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異常魔獸見聞錄 > 第84章作了不一定會死

第84章作了不一定會死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繼續求三江推薦票,听說前5有好處,反正不要錢,幫幫忙啦,觀眾老爺們。)

    獸人的狼騎兵啟動速度極快,不需要戰馬至少一里地的提速起跑,一百米的距離就足夠完成加速。

    當狼騎兵切入戰場時機剛好是卡洛斯的騎兵沖擊無力,下馬作戰的時候。

    雖然只有不足一百頭座狼,但是人砍狼咬,輕易的將戰線從中間鑿穿,人數佔優的人類被獸人截成了兩半。

    禍不單行,雖然天空中大部分被龍喉氏族奴役的紅龍在後方交戰,但是還是有三頭紅龍趕來支援彪木木.野石的先鋒部隊。

    “方磚叔,去解決那些大爬蟲!”卡洛斯發出怒吼,想要重新打通被獸人阻隔的陣線。

    但是彪木木.野石重重一斧頭逼得卡洛斯不得不將注意力拉扯回身邊的戰斗。

    “往哪看,小子。”彪木木.野石的人類通用語很粗糙,但是卡洛斯還是能听懂。

    卡洛斯人類王國中杰出的身材和力量和彪木木.野石相比,也只是勢均力敵不分伯仲。

    雖然卡洛斯在鎧甲方面佔優,但是彪木木.野石豐富的經驗和不要命的搏殺方式將戰斗拉回原點。

    該死,獸人在驅趕被分隔開的那部分聯盟士兵。

    【愛書屋】的範圍半徑只有500碼,再遠一些那部分士兵就會士氣崩潰了。卡洛斯焦急而無奈,眼前的敵人容不得他更多的分心。

    游離在戰場邊緣的大法師方磚看到了三頭盤旋的紅龍。

    犬牙交錯的戰場態勢讓控龍騎士不知道該如何攻擊,一旁長袍飄飄的方磚叔就成了顯眼的目標。

    “你們這是自尋死路!”

    方磚叔取出一塊紅皓石,魔力注入其中,紅皓石散發出耀眼的光芒。

    光芒由紅轉白,方磚叔法杖插地,熟練的掏出一副黑曜石墨鏡戴上。

    紅皓石碎裂,強烈的白光影響了俯沖而下的三頭紅龍的視覺和平衡器官。

    除了體型最大的一頭成年紅龍在空中蒲扇了一陣翅膀,憑借豐富的經驗恢復了身體平衡。另外兩頭體型較小的紅龍直接重重的砸在地上,眼看是活不成了。

    負責保護方磚叔的小分隊立馬分出人手前去補刀。

    即使是半死不活的幼龍,屠龍的感覺依然良好。

    五感回復的紅龍憤怒了,即使被龍喉氏族奴役,違心的行事,下面的那個會閃光的小螞蟻還是激怒了它。

    無視背上御龍的獸人,紅龍再次俯沖而下,然後猛力爬升。

    紅龍翅膀扇起的狂風吹亂了衛兵小隊的陣型。

    “離我遠點!”大法師方磚阻止了衛兵試圖在自己身前架盾的舉措。

    愚蠢的爬蟲,傲慢的飛天蜥蜴,你以為老夫是怎麼破產的!

    想在我面前玩火!

    看著紅龍在空中積蓄火焰,嘴角散落的零碎火星,方磚叔忍不住冷笑了起來。

    曾經,達拉然有位法師提出過這樣一種理論————法術的威力和魔力的填充量並不是線性的,一個傷害性法術的威力在于魔力的構成和疊加方式。

    這個理論的進一步延伸,構成了一個著名的猜想,即如果一個法師能夠同時施展五個火球術並將之疊加在一起,將獲得一顆威力遠超極效炎爆術的————超級火球術。

    施展一顆火球術如果需要魔力值1的話,普通炎爆術的魔力值需要20,堆疊了超魔穩定和奧術強化以及核心崩壞的極效炎爆術,總計需要47的魔力值。

    而花費5的魔力值獲取47的魔力效果,這一美好的願景驅使無數的法師加入到【愛書屋】的研究工作當中,並且取得了一定的成果。

    這些法師處于知識共享的目的,成立了一個名為“五火球神教”的組織。

    由于研究工作危險性太大,短短一周時間內五火球神教就在紫羅蘭城堡內造成二百三十三起爆炸案,肯托瑞六人最高議會全票通過決議,宣布五火球神教為非法組織,要求所有教徒自動退教,同時嚴禁在紫羅蘭城堡內進行高危魔法實驗,違例者處以巨額罰款。

    三顆火球術凝練的圍繞著大法師方磚成正三角形排列,火球的旋轉速度在方磚的控制下越來越快,旋轉的軌道半徑越來越小。

    最終,三顆火球發生體積踫撞,開始融合。

    在方磚的控制下,表面凹凸起伏的火球迎著紅龍的烈焰噴吐逆流而上。

    “天真,老夫可是曾經被稱作教主的男人!爆裂吧,天元突破,紅蓮之矢!”

    不穩定的融合三火球在大法師方磚的控制下猛烈的爆炸,紅龍的前半個身子被炸的粉碎,後半截身子重重砸在地上。

    龍血之雨噴灑而下,落在大法師方磚的法力護盾上,匯成溪流,滴落腳下。

    太陽的余暉漸漸暗淡,方磚叔那邊大發神威的視覺特效太強,大部隊的正面交戰都受到影響。享受不到【愛書屋】的聯盟士兵煥發出新的戰斗力,而卡洛斯身邊的士兵們斗志高昂。

    “不錯的對手,那麼今天到此為止吧。”彪木木.野石橫向揮舞巨斧,並且後跳一步,拉開了和卡洛斯的距離。

    獨特的哨音想起,除了還在和去而復返的伊米爾騎兵隊糾纏的狼騎兵,佔據主動權的獸人士兵們有組織的緩緩脫離戰場。

    而筋疲力盡的聯盟士兵們無力追擊,紛紛尋找自己的軍官,組成原地防御陣型。

    黑夜降臨,退回營地的卡洛斯獨立兵團清點人數,出發時的兩千九百七十四人只有一千四百五十二人回來,幾乎人人帶傷。

    “將軍,按照教典,我們已經無力再戰,向總指揮部報告,我們撤退吧。”伊米爾心情沉重的向卡洛斯匯報,“一起打過巨魔的三百弟兄,只有一百七十二個回來,死掉的弟兄沒有一個是背上帶傷的。”

    “你辛苦一下,連夜清點部隊,重傷和腿腳不便的明天一早撤回敦霍爾德,還能戰的整編在起來。”卡洛斯取下了頭盔,卻阻止了衛兵幫他脫鎧甲的舉動,“獸人不正常的舉動一定有背後深層次的意義,那幫綠皮越想我們做什麼我們越是要反其道而行之。”

    “您的意志。”伊米爾離開營帳,去執行卡洛斯的命令。

    短短時間,就從一個騎兵隊長成為聯盟少校軍官,伊米爾已經成為卡洛斯的腦殘粉,將軍的命令就是一切。

    “你沒有發現嗎,從頭到尾部落的援軍都沒有增援他們的前鋒部隊。看來後面打的很激烈啊。”方磚叔在一旁幽幽的說著。

    “希望別出事吧,那幾位都是打老了仗的將軍,打不過還逃不了嗎?”卡洛斯也不自信。

    真是聞名不如見面,獸人,真的好強。

    而深夜,彪木木.野石帶領著疲憊的手下回到了這只南下獸人的總指揮波赤恩.裂蹄牛屠殺者的身邊。

    “彪木木.野石,說說看,你的對手怎麼樣。”波赤恩.裂蹄牛屠殺者遞給彪木木.野石一罐子土豆煮腌肉。

    “我的對手很厲害,指揮能力也很強,他的軍隊被我們分割了也沒有崩潰,還有法師幫忙。但是這樣的軍隊絕對是人類的精英,不會太多。不需要太過擔憂,波赤恩長官。”彪木木.野石說完,又發了句牢騷,“我還是喜歡家鄉的食物,這種植物睫塊沒有什麼味道。”

    “等征服了這個世界,一切都會有的。”波赤恩.裂蹄牛屠殺者安慰自己勇猛的屬下。

    “晚上的行動還有力氣參加嗎?”波赤恩.裂蹄牛屠殺者問道。

    “先鋒軍今天下午戰死了超過五百人,重傷的還有三百多,我最多抽調一千人參加行動。”彪木木.野石很快吃完了食物,放下罐子回答。

    “足夠了,一支人類主力兵團被我們圍困在了這個地方。”波赤恩.裂蹄牛屠殺者伸出手指在一張象征意義大于軍事用途的潦草地圖上點了點。

    “為了預祝這場偉大勝利的來臨,我決定為這個地方取名叫猛娘崮。”xh211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