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39章團長黑金啦

第39章團長黑金啦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短暫的休整後,聯軍繼續步步推進,壓縮枯木巨魔的生存空間,將巨魔步步緊逼的圍攏在沙德拉洛中。

    本來奧德倫將軍一派的意見是一鼓作氣沖進沙德拉洛去燒殺搶掠一番大家回家過年,但是遭到了格萊恩為首的貴族派的一致反對。

    格萊恩的意見就是卡洛斯的意見,所以奧德倫將軍想私下和卡洛斯進行協商,卻連人都找不到,詢問卡洛斯的侍衛也只得到無可奉告的回答。

    因為此刻的卡洛斯,正在辛特蘭的荒野中策劃一起駭人听聞的政治詐騙。

    辛特蘭中部地區靠近河流的岸邊有一個巨大的地下洞穴,一塊渾然天成的巨型石山蓋住了洞穴入口,這塊巨石就是隱匿石。

    在隱匿石隱藏的洞穴中,一起跨國詐騙案正在進行。

    “奧卡先生,見到你真高興,您沒有死于那場大火真是太好了。”卡洛斯微笑著向對面的枯木巨魔致意。

    “儈子手,如果你不能說點什麼有用的,我會擰下你的腦袋,獨牙.惡齒說你能听懂巨魔語,就不要用人類語言演戲。”奧卡.枯木,從那場黎明轟炸中逃脫的枯木巨魔首領,一位假裝信奉劇毒之主沙德拉的戰士,帶著兩名手下跟著獨牙.惡齒秘密來到隱匿石,和入侵者的頭領見面。

    “您是明白人,一個種族的崛起絕不會僅僅因為神明的青睞,實際上沙德拉就是頭大畜生,和哈卡一樣是寄生在巨魔身上的吸血鬼,寄生蟲。”卡洛斯慷慨激昂。

    “入侵者,屠夫,人類劊子手,您願意哪種稱呼,又有什麼立場來點評巨魔的事?”奧卡.枯木沒有忍住憤怒,沖了過去,畢竟卡洛斯身邊只有一個看起來不夠強壯的老頭,洞口望風的獨牙.惡齒不可能阻攔自己行凶。

    “所以說我最討厭巨魔了,這幫沒有腦子的玩意兒。”禿兄一記撩陰腳從陰影中絆倒奧卡.枯木的一名手下,抽出匕首抵住了倒地者的脖子。

    丹德瑪則略顯暴力,一記抱腰背摔接十字固折腕直接疼暈了奧卡.枯木的另一名手下(哲學流妹控大師)。

    沒有在乎手下的哀嚎,奧卡抽出隨身攜帶的短刀(在施展不開的地方使用長矛對敵屬于腦子有病)沖向卡洛斯。卡洛斯示意方磚叔不用出手,他掄起博尼格托就是一記劈砍。佔了武器的優勢,奧卡無奈減速翻滾,卡洛斯得勢不饒人,連綿不斷的攻勢將奧卡迫到牆邊,博尼格托插在奧卡.枯木的頸項旁,冰涼的鋒刃刺激到巨魔的皮膚,奧卡.枯木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奧卡先生,是什麼給你種動力,驅使你魯莽行事?又是什麼給你種錯覺,你能打得過我?到底什麼讓你這麼憤怒,決絕握住我伸出的友誼之手?”卡洛斯慢條斯理的說完,抽回博尼格托,倒退著拉開安全距離,才示意禿兄和丹德瑪……示意禿兄解除對奧卡手下的桎梏。

    “你們蠻橫的闖入巨魔的家園,你們人類殺死了我的族人,我的朋友!現在你還和我談什麼友誼?”奧卡扶牆而起,雖然依舊憤怒,還是將短刀收回刀鞘。

    “你覺得巨魔很無辜?”卡洛斯反問。

    “我們做錯了什麼?”奧卡怒火中燒。

    “你們不知道我們人類為什麼要揍你們巨魔?”卡洛斯有些吃驚。

    “仇恨已經結下,起因還重要嗎?”奧卡反問。

    “很有哲理的話語,確實不重要,重要的事我接下來想要說的。”卡洛斯將博尼格托遞給丹德瑪,用肢體語言進行引導暗示,增加自己話語的可信度。

    “獨牙先生向我推薦,說奧卡先生您是枯木巨魔中的理智派,我信任獨牙先生,所以才有了今天的這次見面。相信奧卡先生也明白,沙德拉洛的枯木巨魔已經戰敗了,缺兵少糧的沙德拉洛堅持不了多久。”卡洛斯說完這段話,停了下來觀察奧卡的反應。

    “是的,大族長拒絕為沙德拉洛提供援助,山里的同族對沙德拉洛並不友好,那些祭司和小族長也不願意放棄沙德拉洛的優渥生活上山打獵去。”奧卡不覺得這是什麼秘密,就說了出來。

    “所以我能給您一個機會,一個成為枯木氏族英雄的機會,一個拯救沙德拉洛城的機會。”卡洛斯用略帶蠱惑的聲音說道。

    “直說吧,我需要做什麼,又能得到什麼。”奧卡不屑的看著卡洛斯。

    “痛快!你們枯木巨魔用我們人類的王子當成祭品侍奉了沙德拉,所以沙德拉洛的祭司和沙德拉的化身必須死!”卡洛斯斬釘截鐵的說。

    “人類王子!見鬼!那群滿腦子神諭的瘋子祭司!”知道真相的奧卡驚呆了,殺了就殺了,你把善後工作做好啊,都被人類打上門了巨魔們是真的不知道為什麼。

    “本來聯軍是準備攻陷沙德拉洛後屠城的,在清理干淨城里的巨魔後,我們會焚毀城市,掘垮城牆,在農田里撒鹽,在井水里投毒,徹底毀了這片地區。”卡洛斯說完,連自己這一方的隊友都背後冒冷汗。

    “巨魔需要付出什麼代價。”奧卡能成為本族族長和優秀的戰士,智力自然不差,卡洛斯費那麼多周折和自己見面,自然是有所求。

    “我說了,沙德拉洛的所有祭司和沙德拉的化身必須死,這是何談的前提條件。同時,枯木巨魔需要支付給我五十個您那麼重的黃金或者寶石,十個您這麼重的白銀可以抵一個您這麼重的黃金。這筆錢是聯軍放棄摧毀沙德拉洛的賠款。另外,您還需要支付我十個您這麼重的黃金、寶石、或者稀有寶物,我會先行墊付這筆款項用于說服聯軍內部暫緩對沙德拉洛的進攻。在這次會談後,聯軍會停止攻勢十天,時間足夠了吧,無論是您完成這次交易還是組織人員退守大山。”卡洛斯聲情並茂的演說了這樣一段話。

    “沒有糧食,我們根本活不到明年開春。”奧卡思索良久,說出這樣一句話。

    “如果停戰協議簽署了,還有什麼是金錢無法換取的?”卡洛斯笑容滿面。

    “十天是嗎。如果你說話算數,你會得到你想要的。”奧卡伸出來手。

    “如果有什麼麻煩,也以向我尋求幫助,你知道怎麼聯系獨牙先生。”卡洛斯也伸出了手。

    會談結束後,雙方都迅速轉移,誰也不敢保證對面不翻臉。

    一處隱秘的山坳處,五人吃著烤肉喝著酒,等待天亮後庫德蘭的獅鷲騎士帶一行人回終結者要塞。

    “吃完買家吃賣家,吃完對手吃隊友。少爺,您真不愧是個合格的貴族。”方磚不知贊揚還是諷刺的說道。

    “不想辦法黑錢,怎麼給你們開工資?”卡洛斯鄙視的看著負債大法師。

    禿兄作為既得利益者,自然低頭吃肉,不言不語。但是禿兄忍不住想----這場以為王子復仇為目的而進行的戰爭至始至終都沒有以為王子復仇為主要目的,人類的政治真是難懂。xh211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