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61章生平不識安度因,XXAX也枉然

第61章生平不識安度因,XXAX也枉然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安度因.洛薩不是個沉浸在往日榮光中不可自拔的蠢蛋,否則也不會幫助自己的表親萊恩.烏瑞恩坐上國王的位子。打出先祖索拉丁大帝的王旗,也是無奈之舉,見慣了貴族們的愚蠢和貪婪,洛薩爵士可沒有自信去預測洛丹倫諸國的反應,還是拉虎皮扯大旗吧。

    在南海鎮短暫停留的幾天里,老鎮長極盡諂媚之能事,就差沒有要求安度因.洛薩在自己肚皮上簽名留念了。赫尼.馬雷布雖然也想親近傳說中的偶像,卻還記得自己的身份,在暴風城避難民眾的口糧問題上寸步不讓,一餐一發放。

    洛薩爵士也沒有和主人家的書記官爭執的想法,危難之際,主人家願意施以援手已經是天大的恩義,何必弄得反目成仇。

    動用復國儲備金,安度因.洛薩向商販購買了兩千人十日的口糧,帶著小王子瓦里安和自己看著順眼的貴族動身北上,準備前往洛丹倫城。

    “雖然說起來,我和瓦里安都和阿歷克斯是血緣上的親戚,但是將幾千人留在南海鎮靠你們照顧,還真是故意不去啊,這些金幣請你們務必收下,如果可能的話,盡可能改善這些可憐人的生活,安度因在這里謝謝大家了。”軟硬兼施的洛薩爵士把老鎮長吃的死死的,事情手尾也很漂亮,讓人挑不出刺來。

    留下一箱財寶,安度因.洛薩先將瓦里安送上新購置的馬車,然後才和南海鎮的諸位官員告別,最後上馬前行。

    鐵馬兄弟會以及暴風城皇家衛隊的幸存者們雖然拖著疲憊的身軀,卻擁有高昂的斗志,整只隊伍在悲傷中蘊藏著令人窒息的憤怒和斗志。隊列雖不整齊,氣勢卻很驚人。暴風王國最後的榮光由我們捍衛,安度因.洛薩的追隨者們眼中的光芒明確表達出這個意思。

    “真是可怕的軍隊啊,看得老頭子我兩股顫顫。”老鎮長感嘆道,語氣平和,一點看不出之前洛薩爵士腦殘粉的模樣。

    “這樣精銳的部落都落荒而逃,洛薩爵士口中的獸人到底該多可怕啊!”赫尼.馬雷布也忍不住感嘆起來。

    經過巨魔戰爭的洗禮,赫尼.馬雷布認為自己也應該算得上是個合格的軍人了,但是在安度因洛薩和他的將軍們面前,自己還像個孩子。

    一股不安由然而生。

    “鎮長,我們該做點什麼?”赫尼.馬雷布虛心請教。

    “一切如常,等待大人們的命令。”老鎮長有迎風流淚的毛病,正在用手絹擦眼楮。

    回頭觀望的安度因.洛薩正好看到這一幕,也忍不住感嘆先祖的威名,幾百年後還有老鎮長這樣的人願意為自己落淚。

    “畢竟是隔不斷的血脈啊,或許情況沒有我想象的那麼糟糕吧。”

    安度因.洛薩對于未來平添幾分信心。

    來到倫丹倫王城,泰瑞納斯.米奈希爾二世隆重的接待了來自暴風城的遺民。士兵鎧甲上的刀痕和血跡在安度因.洛薩的命令下並未拭去,一股悲涼的雄壯籠罩在這支哀兵身上,所有在洛丹倫城觀禮的人都忍不住贊嘆-----不愧是索拉丁大帝最後的血裔,好一個“王國雄獅”安度因.洛薩。

    為暴風城的士兵們安置好棲身之處,命貴族們在酒宴上招待好暴風城的同僚,領小王子瓦里安到王後處休息。安排好一切,泰瑞納斯終于能和安度因.洛薩好好聊聊。

    “安度因,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嗎?”小休息室內,年紀相仿的兩人放松的坐著,泰瑞納斯直呼其名,以示親近。

    “一場可恥的謀殺和一次貴族式的愚蠢。泰瑞納斯,我必須對你做出警告,巨大的黑暗即將來臨,洛丹倫的同胞們如果不團結一致,我們將無處可逃。”安度因.洛薩喝了一杯,又為自己滿上。

    “我們面對的不是一個氏族,一個部落,一個國家,而是一個世界。是的,一個世界,那些綠皮膚的家伙穿過了詛咒之地巨大的傳送門,從另一個世界來到我們的家園。一開始,我們有效的狙擊了他們,我們認為他們只是和巨魔一樣不知道哪冒出來的雜種,對他們不削一顧,認為他們只是一些人型野獸而已。但是很快,我們就認識到錯誤。強壯,聰明,有組織,有紀律,他們是和我們一樣的智慧的文明的生物,並且數量遠比我們想象的要多的多。”安度因.洛薩又一口氣飲盡杯中之物。泰瑞納斯沒有說話,只是幫安度因再次滿上。

    “你知道麥迪文吧。”

    “恩,提瑞斯法議會最後的守護者。”

    “守護者。”安度因.洛薩忍不住悲苦干澀的笑了起來,“是墮落的守護者,我這位好友被惡魔奴役了心智,成為了魔神的傀儡,他幫助獸人穩定了傳送門。”

    “哦,那可糟透了。”

    “那還不算最糟的。在我帶領一支精銳小隊去討伐這位墮落的守望者的時候,最糟糕的事情發生了。獸人刺殺了我們的國王,可憐的萊恩被挖出了心髒。”安度因..洛薩悲傷的說道。

    “讓我們為萊恩干一杯。”泰瑞納斯提議。

    “為了萊恩。”

    “干。”

    “後來發生了什麼。”泰瑞納斯想知道事件的後續發展。

    “獸人換了個酋長,混亂和內耗被遏制住。一個簡單的計謀,關隘處的暴風城精銳軍團就引出要塞的攻勢,在開闊地和獸人打了一場野戰,然後被數倍于己的獸人大軍殺了個七零八落。當我匆忙的從麥迪文的魔法高塔卡拉贊趕回暴風城的時候,一切已經太晚了,獸人基本完成了合圍,而王國的剩余力量被分割得七零八落,完全無法組織起一只能夠和獸人抗衡的大軍。在艱苦的守城戰之後,我只能帶著數量有限的子民逃跑。”安度因.洛薩痛苦的留下悔恨的眼淚,更多的子民,被留在了暴風城。

    “你已經做的夠好了,安度因,你不是一個人,無數的子民需要你振作起來領導他們,瓦里安還需要你的照顧。”泰瑞納斯明白安度因情緒失控的原因,卻不知道該如何勸慰。

    “謝謝你,泰瑞納斯。這一路上我壓力太大了,謝謝你肯听我的傾訴,我感覺好多了。”安度因.洛薩很快就穩定下來,“泰瑞納斯,相信我,我們現在的處境和先帝索拉丁在巨魔戰中的處境很相似。獸人對整個人類社會構成威脅,這是場你死我活的為了生存而戰的戰爭。這不是你或者我各人的事,這是所有人,所有人類的事。”

    “我會給所有的國王和大領主寫信的,我會邀請大家來洛丹倫商討這一切的。安度因,在此之前,你需要好好休息。”泰瑞納斯做出保證和承諾。xh211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