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49章一壺濁酒喜相逢,誰醉誰買單

第49章一壺濁酒喜相逢,誰醉誰買單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遠征的大軍凱旋而歸,順手還將塔倫米爾到南海鎮之間的野豬、灰熊、食苔蛛之類對旅人有威脅的可口食物籬了一遍。

    半路上,赫尼.馬雷布拿著卡洛斯給準備的包裹,離開大部隊回南海鎮看望自己姑媽去了。本來沉甸甸的包裹讓年輕的赫尼心花怒放,自己一路上的勤勤懇懇還是被上級看在了眼里。現在戰功也有了,再熬兩年資歷還怕出不了頭嗎?但是征召士兵時南海鎮出動了二百四十四人,回來時只剩下一百八十七人,還有六人生死不明。幾家歡笑幾家泣,赫尼.馬雷布感覺自己不該將笑容掛在臉上,苦著臉也不是回事,有些犯難了。

    而庫爾提拉斯的炮兵們要在南海鎮等船回家,一路上歡聲笑語不斷,拉扯著同行的奧特蘭克人不斷扯閑話,說著贊美之言,三句不離卡洛斯仗義。

    管他的,我們打贏了,勝利者還愁眉苦臉干嘛,反正陣亡通知書又不用自己寫。

    赫尼.馬雷布也放下雜亂的心思和屬實的人攀談起來。

    隨著遠征軍大勝而歸的消息傳播開來,整個洛丹倫都震動了,先前諸國都以為這次遠征只是一次形勢上的面子活,誰也沒有想到奧特蘭克王國居然將戰爭持續了九個月之久,並且攻克了一座巨魔的城市,斬首超過三千。站在人類的立場,這是一次不折不扣的偉大勝利,各國都派遣了使節前往奧特蘭克城祝賀。而大多數使節都選擇了在塔倫米爾等待勝利的大軍一同前往奧特蘭克城。

    初冬的塔倫米爾,凋零的落葉擋不住親人的期待,居民們早早的備好了熱湯的面包,等待著歸國的壯士。

    “卡洛斯!我的兒子。”詹尼斯.巴羅夫見到許久不見的兒子,忍不住一把抱住了卡洛斯,卻發現兒子現在比自己高出了一個頭,“你又長高了,我的孩子。”

    “大哥,你回來啦!”阿萊克斯好奇的盯著卡洛斯的佩劍,卡洛斯解下來扔給了弟弟。

    “大哥,天啊,你真高。”維爾頓發現自己每天胡吃海塞,還是和小時候一樣需要仰視自己的哥哥,忍不住發出了感嘆。

    “弟弟,你回來了。”伊露西亞隨著年齡的增長,繼承了父母優良血統的她褪去了青澀,顯得格外動人。

    在辛特蘭的大森林里不是矮人女就是巨魔妹子,听說奧德倫將軍還處理過士兵和大咕咕的不倫之戀,有些躁動的卡洛斯被母親發現了不妥,腰間軟肉被lv.7的螺旋丸擊中,疼得不要不要的。

    “大,大家好,我,我回來了,媽媽,你想死了我啊!”卡洛斯的眼里噙著淚的說著。

    “這孩子,這麼大的個了,還哭什麼,回來就好。”詹尼斯掏出手巾為兒子擦淚。

    為什麼哭,疼啊~~

    住在附近的士兵就地解散,其余的士兵休整兩日後繼續前往奧特蘭克城。

    和同行的貴族們致禮告別後,卡洛斯終于回到了塔倫米爾的家。

    “太棒了,除了在矮人的艾瑞匹克城里泡過次澡,已經很久沒有這麼享受過了。”在家族別墅的石質大浴池里,卡洛斯愉悅的**著。

    “少爺,需要搓背嗎?”托德詢問著。

    陪同卡洛斯一路走來,在阻攔枯木巨魔增援辛薩羅援軍的行動中托德跟隨赫尼.馬雷布堅持到了最後,這份忠誠得到了卡洛斯的肯定,他不介意和自己的管家一起泡個澡。

    “泡著就行了,以前一天不是打打殺殺就是勾心斗角,還不覺得。一放松下來,渾身都痛啊。”卡洛斯抱怨著。

    “雖然我不太明白少爺您這麼拼命是為了什麼,但是您在法理上還是個未成年人。”托德即使在浴池里也坐的端正。

    卡洛斯听見這話,猛的站了起來,雙手叉腰的說,“你見過這麼大的未成年人嗎?”

    “少爺,您的反應就是個小孩子。”托德不為所動。

    “切,跟誰學不好,跟你老爹學什麼管家之道,你是想成艾澤拉斯最強的男人嘛?”卡洛斯在放松的狀態下滿口胡言。

    “少爺,雖然有些逾越,但是我想提醒您的是,在奧特蘭克城,還有一場戰斗在等著您。”托德低頭向卡洛斯先道歉了才說出這些話。

    “知道的,有老爹在那邊看著,出不了事,這兩天先好好享受享受再說,觀眾老爺們期待了十萬字的女僕隊也該出場了?”

    “少爺,您說的什麼,我沒有听懂。”

    “我說什麼了嗎?”

    “什麼什麼老爺,什麼十萬字,什麼女僕隊的。”

    “大概泡糊涂了,也該起來了。”

    洗浴完畢整理好衣物後,卡洛斯發現穿慣鎧甲後,貴族式的緊身衣讓自己渾身難受,有一種被桎梏的感覺。

    這算是戰爭綜合癥的一種嗎,卡洛斯在心里自嘲道。

    這個季節正式鱈魚最美味的季節,得知大軍凱旋,南海鎮的老鎮長快馬加鞭的將冰鎮的新鮮鱈魚連夜送到塔倫米爾。

    巴羅夫家的晚宴上一家人在歡聲笑語中享用了一頓鱈魚盛宴。

    “父親還好嗎?”卡洛斯向母親發問。

    “很好,那件事還算順利,提里奧是個可靠的朋友。”詹尼斯優雅的擦拭著嘴角。

    “提里奧.弗丁?”卡洛斯詫異的問道。

    “恩,你父親和老弗丁是好友,所以他委托小弗丁,也就是提里奧去處理那件事了。”詹尼斯回答。

    哈,提里奧.弗丁也有被人稱作小弗丁的時候,莫名的喜感。

    “媽媽,你們在打什麼啞謎。”維爾頓對大哥不理會自己感到不滿,在一旁搗亂,結果被二哥阿萊克斯和大姐伊露西亞聯手鎮壓。

    “大哥在和媽媽說新年禮物的事。”卡洛斯岔開話題。

    “是嗎?你要把博尼格托.淬火者之劍送給我嗎,大哥,我愛死你了!”阿萊克斯莫名的得出如此結論。

    “再借你玩一晚上,明天老老實實給我送回來。”卡洛斯對弟弟下達了最後通牒。

    “真好,你平安回來了,媽媽每天都在為你擔心。”詹尼斯看著子女和睦的美好情形,有些想哭。

    “母親大人,不要擔心,一切有我。”卡洛斯的話語中蘊含著強烈而深沉的情感。xh211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