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45章喝最烈的酒,干最野的POI

第45章喝最烈的酒,干最野的POI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偵察兵向赫尼.馬雷布報告沙德拉洛的巨魔有大動靜的時候,年輕的馬雷布少尉差點將杯子摔地上。最糟糕的局面,出現在終結者要塞最空虛的時候。而當後續情報確定沙德拉洛的巨魔並沒有向終結者要塞進發,而是沿著聯軍主力離開的方向追趕時,赫尼.馬雷布的頭皮一陣發麻,冷汗順著背脊滑落。

    必須要做點什麼,死守終結者要塞是最愚蠢的行為。

    雖然終結者要塞儲備有大軍十日用度的糧草。

    雖然終結者要塞是聯軍回撤的關鍵。

    雖然只要終結者要塞不失,聯軍就還有個支撐的節點。

    但是那又如何,被突如其來的敵人在酣戰之時自背後捅上一刀,聯軍就完了。

    人都沒有了,要塞完好又有什麼用,糧草留著送給巨魔吃?

    只留下傷病患守家,在赫尼的要求下,連卡洛斯的長隨托德也披上皮甲,帶上武器隨隊出發。

    東拼西湊了八百軍力,赫尼.馬雷布一路急行軍,終于趕到了奧卡率領的巨魔軍隊前面。

    落石,冷箭,污染水源,夜晚襲擾,伏擊巡邏哨兵,襲擾後隊,放火燒山。整整五十二個小時,赫尼.馬雷布無休無眠,使出渾身解數拖延奧卡的行軍速度。

    到最後,筋疲力盡的部下被他留在原地,身邊只剩下不足二十名人類士兵和矮人的五十名寶庫守衛。

    在奧卡眼看事不可為,率領軍隊遁入大山後,接到傳信的卡洛斯趕來探視這些幕後英雄,筋疲力盡的士兵們隨便找了塊石頭就在地上睡了起來,堅持著警戒的赫尼馬雷布整個臉頰都凹了進去,煙圈黑的能和熊貓人一戰。

    “大人,祝賀您,這是一次偉大的勝利。”說完,松懈下來的赫尼.馬雷布昏倒在地。

    整整兩天,聯軍才完成區域掃蕩和建制回歸的工作。

    “將軍,雖然你整整晚了一個小時,但是你終究還是來了。而且,我們贏了。所以我決定我不恨你了。”卡洛斯說道。

    “這件事上,我恨自己,即使最終的結果是好的,但是這次的榮耀和我毫無干系。”奧德倫將軍非常的自責,在約定的時間沒有出現在約定的戰場上,他感覺自己玷污了自己身為軍人的榮耀。

    卡洛斯一把挽住奧德倫的肩膀說,“嘿,別這樣,贏了就好,你能在哪買短的時間內收攏超過一千五百人的部隊,很有一套嘛,把大家帶入那樣險境的是我,你別苦著個臉啊。”

    “如果不是那幫迷路的矮人正好在你附近,我們就輸了。這兩天做夢,我都夢見小伙子們被巨魔追趕,殺戮,聯軍士兵的鮮血從辛特蘭噴涌而下,炎魔了整個希爾布萊德。”奧德倫的情緒有些失控,聲音帶著哭腔。

    “知道為什麼你當不了國王嗎?雖然我之前並不喜歡你,但是從現在起,我們是朋友了,你這個還有良心的老家伙。”卡洛斯松開了挽住奧德倫肩膀的手,退後兩步,“我就不看一個老男人掉眼淚了,但是請您盡快平復心情,畢竟您才是這只軍隊的統帥。”

    “我會的。”將軍找了段橫臥的樹干坐了下去。

    收攏完部隊,統計好戰果,聯軍士兵們陣亡八百四十六人,受傷兩千三百二十三人,還有一百一十七人失蹤,殲滅邪枝巨魔一千七百二十六人,斬殺俘虜四百一十三人,基本剿滅了來自辛薩羅邪枝巨魔的威脅。

    留下五百名士兵繼續搜尋失蹤人員,大軍回撤終結者要塞,在短暫的休整之後,這趟復仇之旅也即將迎來終點。

    黑暗之門三年的九月二十六日,來自倫丹倫人類王國和辛特蘭蠻錘矮人的聯軍攻破巨魔城市沙德拉洛,消滅守軍和住民六百余人。

    “奧卡那混蛋跑了!”卡洛斯憤怒的咆哮著,枯木巨魔奧卡帶著他的人民進山了,沙德拉洛里只有一些老弱和沙德拉的腦殘粉信徒。

    “探姬,巨魔的陵墓是否完好。”卡洛斯稍稍平復了下心情,向露琪亞發問。

    “妥妥的。”探姬回答。

    “哦,那跑了就跑了吧。”卡洛斯瞬間變臉,一副興高采烈的樣子,“沙德拉洛地下陵墓副本,準備開荒咯。”

    “少爺,你在說什麼啊?”探姬沒有听懂卡洛斯的話。

    “這不重要。”

    “哦”

    就在卡洛斯準備收獲勝利的果實時,萬里之外暴風城,法師卡德加秘密潛入了大公爵安度因•洛薩的臥室。

    “卡德加法師閣下,難道您對中年老男人有什麼特殊的嗜好?”只穿著睡衣的安度因.洛薩打趣著卡德加。

    “洛薩爵士,原諒我的冒昧和唐突,但是事關緊要,我不敢泄露半點風聲。整個暴風城,只有您值得我信任。”卡德加嚴肅的說道。

    “好吧,你離開麥迪文的高塔,也不會是來串門的,是在幻象大廳看見了什麼重要的影像了嗎?”洛薩爵士給自己倒了杯水。

    “更糟糕,一個惡魔,名為薩格拉斯的惡魔,它佔據了我的老師的軀體。麥迪文不再是守望者,麥迪文不再是麥迪文。那個惡魔,它,正在策劃毀滅整個世界。”卡德加說出了令人窒息的話語。

    “告訴我,這個玩笑。”洛薩爵士握杯子的手僵住了。

    “很抱歉,我笑不出來,老師的靈魂在和惡魔的對抗中逐漸迷失,很快,事情將滑落到最壞的境地,我們時間不多了。”卡德加直視的安度因.洛薩的眼楮說出痛心之言。

    “我在唐納德大街26號有一間屋子,你可以在哪里暫時休息。”洛薩爵士需要時間消化這個消息。雖然近幾年一直覺得麥迪文有些不對勁,但是童年摯友居然被惡魔所佔據,這個消息讓他痛心不已。

    “爵士,請早作決斷,老師,他支撐不了多久了。”卡德加說完,施展變形術從窗口離開。

    “麥迪文,我的朋友,我該如何面對你。”安度因.洛薩感覺心口燜的慌。

    ps︰安度因.洛薩,萊恩.烏瑞恩,麥迪文三人是童年一起長大的好友。安度因.洛薩是阿拉索王國索拉丁大帝唯一的直系後嗣。萊恩.烏瑞恩的王位是在安度因.洛薩的支持下擊敗其他有資格繼承王位的人而得到的,也就是說是安度因•洛薩將王位讓給了兄弟。xh211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