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51章潘驢鄧小閑,老夫只剩錢

第51章潘驢鄧小閑,老夫只剩錢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慶功大會上,奧特蘭克王國內部兩大派系最終沒有當著外國使節的面公然撕逼,在表面的團結和諧下走完了過場。

    午宴草草應付了一餐,下午茶時間貴族們在皇家花園里三三兩兩的聚堆擺攤著,晚上的露天酒會才是重頭戲。

    比格拉斯.貝爾托恩率領激流堡騎兵們護送戰利品回國了,達納斯在完成押運任務後留在了奧特蘭克。

    “卡洛斯,國王對你不太友善了。”達納斯穿著體面的白襯衫,隱約之間能看見壯碩的兩塊胸肌,端著葡萄酒杯坐在石凳上和卡洛斯低聲交談著。

    “他是匹瑞諾德,我是巴羅夫。”卡洛斯隱晦的表述了事情的真相。

    “你們奧特蘭克的妞可真棒,皮膚比阿拉希的小姐們好多了。”達納斯的笑容說不出的猥瑣。

    “你又見識過了?”卡洛斯有一種被背叛的感覺。

    “完事之後,阿歷克斯伯父留我在凱爾達隆住下,我怕你們家的女僕隊有你的相好,一直忍著沒有動手,後來在安哈多爾和斯托姆布萊德見識了雪山妹子的豪情,跟你說,贊!”達納斯失去父親和長輩的約束,本性暴露無遺。

    “安哈多爾可不是奧特蘭克王國的地盤,別瞎說。”卡洛斯白了達納斯一眼,相好你妹啊,之前一天到晚練習訓練,每天累得要死,誰有工夫看妹子。

    “這不是重點,重點是你的成人禮。以前看你人高馬大的,還叫你大哥,虧慘了,搞半天你還是個小破孩兒啊。”達納斯一臉賤相的看著卡洛斯,“我父親是不管我的婚姻問題,讓我自己找,你這種家族長子就沒有那麼好的待遇了吧,成年了就該訂婚了。”

    “……”卡洛斯不想理會這家伙。

    “等你訂婚了,以前勾搭過的侍女該多傷心,貴婦人的夢就該碎了。”達納斯繼續煽風點火。

    “精力這麼旺盛,一會比試兩把?”卡洛斯不屑的打量著達納斯。

    “顧左右而言他。”達納斯將左手食指按在自己太陽穴上,“真相只有一個,你還是處男!”

    “我會給比格拉斯大叔寫信的。”卡洛斯抿了一口酒,淡淡的說著。

    “好哥哥,放小弟一條生路吧。”達納斯諂媚的笑著,一聲好哥哥兼顧清純、犯賤和嬌羞于一體。

    和達納斯胡扯了一陣,阿歷克斯遣人傳訊卡洛斯。向達納斯表示了歉意,卡洛斯前往大人們的交際圈。

    “各位叔叔伯伯們好。”卡洛斯打了一圈招呼,坐在了父親旁邊。

    “我的兒子,看到你平安無事的回來,我很高興。你在辛特蘭的表現非常好,為父以你為榮。”

    阿歷克斯笑容滿面的說︰“在座的叔叔們都很好奇你在戰場上的經歷,滿足一下大人們的好奇心吧。”

    卡洛斯大概有些明白了父親傳喚自己是怎麼回事,于是發揮十成的吹比功力,將聯軍上下吹了個遍。

    一方面在座的諸人都有意吹捧,另一方面卡洛斯的口才確實還可以,加之聯軍的戰事打得確實精彩。當卡洛斯講到決定性的夜戰那一役,所有人緊張的如同身臨其境,有位侯爵將玻璃杯都捏碎了。

    “當時,我們高呼著奧特蘭特的戰吼,向巨魔的酋長發動了最後的沖鋒。但是士兵們太疲憊了,巨魔在體力上的優勢被無限放大,我只能祈禱聖光指引我前進的方向。而這時候,奇跡發生了,在大森林里迷路的一群矮人盟友看到了我留下的信號,及時出現在戰場上,我們前後夾擊,巨魔落荒而逃。我想明年的這個時候,那片森林會更加的繁茂。”

    “為什麼呢,卡洛斯爵士。”這種時候自然會有知趣的家伙自願當拖。

    “因為在那片森林,巨魔被我們榨干了最後一滴血。”

    一片稀里嘩啦的掌聲,引起了其他人的關注。

    “讓我們敬英勇的卡洛斯爵士一杯。”

    “干!”

    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吹捧大會完畢後,卡洛斯的英勇事跡會很快的擴散出去。可以預見一位少年英雄正在冉冉升起。

    听完故事,在座的其他人都很有眼力勁的各自離開,留給巴羅夫父子二人談話的空間。

    “收好,你母親送你的掛墜。”阿歷克斯將【愛書屋】遞給卡洛斯,劈頭蓋臉就是一頓罵。

    “很不錯啊,我將帶頭沖鋒,有前途啊,深夜鏖戰敗敵,那可真棒啊,我的兒子是大英雄。你可知道你母親有多擔心你。”

    縱然有一千一萬的道理,在父母關愛的責罵下裝熊才是唯一的正確出路,卡洛斯經驗豐富,應對得當。

    “喲,大英雄也會不好意思,剛才不是侃侃而談嗎?以前還不知道你口才這麼好。”

    笑也不是,認錯也不合適,卡洛斯眼觀鼻,鼻觀心,不動如山。

    “算了,長得比老子都高了,不罵你了。要不是還能在你臉上還看出老夫當年的英俊模樣,回家就和你媽算總賬。我這麼睿智的人怎麼會生出你這樣一個莽夫兒子。”

    卡洛斯身經百戰,豈會不知道批斗尚未結束,只要自己一接話,就會迎來“不是我說你”。

    “不是我說你,就算你往家里搬回金山銀山,人沒了有什麼用,你未來可是要當國王的人,怎麼那麼不注意自己的安全問題。”

    卡洛斯盤算著,快差不多了,再慫一陣子吧。

    “別裝啞巴了,你父親我小時候就是用這招裝可憐躲過你爺爺的皮鞭好多次,你小子還嫩了點。”

    革命尚未成功,千萬不能破功。

    “嘿,你小子無恥的樣子很有老子當年的神韻啊!”

    差不多了,趕快轉移話題。

    “父親,這次咱家虧了多少。”卡洛斯問道。

    “還沒有最後結算,具體數字還不清楚。但是你上次送來的那批貨確實很大程度上緩解了家族的壓力。這次你帶回來的實物還沒有清點,不太清楚,但是你和矮人的那份協議很不明智。單純的金銀珠寶有什麼用,換成貿易協定才是大賺啊!咱們家不能大張旗鼓的冶煉武器鎧甲,矮人能啊,走私軍火才是大買賣,我的傻兒子。”阿歷克斯語重心長的教育到。

    “我還收了巨魔三百袋金沙的賄賂。”卡洛斯湊到阿歷克斯耳邊小聲的說道。

    “一袋多重。”阿歷克斯不以為意的問道,他以為是人類常用的那種套口小袋子。

    “五十磅左右吧。”卡洛斯回答。

    “多少!”阿歷克斯突然的高音嚇壞了卡洛斯。

    “五十……吧。”

    周圍的人好奇的看著父子二人,奇怪的猜測著大公爵阿歷克斯為何失態。

    “年紀輕輕的你就五十又五十,你,你干的好事!”阿歷克斯氣急敗壞的掩飾著自己的失態,然後一甩袖子走了。

    什麼嘛,我還以為手下人靠不住跟老爹匯報了實情,原來是被嚇到了。卡洛斯松了口氣。

    不對啊,我的清白!你還我清白,老爹!

    在其他人遮遮掩掩的指指點點下,卡洛斯終于發現阿歷克斯的發言問題有大了。

    我還是處男啊!卡洛斯內心在哭泣。xh211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