無價的,您的慷慨我們銘記于心。”奧德倫將軍再次行了一禮。

    “無論草木類毒藥,礦石類毒藥都沒有辦法在霧化的情況下觸之既死。動物類的毒素有可能辦到,但是那需要進入人體。我觀察到這名幸運的士兵呼吸很急促,不正常的急促,臉色也很蒼白,他應該也吸入了少部分毒素。但是他還保持著基本的行動能力,還能在巨魔的追擊下逃脫。順便一提,我沒有發現他有被心智控制類法術影響的征兆,所以在他提供信息都是真實的前提下,其實這種毒藥的威脅對我們沒有想象的大。”

    “你是說……”卡洛斯若有所悟的樣子。

    “請詳細解釋,大師。”奧德倫將軍喜出望外。

    “劑量和擴散。我們基本可以判斷,巨魔擁有他們信仰的神靈提供給他們的劇毒藥劑作為殺手 。殺傷方式是霧化的毒雲,並且擴散極慢。從士兵的描述中,巨魔同樣不敢進入毒雲範圍。那麼……”方磚賣了個關子。

    “那麼我們只要避開毒雲就可以了。”奧德倫將軍得出了結論,微笑重新回到他的臉上。

    “愚蠢的巨魔。他們應該是準備將毒藥用在攻打終結者要塞的戰斗中,但是不確定毒藥的威力,所以在突擊隊進攻時使用了一部分驗證效果。”卡洛斯也從苦惱中解脫出來,“贊美聖光,我們應該給幸存的那名勇士發獎章,巨魔暴露了自己翻盤的唯一底牌。”

    “是的,最遲明天或者後天,巨魔就會抵達終結者要塞,死守就是自殺,我們需要一個用于進攻的戰斗計劃。”奧德倫將軍將拳頭重重的砸在放有作戰地圖的桌子上。

    事關生死,貴族和軍官都絞盡腦汁的討論著各種可能性,最終,一個大膽的計劃逐漸成形。

    一百四十九名斥候和潛行者被擊中在一起,卡洛斯對他們訓話。

    “勇士們,你們都是最好的獵手。而一個好獵手自然有一個號腦子,我也不和你們廢話。計劃是這樣的,入夜後你們進入巨魔營地的外圍,獵殺他們的守衛和暗樁。不用深入,保證三里外不被干擾就可以。”

    “長官,我能冒昧的問一句,聯軍要如何展開攻勢嗎。”作戰命令太過含糊,有人提出質疑。

    “可以,一晚上的時間,我們將布置大量的引火物,在天色泛白的時刻展開炮擊,逼迫巨魔穿越火場與我們交戰。”卡洛斯回答。

    “所以我們的任務就是獵殺巨魔中的巡邏者,為大部隊布置火場提供條件和時間?”禿兄提問。

    “是的,悄無聲息的戰斗,天亮前撤離。”卡洛斯給予肯定的答復。

    “我喜歡。”禿兄即使戴著面罩,凶惡的猙獰依然體現在他臉上。

    將裝有5000枚銀幣的大箱子抬出來放在這群獵手面前,卡洛斯一腳踹飛箱子蓋板。(此處可加特效︰duang的一下,銀白的光芒閃耀全場。雖然總價值只有70枚金幣左右,但是那麼大一箱子銀幣和一小袋金幣的視覺感官不是一個檔次的。另︰在金屬貨幣時代,金銀銅貨幣的兌換率永遠不會和游戲中一樣1比100的固定不變。隨著貿易結算和新鑄貨幣沖擊市場以及貴族手里的大量積存,兌換率是會浮動的。銅幣和銀幣的匯率起伏不大,金幣和銀幣的匯率有較大波動。不要以為古代就沒有金融戰,《狼與香辛料》這部動畫除了看赫蘿賣萌,金屬貨幣時代的商戰也很有看頭。)

    “各位量力而行,這次作戰任務全憑自願。”卡洛斯說完,帶著衛兵轉身就走。

    營帳內,卡洛斯和拉文霍德的幾位刺客交談著。

    “大師,您不參與這次行動嗎?我記得精靈和巨魔是世仇。”卡洛斯問。

    “禿兄想去。總得有人保護你不是嗎,我們不能肯定還有沒有第四次暗殺。”丹德瑪坐在角落里,無所謂的說著。

    從剿滅第一批暗殺者之後,卡洛斯陰影中的敵人就放棄了大規模的刺殺,先後兩次使用毒藥和弓弩進行暗殺,都被丹德瑪和禿兄識破。

    “禿兄,這次行動不用太拼命,我們還有後續的手段。”經過長時間相處,卡洛斯覺得自己和禿兄不再是僵硬的雇主和雇員關系,兩人應該算得上半個朋友了。

    “除了獨牙老弟,我還沒有發現巨魔里有其他的好盜賊。”禿兄傲嬌中。

    “獨牙先生,這次行動您就別參加了吧,您被誤傷可是聯軍的巨大損失。”卡洛斯真的這麼想。

    “大人,您的好意我心領了。但是從我加入聯軍開始,我靠著出賣枯木巨魔可是賺了不少,不能見證他們的滅亡,我寢食難安。”無法知道獨牙.惡齒說的是內心感受還是調節氣氛,巨魔無論什麼表情在人類眼中都有些猙獰。

    卡洛斯取出自己幼時的瑟銀短刀遞給巨魔獨牙。

    “小時候父親送給我的生日禮物,整整九年沒有離過身,雖然長大了之後這把短刀對我來說只是把水果刀,但是瑟銀材質,名家鍛造,依然是把殺人利器。”

    獨牙接過匕首(對巨魔而言當做匕首都有些短),拔出來一看,說︰“好刀,做一些暗化處理,再涂上毒藥,就是一把黑夜中的凶器。大人的禮物我收下了。”

    “我呢我呢,大人準備送我什麼?”探姬突然冒出來賣萌,之前誰也沒有發現她在營帳內。

    “送你個特別的任務。”卡洛斯突然想到了什麼。xh211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