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64章暮光下的羅密歐與辛德瑞拉

第64章暮光下的羅密歐與辛德瑞拉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各位觀眾老爺不是要看感情戲嗎?不是要蘿莉嗎?滿足你們,統統滿足你們。)

    就在洛丹倫諸國積極籌備聯盟的組建事宜的時候,鐵爐堡的矮人們已經感受到了來自獸人部落的壓力。

    麥格尼.銅須始終認為自己作為一個鐵匠和戰士的本領遠遠超過身為國王的才能。但是父親過世之後,身為銅須三兄弟的老大,這個沉重的擔子自然而然的壓到了麥格尼.銅須身上。

    國事維艱,二弟和三弟一個醉心探險,一個熱衷考古,難道他們沒有听說過鍛造窮三年,工程毀一生,一朝踏入考古界,賠完兒子坑親孫這句古話嗎?幾年前老婆也撒手人寰,女兒又叛逆得不講道理,這日子怎麼過啊。

    “穆拉丁,你去一趟燃燒平原,把布萊恩從索瑞森遺跡給我叫回來,獸人的威脅日益臨近,考古什麼的先放一邊去。”麥格尼拉著弟弟穆拉丁完成了日常訴苦,終于想起正事還沒有說。

    “大哥,關于加入聯盟的事,你考慮的怎麼樣了?”穆拉丁眼見大哥終于從絮絮叨叨的祥林嫂狀態中解脫出來,趕忙岔開話題。耿直的穆拉丁寧願陪侏儒朋友們一起實驗那些不靠譜的高精尖科技也不願意听大哥的老生常談,但是誰讓對方是自己敬愛的大哥呢。

    “讓鐵爐堡守衛們打起精神,等我們派遣到南邊的探子回來了再決定,如果獸人真的那麼殘暴嗜血,加入聯盟就勢在必行。”麥格尼身為鐵爐堡的王者,不會輕易相信他人之言。

    銅須矮人的上一任國王瑪多蘭•銅須經常教導自己的孩子︰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

    “好的,好的,我知道了。”穆拉丁也說不出什麼大道理安慰大哥麥格尼,只好陪著麥格尼一杯接一杯的喝酒。

    第二天一早,穆拉丁就征召了一小支精銳的部隊,準備前往燃燒平原的索瑞森遺跡領自己的弟弟布萊恩.銅須回家。

    “嘿,那個胸肌特別發達的家伙,對,就是你。雖然我們是要前往燃燒平原,但是你也不能穿著拖鞋出門吧?”穆拉丁好奇的叫住一個奇怪的士兵。

    “嘿,艾茉拉!”穆拉丁眼楮都瞪大了。

    “叔叔叔叔,小聲點,別被我爸爸听見了!”艾茉拉.銅須,鐵爐堡的公主殿下趕忙捂住了穆拉丁的嘴。

    “你這是鬧哪樣?”穆拉丁質問道。

    “老東西一天到晚就知道命令我這樣那樣的,沒趣死了,我想去燃燒平原找布萊恩叔叔玩。”艾茉拉拽著穆拉丁的大胡子撒嬌。

    “但是我就是奉命去逮布萊恩回家的。”穆拉丁憐惜的看著已經完全發育的佷女,沒有媽的孩子真可憐。

    “那我跟你們一起去,再一起回來不就好了,拜托了叔叔,你也走了我連說話的人都沒有了。”艾茉拉裝可憐中。

    “但是你父親……”穆拉丁顯得很為難。

    “有你和布萊恩叔叔一起求情,沒事的,爸爸也不會真的責怪我的。”艾茉拉見穆拉丁松口,立馬大蛇隨棍上。

    用不上就是老東西,用得上就變爸爸了,大哥,你這父親當的真失敗。穆拉丁無奈的聳聳肩,表示對佷女屈服了,艾茉拉在穆拉丁臉上親了一口,高興極了。

    “嘿,都是大姑娘了,不要鬧。”穆拉丁訓斥完佷女,自己先笑了出聲。

    一路近乎游山玩水的旅程,穆拉丁一行人離開了白雪皚皚的卡茲莫丹,來到了炙熱的燃燒平原。

    “叔叔,你真聰明,提前收集冰塊,就能喝上冰鎮啤酒了!”艾茉拉穿的很涼爽,舉著酒杯一灌而下。

    “嘿,你們這幫混小子,艾茉拉不好看嗎?為什麼都盯著酒桶?”穆拉丁本來還想訓斥艾茉拉穿的太涼爽了,結果發現手下的小伙子們注意力都在冰鎮酒桶上,忍不住對手下這幫老男孩哀其不幸,怒其不爭。

    “得了吧,穆拉丁大叔,敢打公主主意的家伙都被國王陛下叫道斗技場單挑去了。艾茉拉當朋友那是極好的,當老婆就算了,我的臉可比不上大熔爐的鐵氈。”不怕事的小伙調侃道,惹來一陣口哨聲。

    “布魯斯,回去我就告訴薇瑪你調戲我。對了,還有你的國王陛下。”艾茉拉也不怕拿自己開涮,惹來了一陣笑鬧聲。

    一路上除了炎熱的氣候,矮人們並沒有遇到太大的危險,在一幫肌肉快長進腦子里的銅須矮人面前,熔岩蜘蛛和灼尾蠍只是去掉頭可以吃的美味。嗯,蛋白質含量必須是牛肉的五倍。

    “穆拉丁叔叔,索瑞森廢墟不是在東邊嗎,我們這是去哪。”艾茉拉忍不住問道。

    “去摩根的崗哨,燃燒平原這麼大,鬼知道你布萊恩叔叔跑哪去了,我們先去摩根崗哨補充些物資再向他們打听打听你叔叔的消息。”穆拉丁耐心的向沒有野外生存經驗的佷女解釋到。

    考古可不是件容易的事,隨時可能遇到未知的危險,所以著名考古學家哈里森.瓊斯曾經說過一段在考古界廣為認同的話︰無論你發現了什麼,機會多麼難得,至少讓你的同伴知道你在哪。

    而在燃燒平原這塊黑鐵矮人的地盤上,摩根的崗哨是布萊恩唯一能夠獲取補給的地點,那里一定有人知道這位考古探險家的下落。

    “見鬼,這里怎麼會有龍人?”

    遠遠的已經能看到摩根崗哨的望塔了,矮人隊伍被一伙半龍人擋住了去路。天色已經發暗,繞路的話矮人們夜晚就只有野外露宿了。

    “愛德華和雅各布,你們兩個照看好艾茉拉和山羊,其他小伙子們,穿好鎧甲,讓我們好好的打上一架,為了有房頂的房間!”穆拉丁下達了作戰命令。

    “為了蔬菜湯和熱面包!”

    “為了不用守夜放哨!”

    矮人們的戰吼雖然很搞笑,卻斗志高昂。

    隨穆拉丁一起出發的都是鐵爐堡年輕人中的佼佼者,戰斗準備很快完成。

    利用岩石和地形接近到半龍人簡陋的工事附近,穆拉丁帶頭沖鋒。半龍人巫師在發現敵人後,試圖施放法術御敵,卻被穆拉丁一錘子砸翻在地,在矮人的王牌戰斗單位山丘之王面前,兩米高的半龍人也只是大號的肉雞。沒有半龍人能夠在穆拉丁的戰錘和斬斧面前撐過三招,砸腿,錘胸,爆頭,穆拉丁的招式簡單而實用。

    什麼?為什麼不直接爆頭?

    因為穆拉丁找不到墊腳凳。

    最後一頭半龍人倒下後,穆拉丁意猶未盡的將戰錘砸在地上,掃視四周,啐了一口︰“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戰錘上的四個矮人文字橫著讀是皇家錘爵。豎著讀是皇錘家爵。

    銅須矮人們如願以償的在摩根崗哨吃到了熱噴噴的晚餐。

    而夜色中,一隊黑鐵矮人離開了自己的要塞,黑鐵矮人的國王達格蘭.索瑞森也在其中。

    每年的這個時候,黑鐵之王都會前往曾經的索瑞森城遺址悼念自己的父親。xh211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