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38章別給機會二十投

第38章別給機會二十投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獲得成就【愛書屋】)

    清理戰場,結算戰果,聯軍付出了四百余人傷亡的的代價擊潰了沙德拉洛枯木巨魔的主力部隊,僅收集到的巨魔尸骸就有八百一十六具,更關鍵的是沙德拉洛的法師力量遭受重創。

    通往沙德拉洛的道路已無阻礙。

    “將軍,您受傷了?”卡洛斯看見奧德倫綁著甲板的左手,關心了一下。

    “不服老不行啊,疏于訓練,難得上次戰場居然把自己弄傷了。”奧德倫將軍一臉唏噓。

    “牧師呢?怎麼不為您治療。”卡洛斯問。對于奧德倫,他還是心存敬意的。截斷後路遠比阻敵前進更加危險,遇到神靈化身純屬運氣問題,卡洛斯還分得清好賴。

    “總共就十二位牧師,為了我這種傷筋動骨的傷勢耗費力氣,還不如多幫幫受傷的小伙子們。”奧德倫將軍倒是看的很開。

    “贊美聖光。”

    “贊美聖光。”

    告別了奧德倫將軍,卡洛斯又去其他有必要拜訪的人物那里走了一圈。

    比格拉斯除了滿身的煙火味,倒是豪發無傷,達納斯興奮的吹噓著他英勇的表現。

    貝克漢姆.鋼鐵戰錘的矮人部隊傷亡也不大,矮人用天生的大嗓門嚷嚷著這是一次偉大的勝利。

    庫德蘭和獅鷲騎士們正在伺候著自己的獅鷲伙伴,長時間的飛行轉場和夜間轟炸累壞了這些帶翅膀的朋友。

    “靠近了看雪怒還真是大啊。”卡洛斯感慨道。

    “剛出生的雪怒可是個小個子,它父母甚至覺得養不活而拋棄了它。”庫德蘭梳理著雪怒的毛發,對卡洛斯說。

    “那它怎麼長這麼大的?”卡洛斯好奇的問,如果獅鷲這個種族也有小說家,庫德蘭的雪怒妥妥的廢柴流傳奇主角。

    “能吃。”庫德蘭似乎想起了什麼不好的回憶,整張臉苦成一團。

    “呃,能說說嗎。”卡洛斯被雪怒成長之迷雷到了。

    “我在山里撿到它的時候,就這麼大點,虛弱的只剩一口氣了。”庫德蘭比劃了下大小,接著說︰“我用羊奶和肉糜把雪怒救了回來,主要純白的獅鷲太好看了,雖然大家告訴我這只是白化病的癥狀。”

    “很長一段時間里小家伙也是病怏怏的,我花了很多時間照顧它。”庫德蘭接著說,“但是我發現了問題,一天有氣無力的小東西很能吃。病弱的獅鷲可沒有那麼能吃。處于好奇,我狩獵了一只比小東西大兩倍的岩山羊,切好了全部堆在小東西面前。”

    “全吃了?”卡洛斯問。

    “全吃了,七分飽。”庫德蘭苦笑著說︰“小東西的胃袋仿佛連接著另一個世界,整天病怏怏的是因為沒有吃飽。”

    “在雪怒的成長期,我每天不是在狩獵就是在狩獵的路上,知道小東西有自己獵食的能力,我才解脫出來,然後小東西越長越大,最後成了這樣。”庫德蘭手舉過頭,才能撫摸雪怒的腦袋,雪怒親昵的用頭蹭著庫德蘭的臉頰。

    “你們感情真好。”卡洛斯有些羨慕,在考慮自己要不要也養點什麼。(伊麗莎白正在登陸賬號)

    “當然,雪怒既是我的伙伴,也是我的孩子。”戰場上如風暴般猛烈的庫德蘭私下是個笑起來很開朗的矮人。

    來到庫爾提拉斯的營房,炮手們正在開懷暢飲,奧德倫將軍特批了五大桶啤酒給功臣們。

    “少尉,您和您的炮兵令我刮目相看。”卡洛斯毫不吝惜贊賞。

    “爵士閣下,這不算什麼,在大海上,在顛簸的戰艦上開炮比在地上難多了,一海里以內的炮戰,我可保持著三成以上的命中率。”少尉給卡洛斯滿上了一杯。

    三成的命中率,這可了不得。雖說艾澤拉斯作為魔法世界,各種不科學的事情見怪不怪。但是火炮這種技術兵器在大海上能有一成的命中率已經是不得了的戰績了。(一海里的距離依然算近身肉搏,但是兩百米的長度的船只在這個距離上也跟玩具船模差不多大小,三成的命中率已經算很夸張的命中率了,再多就不魔法了。另,一般涉及海戰小說中提及的2%命中率指的是戰艦在校準機的校對下進行的超視距炮擊戰,雙方距離一般20海里以上。)

    “敬偉大的庫爾提拉斯王國一杯。”卡洛斯舉杯祝賀。

    “人類萬歲。”士兵們回應。

    又去奧特蘭克王立騎士團悼念了戰死的戰友,和鐵皮罐頭們交流了一陣感情,卡洛斯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營帳。一夜未眠再加上黎明的激戰,卡洛斯體力值已經下半,再和眾人交際許久,困乏的感覺充斥著大腦。

    “方磚叔,好久不見的感覺。”卡洛斯看見方磚坐在自己帳篷里,強打精神打著招呼。

    “如果你沒有精力,我也可以明天再來。”方磚看出了卡洛斯的疲憊。

    “來都來了,希望您告訴我的是好消息。”卡洛斯拍了拍臉頰。

    “不太好,雖然我不是專研通靈法術的法師,但是從你們帶回來的蜘蛛精殘骸來看,沙德拉洛里可能有另一只大家伙。”方磚帶來的是壞消息。

    “能具體點嗎?”卡洛斯接過托德遞來的熱水,托在手里深深的吸了一口熱氣。

    “毒液是用原始的蜘蛛毒液加上一些其他東西再由劇毒之主賜予神力後形成的混合毒液,所以威力巨大。”方磚停頓了一下,“那麼,原始毒液哪里來的。”

    “嗯,我知道了。”卡洛斯喝了一口熱水,稍微來了點精神。

    “我就不打擾你休息了。”方磚起身離開。

    “方磚叔,慢走。”卡洛斯將杯子還給貼身侍從,托德也離開了帳篷。

    “說吧,你會帶給我什麼消息。”卡洛斯站了起來,他覺得自己躺下可能會秒睡。

    “你怎麼知道我在這里。”探姬顯露身形,好奇的問。

    “除了你誰還會在我的營帳里翻零食吃。”卡洛斯對露琪亞使用了白眼攻擊。

    “你要我找的地方我找到了,但是守衛很森嚴,進不去。”探姬回答。

    “能判斷里面有那個嗎?”卡洛斯隱晦的問。

    “應該有,不論什麼種族,貴族都不是好東西,我在沙德拉洛的貴族區逛了一圈,發現不少那個。”探姬的眼楮也閃閃發亮。

    “很好,事成了你那份我會兌現的。”卡洛斯打發了手下,終于能躺在床上睡覺了。但是此刻的卡洛斯卻找不到睡意。

    在黃金面前,劇毒之主沙德拉的化身算什麼,就是神也殺給你看!xh211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