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69章斯坦索姆不思議

第69章斯坦索姆不思議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推薦好少,這一個星期,觀眾老爺們請為作者君密集投食呀。)

    比安度因.洛薩和阿隆索斯.法奧這兩個禿子提前兩天出發,卡洛斯帶著一幫手下先一步出發前往斯坦索姆,準備相關事宜。

    從洛丹倫出發,經過布瑞爾,途徑壁爐堡,再在達隆郡休整了半日,最後一路狂奔在當天日落之前趕到了斯坦索姆城。

    穿過那巨大的門洞,衛兵們也不敢阻攔身著華服的卡洛斯一行。

    托德經驗老道的下馬去交城門稅,于是熱心的城門守衛還將路障全部挪開,方便隊伍中的馬車入城。

    熱鬧而安詳,繁榮而平靜。一股不同于其他城市的韻味彌漫在斯坦索姆,讓卡洛斯覺得親切而舒適。

    這是屬于生活的氣息。

    巴羅夫家族在斯坦索姆有一家商會,但是卡洛斯可不願意讓自己的姐姐在那種地方住。反正父親給了充足的資金,自己在巨魔戰爭中又黑了一大筆,憑什麼委屈了自己。

    一枚銀幣的代價,小男孩就告訴卡洛斯斯坦索姆最好的旅館一家叫月桂旅館,一家叫石鴉旅館。

    啊,這分支路線一樣的選擇是怎麼回事,卡洛斯猶豫再三,選擇了月桂旅館。

    “那麼多親戚朋友,為什麼要住旅館?家里不是有商會在斯坦索姆嗎?”伊露西亞覺得太破費了,幾十號人的住宿費可不便宜。

    “我的姐姐怎麼能住在沒有浴池的破地方。”卡洛斯腦子一熱,當眾說出了口。

    然後,伊露西亞在大宇宙意志的注視下領悟了腎擊這一絕學。

    “我的大少爺,您總有一天會死于嘴欠。”方磚跨過痛苦中的卡洛斯,進入了富麗堂皇的月桂旅館。

    “少爺,愛莫能助。”托德去和老板交涉相關事宜。

    “欺負女孩子什麼的最差勁了。”探姬憋著嗓子躲在人堆里說風涼話,被禿兄領著後脖領子拽走了。

    欺負你姐啊!女人這物種怎麼回事?

    卡洛斯完全不明白自己滿滿的關愛為什麼會遭到老拳相向。

    小插曲很快過去,派人給塞丹.達索漢送去書信,約好會面時間,卡洛斯算了算行程,自己至少有五天時間在斯坦索姆游玩,能夠好好的放松放松心情。

    每天不是訓練就是處理爾虞我詐的家族事宜,卡洛斯的精神其實一直很緊張,否則也不會在得知法琳娜底細的情況下還跟她繼續糾纏。

    無知者以為得知未來就能改變一切,卻忘記了這樣一句話︰天下大勢,浩浩蕩蕩,順之者昌,逆之者亡。

    卡洛斯從不認為個人的武力就能改變一切,他現在做的,也僅僅是想要家族的命運。沉重的壓力壓在心頭,有時候卡洛斯會無比懷念上一世每天劃水八個小時就能自給自足的生活。平凡單調卻安心。

    結果第二天,禿兄找了個機會單獨和卡洛斯談話。

    “少爺,您昨晚說夢話了。”

    “哦?我以前有這毛病?”

    “沒有。”

    “我說什麼了。”

    “我沒有听太清楚,好像是什麼三個打一個還被反殺,會不會玩。還有什麼主d副f,有b點b什麼的。話語零碎,意義不明。”

    “無關緊要,無意義的夢囈而已,不必在意。”

    卡洛斯強作鎮定。

    “以後如果我再說夢話,記得告訴我。”

    “是的,少爺。”

    禿兄走後,卡洛斯無語扶額,又是尷尬又是感慨,怎麼會做這種宅男的夢。

    十六年了,上一世記憶中父母的形象已經淡化成一個符號,凝固成一個印記。父母對自己的責罵也全然忘記,剩下的只有親切的關愛和溫暖。

    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在。這一世自己有慈愛的父母,有漂亮的姐姐,有活潑的弟弟,有權有勢,門下小弟三千,誰也無法將幸福從我手中奪走。

    念頭通達的卡洛斯整個人的氣質仿佛得到一次升華,顯得神采奕奕。

    第一天,給手下們放了一天假,放他們出去玩。卡洛斯留在月桂旅館陪姐姐休息。

    第二天,應約前往塞丹.達索漢的家里敘舊,隱晦的表達了如果有什麼記得拉兄弟一把的意思,留下謝師禮後陪姐姐逛街。

    在這座石質的城市里,到處都是人文的痕跡,玩開心了的伊露西亞拉著弟弟到處逛,居然把壯漢卡洛斯累了個半死。

    尼瑪這女人逛街時候的戰斗力也太高了吧,卡洛斯突然覺得上輩子沒有女朋友真是件值得高興的事。

    第三天,消息靈通的貴族們紛紛前來看望巴羅夫家的大少爺和大小姐,表達了自己對巴羅夫的尊重,帶來了對阿歷克斯大公爵的問候和敬仰之情。

    第四天,巴羅夫姐弟二人上午在斯坦索姆大教堂做了布告,听了唱詩班的贊美詩;下午參加了一場藝術品拍賣會,資助了幾個看起來畫技還不錯的畫室,又讓街頭藝人為兩人現場畫了一張素描,夜晚就降臨了。

    正好這一天有夜市,假面舞會和焰火表演熱鬧了斯坦索姆的大街小巷。帶上面具的伊露西亞像換了個人一樣,顯得張揚而熱情,毫無保留的揮灑著青春,一點看不出平時沉穩的氣度。

    玩夠了,鬧夠了,也累了。卡洛斯背著姐姐回月桂旅館。

    “卡洛斯,謝謝你,真是難得的體驗。”伊露西亞將腦袋枕在卡洛斯寬大的肩膀上,小聲的說。

    “我的姐姐,想去哪就去哪,想干什麼就干什麼,你過的太壓抑了。”卡洛斯說這句話完全沒有什麼歪心思,純粹出于對姐姐的關心。

    “還不是你害的,有這麼優秀個弟弟,從小就被家里人各種對比。除了調皮搗蛋,你幾乎沒有缺陷,姐姐只好讓自己看起來更成熟,才能像個姐姐。”伊露西亞第一次說出心里話。

    “是這樣嗎。”

    “恩,都是你的錯。”

    “好吧,對不起。”

    “好入誠意。”

    兩姐弟無意義的溫馨對話中,身影被月光拉的很長很長。

    第五天,禿兄穿來信息,安度因.洛薩和阿隆索斯.法奧已經要進城了。提里奧.弗丁也在隊伍當中。

    “好快,這速度稱得上馬不停蹄了。”卡洛斯感慨道。

    斯坦索姆的假日結束了。

    “托德,你去轉告姐姐大人,今天不能陪她出去玩了。”囑咐完自己的管家,卡洛斯陷入思索中。

    這一步走通了,整盤棋都活了。

    初代聖騎士,我卡洛斯.巴羅夫當定了!xh211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