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76章遠方的朋友請你喝一杯

第76章遠方的朋友請你喝一杯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位于丹莫羅的科技奇跡城市諾莫瑞根世代以來都是侏儒的主城。但是侏儒們在挖掘工作中不小心打開了一扇禁忌的大門︰邪惡的變異石齶怪侵入了包括侏儒主城在內的多處丹莫羅地區。為了干掉入侵的石齶怪,大工匠梅卡托克在城市中修建了許多緊急輻射水箱,打算在事態惡化到無可挽回的時候作殊死一搏。但是大工匠梅卡托克曾經最信任的顧問,麥克尼爾•瑟瑪普拉格背叛了他的人民並操縱了這次入侵的發生。麥克尼爾•瑟瑪普拉格在原因不明的心智錯亂之後,扭曲了大工匠梅卡托克的命令。麥克尼爾•瑟瑪普拉格不僅打開了全部的緊急輻射水箱,也打開所有的隔離閘門。這個狡猾的機器利用命令中的漏洞,狠狠的傷害了毫無準備的諾莫瑞根居民。

    侏儒在等待那些石齶怪死亡或者逃跑的同時也在尋找躲避輻射的方法。不幸的是,雖然石齶怪在經過輻射之後感染了毒性——但是它們的攻擊沒有停止,也沒有絲毫的減弱。那些沒有被輻射殺死的侏儒被迫逃離。而麥克尼爾•瑟瑪普拉格在一系列的行動中竊取到足夠的控制權限,諾莫瑞根的高科技機械造物們暴動了,無差別的攻擊讓健康的侏儒們徹底失去了對家園的控制。

    而麥克尼爾•瑟瑪普拉格在繼續籌劃著自己黑暗的計劃並成為這座城市新的科技領主。

    麥格尼在知道諾莫瑞根的巨變之後策劃了一次強有力的反沖擊,突破了獸人的封鎖,帶領著饑寒交迫的侏儒盟友們返回鐵爐堡,並準備好了熱食和麥酒招待這些可敬的朋友。

    “梅卡托克,你這個壞家伙,為什麼不向我求援,銅須矮人會幫助你們的!”看到幸存者的慘樣,麥格尼大聲質問大工匠梅卡托克。

    “是我下的命令,是我毀了一切,麥克尼爾•瑟瑪普拉格這個大叛徒。”梅卡托克這個侏儒領袖像個孩子一樣在麥格尼面前哭了起來。

    一場嚎啕大哭。

    “嘿,別這樣,我的朋友,是你挽救了這麼多人的性命,他們都在看著你,領袖就該有個領袖的樣子,別哭了。”麥格尼並不擅長勸導別人。

    過了一陣,梅卡托克停止了抽泣。

    “謝謝你,謝謝你在侏儒最危急的時候提供了無私的援助。”梅卡托克向麥格尼道謝。

    “如果你別用我的袍子擤鼻涕我會更加相信你的誠意……”麥格尼無語望天,用很別扭的姿勢攬住梅卡托克的肩膀,“現在讓我們去吃點東西,再喝點小酒,你需要放松放松。【愛書屋】”

    在鐵爐堡安家的侏儒們舉行了全體公民大會,推舉梅卡托克成為侏儒的王,但是梅卡托克拒絕了。

    “梅卡托克只是個期待贖罪的罪人,沒用資格當王。”自稱只是個沒用工匠的梅卡托克履行著領袖的職責,卻拒絕享用領袖的待遇。

    諾莫瑞根的慘案是大工匠一生的噩夢。

    而遠在北方的希爾布萊德丘陵地區,安度因.洛薩對于卡德加的到來感到由衷的欣喜。

    ““你認為他們怎麼樣?”洛薩指了指正在訓練的聖騎士們。

    卡德加皺了皺眉頭。

    “我懷疑他們對我們的用處很有限。”過了一會兒他說道。

    “哦?為什麼。”安度因.洛薩很希望從卡德加那里得到意見。

    “他們沒有充足的時間去準備。”這位法師解釋道。“我們預計部落將會在數周甚至更短的時間內來到洛丹倫。而他們中沒有任何一個人經歷過戰爭——以聖騎士的身份。當然,我並不懷疑他們能夠戰斗,不過我們擁有充足的戰士。如果大主教希望他們表演出一場奇跡,我擔心他可能會失望。”

    安度因.洛薩忍不住點了點頭。

    “我同意。”他承認道,“但是法奧很信任他們,也許我們也必須加入。”

    他突然笑了起來。

    “我們假想他們已經做好了準備,你怎麼看他們幾個人。”

    “烏瑟爾對部落來說會非常的危險,這毫無疑問。”卡德加回答說,“不過我並不認為他可以領導除了聖騎士以外的其他人。他的信仰實在太過于堅定,很多士兵也許無法忍耐。”

    洛薩點點頭示意他的同伴繼續說下去。

    “賽丹和提里奧也差不多如此。賽丹首先是一個戰士,而提里奧是個騎士,不過他們也已經具有了信仰。這也許會讓他們在執行一些計策計劃時感到猶豫。”卡德加的點評一針見血。

    洛薩微笑著說:”那圖拉揚呢?”

    “這是他們中信仰最差的,但也是在我眼里最強的一位。”卡德加笑著承認。“他被訓練來擔當一位神職人員以及一位忠誠的教堂追隨者,不過並沒有其他人那麼耀眼的熱情。而且他具有更多的智慧。”

    “非常同意。”這個年輕人也同樣讓洛薩有很深的印象。

    圖拉揚是不折不扣的戰術領導者,面對任何困難的戰局他都能冷靜分析,緊要關頭也不害怕地豁出性命拼戰,不放棄任何希望,就是圖拉揚本人最大的武器。

    察覺到圖拉楊特質的安度因.洛薩有意提拔自己的副手一把,因為這個圖拉楊像極了年輕時的自己。

    “那我們那位卡洛斯.巴羅夫男爵呢?”洛薩繼續問道。

    “雖然他掩飾的很好,但是還是太稚嫩了。他的心里存在著巨大的陰影。可是行動卻堅定的讓人看不懂。”卡德加也有些困惑,“本來按照他的身份地位,完全可以躺在部下的資歷簿上混功績。但是從做派中又看得出他是那種用自身言行帶動屬下的實干型家伙。很難判斷啊。”卡德加搖了搖頭,卡洛斯身上矛盾的地方太多,讓他看不懂。

    “我想的沒有你那麼多,但是有一點讓我下不了決心。”安度因.洛薩說道。

    “是什麼?”卡德加問道。

    “他的身份,卡洛斯擁有目前奧特蘭克王國的第一繼承權。我無法像指揮其他部下那樣使用他,即使他是個優秀的戰士。”安度因.洛薩猶豫了一會,覺得對卡德加透露心聲並沒有什麼不妥。

    “如果艾登國王陛下發生意外,而卡洛斯死于我的戰術安排……殺害一位國王的罪名可有的我受的。”洛薩是真心的哭笑不得。

    “這可是個讓人頭疼的問題。幸好聯盟的總指揮官不是我。”卡洛斯善意的諷刺了洛薩一下,轉身離開。

    “你準備到哪去?”安度因.洛薩隨口問道。

    “去見見問題男爵的法師團,和同行們聚聚。”卡德加回答。xh211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